张庆善的指责刘心武“误导”大众

中国红学会会长张庆善的新作《话说红楼梦中人》首发时,一句“希望参加‘红楼选秀’的选手不要被刘心武误导”的话,激怒了正潜心写作《刘心武揭秘古本〈红楼梦〉》的刘心武。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刘心武表示很无奈,随后给本报发来了一份他的书面声明。

张庆善当日公开表示:“希望参加‘红楼选秀’的参选人不要受刘心武误导,刘心武对《红楼梦》的解读是错误的。这种解读,比不解读更糟糕。”这席话,刘心武当晚就知晓了,“真的很气愤,他凭什么那样说?电视剧《红楼梦》与我毫无关系,又何以谈误导?我想参加海选的少男少女未必看过我的书吧。”

在随后刘心武也表示:“我已一再说明:我从来没有宣称自己是‘正’、别人是‘误’,即使在某些问题上我认为自己有道理,也一再提醒受众我的观点仅供参考。我不理解张庆善先生为何对我的引导力量如此高估?就研究《红楼梦》而言,他们有机构、有组织、有编制、有刊物、有经费、有职称,我只是一个红学行业外的退休金领取者。……我基本上是自说自话,至于一时间我的观点公布后感兴趣的人多一点,他们似乎也不必那么样地‘如临大敌’。”刘心武认为,红学研究是一个公众共享的学术空间,各种不同观点都应该享有同样的让受众知晓的机会,受众可根据自己的独立思考,去对所接触到的观点或认同或排拒或存疑。

张庆善对刘心武的“怒斥”昨日也在作家圈里引起了不小的风波。著名青年作家邱华栋表示,一些学者的红楼观点不值一提,佯装阳春白雪,拒普通读者于千里之外;作家比学者最大优势在于作家更贴近百姓,能够了解到大众的阅读需求,所以更应该相信作家们评《红楼梦》的观点和眼光。文学批评家张闳表示赞同邱华栋的说法,并且奉劝红学会有关人士不要插手新版电视剧《红楼梦》。此外,一些看过刘心武新书书稿的出版界人士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刘心武揭秘古本〈红楼梦〉》的震荡性远远超过《刘心武揭秘〈红楼梦〉》(一、二),很难预料,刘心武的新书出版后将会发生怎样的“恶战”。

张庆善的指责刘心武“误导”大众

中国红学会会长张庆善的新作《话说红楼梦中人》首发时,一句“希望参加‘红楼选秀’的选手不要被刘心武误导”的话,激怒了正潜心写作《刘心武揭秘古本〈红楼梦〉》的刘心武。

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刘心武表示很无奈,随后给本报发来了一份他的书面声明。

张庆善当日公开表示:“希望参加‘红楼选秀’的参选人不要受刘心武误导,刘心武对《红楼梦》的解读是错误的。

这种解读,比不解读更糟糕。

”这席话,刘心武当晚就知晓了,“真的很气愤,他凭什么那样说?电视剧《红楼梦》与我毫无关系,又何以谈误导?我想参加海选的少男少女未必看过我的书吧。

”在随后刘心武也表示:“我已一再说明:我从来没有宣称自己是‘正’、别人是‘误’,即使在某些问题上我认为自己有道理,也一再提醒受众我的观点仅供参考。

我不理解张庆善先生为何对我的引导力量如此高估?就研究《红楼梦》而言,他们有机构、有组织、有编制、有刊物、有经费、有职称,我只是一个红学行业外的退休金领取者。

……我基本上是自说自话,至于一时间我的观点公布后感兴趣的人多一点,他们似乎也不必那么样地‘如临大敌’。

”刘心武认为,红学研究是一个公众共享的学术空间,各种不同观点都应该享有同样的让受众知晓的机会,受众可根据自己的独立思考,去对所接触到的观点或认同或排拒或存疑。

张庆善对刘心武的“怒斥”昨日也在作家圈里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著名青年作家邱华栋表示,一些学者的红楼观点不值一提,佯装阳春白雪,拒普通读者于千里之外;作家比学者最大优势在于作家更贴近百姓,能够了解到大众的阅读需求,所以更应该相信作家们评《红楼梦》的观点和眼光。

文学批评家张闳表示赞同邱华栋的说法,并且奉劝红学会有关人士不要插手新版电视剧《红楼梦》。

此外,一些看过刘心武新书书稿的出版界人士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刘心武揭秘古本〈红楼梦〉》的震荡性远远超过《刘心武揭秘〈红楼梦〉》(一、二),很难预料,刘心武的新书出版后将会发生怎样的“恶战”。

...

