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秦可卿说猫儿狗儿打架什么意思

首先,是作者的一句戏言,有调侃之意;

其次,它代指一些不可提及也不需要提及的闲杂事,意思就是让丫鬟就在院子里玩,不要走远了;

第三,猫儿狗儿打架,隐射男女不正当的风流韵事;

第四,也为后文写可卿的行为和结局埋下伏笔。

一举多得,这就是大师的过人之处。

红楼梦中秦可卿说猫儿狗儿打架什么意思

首先,是作者的一句戏言,有调侃之意;其次,它代指一些不可提及也不需要提及的闲杂事,意思就是让丫鬟就在院子里玩,不要走远了;第三,猫儿狗儿打架,隐射男女不正当的风流韵事;第四,也为后文写可卿的行为和结局埋下伏笔。

一举多得,这就是大师的过人之处。

红楼梦中秦可卿说猫儿狗儿打架什么意思

秦氏叫丫鬟们在檐下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猫儿狗儿打架是什么意思...

闲来无事,因喜雪芹之笔,再阅红楼。

翻至第五回“游幻境情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时,偶然发觉一个疑问,即宝玉在可卿房中休息之时,“秦氏便吩咐小丫鬟们,好生在廊檐下看着猫儿狗儿打架。

”及至宝玉做完梦又有一句“却说秦氏正在房外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

列位看官,有人问道,此平常耳,何大惊小怪,作此哗众取宠之语。

或以如是,窃以为不然。

以雪芹横断万代之才,惊世骇俗之笔, 岂容吾辈遂心妄测。

一字之置,莫非真意。

串观上下文,秦可卿吩咐的不是要小丫鬟们照料宝玉,而是看猫儿狗儿打架。

此为伏笔一也。

其后“宝玉合上眼,遂悠悠荡荡,随了秦氏,至一所在”,听曲看词后,警幻授予云雨之事,“至次日,便柔情缱绻,软玉温存,与可卿难解难分”。

借梦境以喻情事,此其二。

及至梦醒,又重复以前“却说秦氏正在房外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

雪芹作文,从不故弄玄虚,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岂有随意重复之理。

乃暗点秦氏诱惑宝玉之笔。

两次“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暗喻秦可卿心细如发,转移小丫头们的注意力。

好生二字,用的很妙,也给我们留下了思索的空间。

联系后文,宝玉听见秦可卿没了,哇的吐出一口血来。

也印证了秦可卿曾诱惑宝玉之事。

此番情怀,却受刘心武老师《揭密秦可卿》之启发,管窥蠡测,贻笑方家,未入门径,贪图玩耍,博三五同志一笑。

红楼梦重点是哪几回??

红楼梦的核心是第五回。

《红楼梦》第五回:贾母怜爱黛玉如宝玉;宝钗来后,人多倾向之,黛玉不忿;宝玉视其如一,略偏于黛玉;二人因亲密后生口角。

贾母等去宁府赏梅。

秦氏(乃贾母“重孙媳妇中第一个得意之人”)领宝玉去她房中安睡。

梦中观看“金陵十二钗”正册、副册及“又副册”。

第五回是全书的总纲。

通过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利用画册、判词及歌曲的形式,隐喻含蓄地将《红楼梦》众多主要人物和次要人物的发展和结局交代出来。

至此,全书的主要人物、环境背景、发展脉络、人物命运基本上交代出来,小说的情节发展便在此基础上展开了。

第五回内容如今且说林黛玉自在荣府以来,贾母万般怜爱,寝食起居,一如宝玉,迎春,探春,惜春三个亲孙女倒且靠后,便是宝玉和黛玉二人之亲密友爱处,亦自较别个不同,日则同行同坐,夜则同息同止,真是言和意顺,略无参商。

不想如今忽然来了一个薛宝钗,年岁虽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丰美,人多谓黛玉所不及。

而且宝钗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

便是那些小丫头子们,亦多喜与宝钗去顽。

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悒郁不忿之意,宝钗却浑然不觉。

那宝玉亦在孩提之间,况自天性所禀来的一片愚拙偏僻,视姊妹弟兄皆出一意,并无亲疏远近之别。

其中因与黛玉同随贾母一处坐卧,故略比别个姊妹熟惯些。

既熟惯,则更觉亲密;既亲密,则不免一时有求全之毁,不虞之隙。

这日不知为何,他二人言语有些不合起来,黛玉又气的独在房中垂泪,宝玉又自悔言语冒撞,前去俯就,那黛玉方渐渐的回转来。

因东边宁府中花园内梅花盛开,贾珍之妻尤氏乃治酒,请贾母、邢夫人、王夫人等赏花。

是日先携了贾蓉之妻,二人来面请。

贾母等于早饭后过来,就在会芳园游顽,先茶后酒,不过皆是宁荣二府女眷家宴小集,并无别样新文趣事可记。

一时宝玉倦怠,欲睡中觉,贾母命人好生哄着,歇一回再来。

贾蓉之妻秦氏便忙笑回道:“我们这里有给宝叔收拾下的屋子,老祖宗放心,只管交与我就是了。

”又向宝玉的奶娘丫鬟等道:“嬷嬷、姐姐们,请宝叔随我这里来。

”贾母素知秦氏是个极妥当的人,生的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得意之人,见他去安置宝玉,自是安稳的。

当下秦氏引了一簇人来至上房内间。

宝玉抬头看见一幅画贴在上面,画的人物固好,其故事乃是《燃藜图》 ,也不看系何人所画,心中便有些不快。

又有一幅对联,写的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及看了这两句,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亦断断不肯在这里了,忙说:“快出去!快出去!”秦氏听了笑道:“这里还不好,可往那里去呢?不然往我屋里去吧。