张庆善的指责刘心武“误导”大众

张庆善的指责刘心武“误导”大众

中国红学会会长张庆善的新作《话说红楼梦中人》首发时,一句“希望参加‘红楼选秀’的选手不要被刘心武误导”的话,激怒了正潜心写作《刘心武揭秘古本〈红楼梦〉》的刘心武。

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刘心武表示很无奈,随后给本报发来了一份他的书面声明。

张庆善当日公开表示:“希望参加‘红楼选秀’的参选人不要受刘心武误导,刘心武对《红楼梦》的解读是错误的。

这种解读,比不解读更糟糕。

”这席话,刘心武当晚就知晓了,“真的很气愤,他凭什么那样说?电视剧《红楼梦》与我毫无关系,又何以谈误导?我想参加海选的少男少女未必看过我的书吧。

”在随后刘心武也表示:“我已一再说明:我从来没有宣称自己是‘正’、别人是‘误’,即使在某些问题上我认为自己有道理,也一再提醒受众我的观点仅供参考。

我不理解张庆善先生为何对我的引导力量如此高估?就研究《红楼梦》而言,他们有机构、有组织、有编制、有刊物、有经费、有职称,我只是一个红学行业外的退休金领取者。

……我基本上是自说自话,至于一时间我的观点公布后感兴趣的人多一点,他们似乎也不必那么样地‘如临大敌’。

”刘心武认为,红学研究是一个公众共享的学术空间,各种不同观点都应该享有同样的让受众知晓的机会,受众可根据自己的独立思考,去对所接触到的观点或认同或排拒或存疑。

张庆善对刘心武的“怒斥”昨日也在作家圈里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著名青年作家邱华栋表示,一些学者的红楼观点不值一提,佯装阳春白雪,拒普通读者于千里之外;作家比学者最大优势在于作家更贴近百姓,能够了解到大众的阅读需求,所以更应该相信作家们评《红楼梦》的观点和眼光。

文学批评家张闳表示赞同邱华栋的说法,并且奉劝红学会有关人士不要插手新版电视剧《红楼梦》。

此外,一些看过刘心武新书书稿的出版界人士在接受采访时透露,《刘心武揭秘古本〈红楼梦〉》的震荡性远远超过《刘心武揭秘〈红楼梦〉》(一、二),很难预料,刘心武的新书出版后将会发生怎样的“恶战”。

红楼梦中的“玉在匮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做何解释

“玉在匮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的三重含义:无错,这是红楼梦里的两句话,此语由贾雨村口中而出,而从我的角度观之,前一句写林黛玉,后一句写薛宝钗。

后面这句刘心武先生已经讲得很清楚,我也不必多说,即为宝钗像贾元春一样选秀一事。

但,刘先生不解前一句是什么意思。

我昨日做梦忽有灵感,在此一博。

那么“玉在匮中求善价”,我想大多数人也不解,黛玉不似宝钗,把自己青春之火压抑以迎合当时的主流。

但从字面意思来看,黛玉“求善价”的意思和宝钗“待时飞”的意思相同,这又是为何。

那么其实作者是作过精心设计的,请把“匮”,这字念“gui”,换成“闺”;再把“价”换成“嫁”,我想也就不难理解了,即为“玉在闺中求善嫁”。

林黛玉是想找个好婆家,即她是想靠着贾母来嫁给宝玉的。

这也正符合黛玉性格,同时也可看出,作者对黛玉与宝钗的不同之处。

再深一点说,宝钗之劝宝玉“归正道”是实劝,而黛玉对其之劝也类似于此,为不得已而劝,即全是表面看似相同,内涵却是各有千秋。

但又会有朋友问,脂批该如何解释,既然我们相信脂批,不能只相信部分,那么人家说了,表过黛玉,则紧接上宝钗,前为二玉合传,后为二宝合传,此为书中正眼。

什么意思?这里我想说明,刘心武先生我认为他的理解有误。

此批是在开头所述那句话的后边,即是“玉在匮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

”的后边。

那么其实脂批是在说这一句话,前面黛玉想找一个好婆家,不用多说,说了其人之心,这自然有宝玉之事,那么就是他二人之合传。

后面那句,钗于奁内待时飞,我们更深一步地理解,加上刘心武先生的研究成果,也就是说,八十回以后,二宝入狱,即便是只有宝玉入狱吧,那么他们会怎么样,刘心武先生已经分析过,宝钗会求人,求谁,贾雨村,字什么,时飞,这很明显,是写宝钗后来为救宝玉,或者为救她自己和宝玉,他会求贾时飞。

而贾时飞是什么人,小人,他不但不帮忙,反而落井下石,使钗苦等,最后雪里埋。

对于宝钗是否入狱未敢轻言,因“奁”字有可能与荣国府,宁国府的“国”字可以互换,那么钗在这“国”中等也未可知。

不见曹公原笔实在遗憾。

所以才出此句,钗于奁内待时飞。

那么很自然地,这是二宝之合传。

是这么一个意思,而并非刘心武先生所述,宝玉求善价,宝钗待时飞,这是不正确的。

况且,从对仗一角度来考虑,把一男一女并列在一起总不是很合适,前一句是写他,后一句是写她,又何以称之为合传。

而把玉理解为黛玉,用二女来并列,其中都隐藏着一男,此为合传之正眼。

那么,此句即为一石三鸟,一为贾雨村的奸雄之心;二为黛玉求善嫁,钗参加才选待时而飞,此言其人;三为前二玉合传为一事,后二宝合传为一事,此言其事。

善读可以医愚 (《红楼梦》人物二)

原文欣赏 [编辑本段] 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

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

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

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

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

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

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

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

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

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

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不闻。

昨宵庭外悲歌发,知是花魂与鸟魂。

花魂鸟魂总难留,鸟自无言花自羞。

愿侬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 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抔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尔今死去侬收葬,未卜侬身何日丧?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 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

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选自红楼梦第二十七回:滴翠亭杨妃戏彩蝶 埋香冢飞燕泣残红) 名家点评 [编辑本段] 《葬花吟》是林黛玉感叹身世遭遇的全部哀音的代表,也是作者曹雪芹借以塑造这一艺术形象,表现其性格特性的重要作品。

它和《芙蓉女儿诔》一样,是作者出力摹写的文字。

这首风格上仿效初唐体的歌行,在抒情上淋漓尽致,艺术上是很成功的。

这首诗并非一味哀伤凄恻,其中仍然有着一种抑塞不平之气。

“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就寄有对世态炎凉、人情冷暖的愤懑;“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岂不是对长期迫害着她的冷酷无情的现实的控诉?“愿侬胁下生双翼,随花飞到天尽头。

天尽头,何处有香丘?未若锦囊收艳骨,一杯净土掩风流。

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

”则是在幻想自由幸福而不可得时,所表现出来的那种不愿受辱被污、不甘低头屈服的孤傲不阿的性格。

这些,才是它的思想价值之所在。

这曾诗的另一价值在于它为我们提供了探索曹雪芹笔下的宝黛悲剧的重要线索。

甲戌本有批语说:“余读《葬花吟》至再,至三四,其凄楚憾慨,令人身世两忘,举笔再四,不能下批。

有客日:‘先生身非宝主,何能下笔?”即字字双圈,批词通仙,料难遂颦儿之意,俟看玉兄之后文再批。

’噫唏!阻余者想亦《石头记》来的,散停笔以待。

” 值得注意的是批语指出:没有看过“玉兄之后文”是无从对此诗加批的;批书人“停笔以待”的也正是与此诗有关的“后文”。

所谓“后文”毫无疑问的当然是指后半部佚稿冲写黛玉之死的文字。

如果这首诗中仅仅一般地以落花象征红颜薄命,那也用不着非待后文不可;只有诗中所写非泛泛之言,而大都与后来黛玉之死情节声切相关时,才有必要强调指出,在看过后面文字以后,应回头来再重新加深对此诗的理解。

由此可见,《葬花吟》实际上就是林黛玉自作的诗谶。

这一点,我们从作者的同时人、极可能是其友人的明义《题红楼梦》绝句中得到了证明。

诗曰: 伤心一首葬花词,似谶成真自不如。

安得返魂香一缕,起卿沉痼续红丝? 伤心一首葬花词,似谶成真自不如。

安得返魂香一缕,起卿沉痼续红丝?“似谶成真”,这是只有知道了作者所写黛玉之死的情节的人才能说出来的话。

以前,我们还以为明义未必能如脂砚那样看到小说全书,现在看来,他读到过后半部部分稿子的可能性极大,或者至少也听作者交往的圈子里的人比较详尽地说起过后半部的主要情节。

如果我们说,明义绝句中提到后来的事象“聚如春梦散如烟”、“石归山下无灵气”之类,还可由推测而知的话;那么,写宝王贫穷的“王孙瘦损骨嶙峋”,和写他因获罪致使他心中的人为他的不幸忧忿而死的“惭愧当年石季伦”等诗句,是再也无从凭想象而得的。

上面所引之诗中的后两句也是如此:明义说,他真希望有起死回生的返魂香,能救活黛玉,让宝、黛两个有情人成为眷属,把已断绝的月下老人所牵的红丝绳再接续起来。

试想,只要“沉痼”能起,“红丝”也就能续,这与后来续书者想象宝、黛悲剧的原因在于婚姻不自主是多么的不同!倘若一切都如程伟元、高鹗整理的续书中所写的那样,则宝玉已有他属,试问,起黛玉“沉痼”又有何用?难道“续红丝”是为了要她做宝二姨娘不成? 此诗“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等末了数句,书中几次重复,特意强调,甚至通过写鹦鹉学吟诗也提到。

可知红颜老死之日,确在春残花落之时,并非虚词作比。

同时,这里说“他年葬侬知是谁”,前面又说“红消香断有谁怜”、“一朝飘泊难寻觅”等等,则黛玉亦如晴雯那样死于十分凄惨寂寞的境况之中可以无疑。

那时,并非大家都忙着为宝玉办喜事,因而无暇顾及,恰恰相反,宝玉、凤姐都因避祸流落在外,那正是“家亡莫论亲”、“各自须寻各自门”的日子,诗中“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或含此意。

“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

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几句,原在可解不可解之间,怜落花而怨及燕子归去,用意甚难把握贯通。

...

《红楼梦》刚开始为什么要讲英莲、甄士隐、贾雨村那些人?和整个故...

《红楼梦》最初出场的是甄士隐亦真亦幻的一梦,梦里有一僧一道一顽石,一株绛珠仙草,木石之间的一段未了情。

真正开始写实是从甄府写起,涉及到三个主要人物:甄士隐、甄英莲、贾雨村,如若从全书看,这三个人并不是主角,与《红楼梦》全书也无太多牵连,当真要论起主角来,当属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等人。

那么,曹雪芹为何要将士隐、英莲、雨村这三个人放在小说的最开始部分呢?细思之,这三个人物是作者早早设置下的三个重要伏笔。

1、甄士隐: 甄士隐,早已有人指出他的名字谐音为“真事隐”,含“将真事隐去”之意。

曹雪芹擅埋伏笔,不喜欢像一般的笔记小说那样偏向于平铺直叙故事情节,也从不直接在书中表达他对书中一些角色的看法,然而他的《红楼梦》中的人物的一句话、一个表情、一句即情而抒的诗、一支花签、一个灯谜,常暗喻主人公的性格或者命运,这只能说是作者有心设置的巧合。

《红楼梦》的写作如士隐在梦里的太虚幻境里看到的一幅对联——“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

正因为“真事隐”,亦真亦幻,因此《红楼梦》是一个千古猜解不透的谜团,又像是一座典型的中国园林,——曲径通幽。

小说中实写的甄士隐是一个乐善好施的文人雅士,喜赏花修竹,然而他千不该万不该资助忘恩负义的贾雨村去求功名,雨村判案时明明认出了恩人失散多年的独女,却忍心让她继续沉于不知何处是止境的苦海。

祸不单行,英莲走失后的几天,甄府在一场大火中成为一堆灰烬,寄身于岳父家,无奈老丈人也是个势利眼,不仅不资助落魄的女婿,还变法算计他的钱财。

真所谓家破人亡,贫病交迫,光景难熬,甄士隐后来在一个跛足疯道人的指引下出了家,那道人笑道,“可知世上万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

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须是了。

我这歌儿,便名《好了歌》”。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古今将相在何方?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金银忘不了!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姣妻忘不了!君生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晓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好了歌》宣扬的是一种富贵荣华一场空的道家思想,——如同“红楼梦”的字义,“红”即“朱”,“朱”即“富贵”的象征,却终归是“梦一场”! 因此,《红楼梦》从一开始就写到了甄士隐,一是利用他名字的谐音,二是通过《好了歌》来奠定《红楼梦》全书的故事基调,——虚荣浮华、炎凉世态!或是沉迷到最后的万劫不复,或是如士隐那样地超脱。

2、英莲: 《红楼梦》的重要配角之二:英莲。

英莲,谐音“应怜”,取“应当被可怜”之意。

士隐抱英莲上街看热闹,遇到了疯和尚,他说,“把这有命无运、累及爹娘之物舍我罢!”士隐自然是不肯,疯道人便念了一首专指英莲的诗,其中有一句是,“菱花空对雪澌澌”,英莲落入拐子手中后,几经辗转,进了薛家的门当了薛蟠的小妾,改名“香菱”。

菱花于夏日开花,竟遇“雪”,喻生不逢时,饱受摧残。

“自从两地生孤木,致使香魂返故乡”,暗示她最后是被薛蟠的大老婆夏桂摧残致死。

甄英莲,真应怜!也难怪疯颠道人说她的,“有命无运”,但这种“有命无运”的遭遇又何尝不是大观园中诸位出身高贵的小姐们的最终命运呢?因此,英莲的早早就出场,暗示了大观园中诸芳最后不尽人意的结局。

3、贾雨村: 贾雨村在《红楼梦》中是一个倾心于权势的野心家,一心追求功名利禄,不仁不义,连一向为人厚道的平儿都骂他是“半路中哪里来的饿不死的野杂种”。

然而这个人物在全书也 有很重要的作用。

他在甄府中所吟三首诗从表面看是抒发他个人的胸怀抱负,但据我看来,这三首诗还暗示了《红楼梦》中宝、黛玉、宝钗三大主角的出场,暗喻了他们三个人的性格以及追求。

诗一:玉中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

诗二:时逢三五便团圆,满把清光护玉栏。

天上一轮才捧出,人间万姓仰头看。

诗三:未卜三生愿,频添一段愁。

闷来时敛额,行去几回头。

自顾风前影,谁堪月下俦?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楼。

前两首诗很明显地可以看作是写贾雨村的雄心抱负,他在等待着机遇,渴望有一天能够出人头地,成为人上人。

后一首诗是甄家丫环无意中两回眸,被有心的贾雨村看到,以为丫环有意于他,便自我陶醉起来,吟了此诗。

贾雨村,何许人也?也值得曹雪芹这般不惜墨?仔细看,他的这三首诗绝不仅仅是写贾雨村。

散文中常常会有“明线”“暗线”同时铺展开来的做法。

《红楼梦》中也有多条线同时铺展开来的做法,一些话语“一箭多雕”,明一层意思暗一层意思地重叠交叉却又并行不悖。

还记得人们评价凤姐的第一次出场为“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那么在《红楼梦》中,黛宝玉、宝钗这三个主角的出场则是通过贾雨村的那几首诗来达到“未见其人,先有暗示”的效果。

诗一“玉中椟中求善价,钗于奁内待时飞”暗指了“黛玉”和“宝钗”。

“价”与“嫁”同音,“玉”指“黛玉”,“钗”指“宝钗”。

诗暗示黛玉一心一意地恋着宝玉,心中别无其它的选择,她是被动地守候宝玉这个“真...

红楼梦大观园居住主人及其环境介绍

贾宝玉——怡红院怡红院:怡红院是曹雪芹所著《红楼梦》大观园中一景,也是大观园中最雍容华贵、富丽堂皇的院落,是贾宝玉在大观园的住所。

位于大观院内东路。

与林黛玉所住的潇湘馆相近。

贾政初带宝玉游园时,宝玉题为“红香绿玉”,后贾元春将其改为“怡红快绿”,称“怡红院”。

元妃省亲期间,贾宝玉为“怡红快绿”匾额题诗为:“深庭长日静,两两出婵娟。

绿蜡春犹卷,红妆夜未眠。

凭栏垂绛袖,倚石护青烟。

对立东风里,主人应解怜。

” 该院在《红楼梦》第16-19回有提到。

林黛玉——潇湘馆潇湘馆:潇湘馆,曹雪芹的小说《红楼梦》中描述的大观园中的一景,位于大观园西路,与怡红院遥遥相对,为林黛玉的住所。

“潇湘”之名是引用舜的潇湘二妃娥皇、女英的典故。

薛宝钗——蘅芜苑蘅芜苑:蘅芜苑是《红楼梦》里大观园中的建筑物,为薛宝钗在大观园里的居所,其院中只觉异香扑鼻,奇草仙藤愈冷愈苍翠,牵藤引蔓,累垂可爱。

奇草仙藤的穿石绕檐,努力向上生长,彷佛象征着宝钗“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的理想。

贾探春——秋爽斋 秋爽斋:秋爽斋是贾府三小姐贾探春的住所,是贾政与赵姨娘所生,探春素喜阔朗,她所居住的三间住房,中间不曾隔断,当中摆放一张花梨大理石大案,墙上挂有米南宫的大幅山水画《烔雨图》和唐代书法家颜真卿写的对联:“烟霞闲骨骼,泉石野生涯”,意为于烟霭云霞之中,养成自己散漫的天性,在泉水山石之旁度过放浪无羁的山野人的生活。

院内种有两株西府海棠,枝繁叶茂,后院种有青桐数株,故匾额为“桐剪秋风”。

在这里探春结“海棠诗社”,贾迎春——紫菱洲(缀锦楼)紫菱洲:为曹雪芹所著《红楼梦》大观园中一景,是一处临水建筑,位于西南部的紫菱洲,与潇湘馆相距不远。

贾迎春奉元春之命进大观园后,即居于此处的缀锦楼。

贾惜春——藕香榭(廖凤轩)藕香榭:为曹雪芹所著《红楼梦》大观园中一处景观建筑,《释名》云:“榭者,借也。

借景而成者也。

或水边,或花畔,制亦随态。

”史湘云曾在这里开海棠社,设螃蟹宴。

贾母二宴大观园时,在大观东面的缀锦阁底下吃酒,让女戏子们在藕香榭的水亭子上演习乐曲,借着水音欣赏,箫管悠扬笙婉转,乐声穿林渡水而来,格外好听。

李纨——稻香村稻香村:稻香村为曹雪芹的小说《红楼梦》中大观园的一处建筑,李纨的住所。

红楼梦中有关稻香村的描述为:“……倏尔青山斜阻。

转过山怀中,隐隐露出一带黄泥筑就矮墙,墙头皆用稻茎掩护。

有几百株杏花,如喷火蒸霞一般。

里面数楹茅屋。

外面却是桑、榆、槿、柘、各色树稚新条,随其曲折,编就两溜青篱。

篱外山坡之下,有一土井,旁有桔槔辘轳之属。

下面分畦列亩,佳蔬菜花,漫然无际。

”妙玉——栊翠庵栊翠庵:栊翠庵是中国古典名著《红楼梦》中的一处建筑,是妙玉在大观园中的修行处,是一所园林中点景的尼姑庵。

红楼梦之贾宝玉读后感

贾宝玉是《红楼梦》主要中心人物。

作为荣国府嫡派子孙,他出身不凡,又聪明灵秀,生得“面若中秋之月,色如春晓之花,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瓣,目若秋波。

虽怒时而若笑,即瞋视而有情。

项上金螭璎珞,又有一根五色丝绦,系着一块美玉。

”是贾氏家族寄予重望的继承人。

但他的思想性格却促使他背叛了他的家庭。

他的叛逆性格的形成不是偶然的。

小说充分描写造成他的性格的生活环境和他的具体境遇的各方面特点,深刻揭示了他性格成长的主客观原因。

一方面,以男子为中心的贵族社会是那样虚伪、丑恶和腐朽无能,使他因自己生为男子而感到终身遗憾;另一方面,少女们的纯洁美好又使他觉得只有和她们在一起才称心惬意。

他也曾被送到家塾去读四书、五经,但家塾的内容和风气是那样的腐朽败坏,那些循着这个教育路线培养的老爷少爷们是那样的庸陋可憎,他对于封建教育的一套,在感情上就格格不入。

他很少接触做官的父亲,畏之如虎,敬而远之。

家长从小把他交给一群奶娘丫鬟。

那些围绕着他,各以一颗纯真的心对待他的丫鬟,才是他的启蒙老师。

丫鬟们的深挚纯洁、自由不羁的品格感染着他,她们由于社会地位所遭到的种种不幸也启发着他。

在贾宝玉的直感生活里,她们和那些以世俗男性为主的居于中心统治地位的势力,在每一点上都形成鲜明的对照:聪明和愚蠢,纯真和腐朽,洁净和污浊,天真和虚伪,善良和邪恶,美好和丑陋。

贾宝玉在这样的环境里,逐渐形成自己思想感情的爱憎倾向。

贾宝玉性格的核心是平等待人,尊重个性,主张各人按照自己的意志自由活动。

在他心眼里,人只有真假、善恶、美丑的划分。

他憎恶和蔑视世俗男性,亲近和尊重处于被压迫地位的女性。

他说过“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子是泥做的骨肉。

我见了女儿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

与此相连,他憎恶自己出身的家庭,爱慕和亲近那些与他品性相近、气味相投的出身寒素和地位微贱的人物。

这实质上就是对于自己出身的贵族阶级的否定。

同时,他极力抗拒封建主义为他安排的传统的生活道路。

对于封建礼教,除晨昏定省之外,他尽力逃避参加士大夫的交游和应酬;对封建士子的最高理想功名利禄、封妻荫子,十分厌恶,全然否定。

他只企求过随心所欲、听其自然,亦即在大观园女儿国中斗草簪花、低吟悄唱、自由自在的生活。

“我此时若果有造化,趁着你们都在眼前,我就死了,再能够你们哭我的眼泪,流成大河,把我的尸首漂起来,送到那鸦雀不到的幽僻去处,随风化了,自此再不托生为人,这就是我死的得时了。

”贾宝玉受时代的局限,找不到现实生活的出路,他要摆脱贵族社会桎梏,而又不能不依附贵族阶级。

这就使他的思想性格具有悲剧性的严重矛盾。

他的理想无疑是对封建主义生活的否定,却又十分朦胧,带有浓厚的伤感主义和虚无主义。

《红楼梦》第7回的读后感 尽量300字!

第七回是宁荣二府的真正生活开始了。

第七回我们解读到了许多的表面和背后的故事,真叫人叹服作者无比绝伦的文学才华!这一回主要描写了贾府中的一些生活琐事;同时也暗喻贾府、宁国府里充满了污秽腐败,缺乏生机勃勃的景象。

其中焦大醉骂可谓是绝伦之笔,历来为世人所称道,对于焦大的醉言醉语,无论是专家学者,还是红学爱好者有各种各样的分析和评论。

焦大是贾府第一代的奴仆,当年正是焦大冒着生命危险将贾府的祖宗从死人堆里背出来,保住了性命才有日后贾府的百年繁华。

焦大居功自傲,资格又老,看着贾府的由盛而衰又无可奈何。

焦大被逼急了,加之喝了酒大了胆,平时不敢说的今天敢说了。

这使众小子吓的魂飞魄丧,其实何止是众小子呢?主子们能不害怕?焦大揭了荣府的丑,骂到了主子们无地自容的地步,也就是戳到了他们的心窝儿。

试想,如果焦大逢醉必骂,逢骂必狠,口无遮拦,即使主子再软弱,焦大也不至于到了今天。

转载请注明出处红楼梦世界 » 张庆善的指责刘心武“误导”大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