”宝玉点头微笑。

有一个嬷嬷说道:“那里有个叔叔往侄儿房里睡觉的理?”秦氏笑道:“嗳哟哟,不怕他恼。

他能多大呢,就忌讳这些个!上月你没看见我那个兄弟来了,虽然与宝叔同年,两个人若站在一处,只怕那个还高些呢。

”宝玉道:“我怎么没见过?你带他来我瞧瞧。

”众人笑道:“隔着二三十里,往那里带去,见的日子有呢。

”说着大家来至秦氏房中。

刚至房门,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袭人而来。

宝玉觉得眼饧骨软,连说“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其联云:嫩寒锁梦因春冷,芳气笼人是酒香。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飞燕立着舞过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

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联珠帐。

宝玉含笑连说:“这里好!”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

”说着亲自展开了西子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

于是众奶母伏侍宝玉卧好,款款散了,只留袭人,媚人、晴雯、廊檐下看着猫儿狗儿打架。

那宝玉刚合上眼,便惚惚的睡去,犹似秦氏在前,遂悠悠荡荡,随了秦氏,至一所在。

但见朱栏白石,绿树清溪,真是人迹希逢,飞尘不到。

宝玉在梦中欢喜,想道:“这个去处有趣,我就在这里过一生,纵然失了家也愿意,强如天天被父母师傅打呢。

”正胡思之间,忽听山后有人作歌曰: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

宝玉听了是女子的声音。

歌声未息,早见那边走出一个人来,蹁跹袅娜,端的与人不同。

有赋为证:方离柳坞,乍出花房。

但行处,鸟惊庭树,将到时,影度回廊。

仙袂乍飘兮,闻麝兰之馥郁,荷衣欲动兮,听环佩之铿锵。

靥笑春桃兮,云堆翠髻;唇绽樱颗兮,榴齿含香。

纤腰之楚楚兮,回风舞雪;珠翠之辉辉兮,满额鹅黄。

出没花间兮,宜嗔宜喜;徘徊池上兮,若飞若扬。

蛾眉颦笑兮,将言而未语,莲步乍移兮,待止而欲行。

羡彼之良质兮,冰清玉润;羡彼之华服兮,闪灼文章。

爱彼之貌容兮,香培玉琢;美彼之态度兮,凤翥龙翔。

其素若何,春梅绽雪。

其洁若何,秋菊被霜。

其静若何,松生空谷。

其艳若何,霞映澄塘。

其文若何,龙游曲沼。

其神若何,月射寒江。

应惭西子,实愧王嫱。

奇矣哉,生于孰地,来自何方,信矣乎,瑶池不二,紫府无双。

果何人哉?如斯之美也!宝玉见是一个...

红楼梦的好段,不要太长不要太短急

1.谁知这年冬底,林如海因为身染重疾,写书来特接黛玉回去。

贾母听了,未免又加忧闷,只得忙忙的打点黛玉起身。

宝玉大不自在,争奈父女之情,也不好拦阻。

于是贾母定要贾琏送他去,仍叫带回来。

一应土仪盘费,不消絮说,自然要妥贴的。

作速择了日期,贾琏同着黛玉辞别了众人,带领仆从,登舟往扬州去了。

2.却说伏中阴晴不定,片云可以致雨,忽然凉风过处,飒飒的落下一阵雨来。

宝玉看那女孩子头上往下滴水,把衣裳登时湿了。

宝玉想道:“这是下雨了,他这个身子,如何禁得骤雨一激。

”因此禁不住便说道:“不用写了,你看身上都湿了。

”那女孩子听说,倒唬了一跳,抬头一看,只见花外一个人叫他“不用写了”。

一则宝玉脸面俊秀,二则花叶繁茂,上下俱被枝叶隐住,刚露着半边脸儿:那女孩子只当也是个丫头,再不想是宝玉,因笑道:“多谢姐姐提醒了我。

难道姐姐在外头有什么遮雨的?”一句提醒了宝玉,“嗳哟”了一声,才觉得浑身冰凉。

低头看看自己身上,也都湿了。

说:“不好!”只得一气跑回怡红院去了。

心里却还记挂着那女孩子没处避雨。

3.至次日坐堂,勾取一干有名人犯。

雨村详加审问,果见冯家人口稀少,不过赖此欲得些烧埋之银;薛家仗势倚情,偏不相让,故致颠倒未决。

雨村便徇情枉法,胡乱判断了此案,冯家得了许多烧埋银子,也就无甚话说了。

雨村便疾忙修书二封与贾政并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不过说“令甥之事已完,不必过虑”之言寄去。

此事皆由葫芦庙内沙弥新门子所为,雨村又恐他对人说出当日贫贱时事来,因此心中大不乐意。

后来到底寻了他一个不是,远远的充发了才罢。

4.盼到晚上,果然黑地里摸入荣府,趁掩门时钻入穿堂。

果见漆黑无一人来往,贾母那边去的门已倒锁了,只有向东的门未关。

贾瑞侧耳听着,半日不见人来。

忽听咯噔一声,东边的门也关上了。

贾瑞急的也不敢则声,只得悄悄出来,将门撼了撼,关得铁桶一般。

此时要出去亦不能了,南北俱是大墙,要跳也无攀援。

【有关红楼梦好句摘抄】有关红楼梦好句摘抄。

这屋内又是过堂风,空落落的,现是腊月天气,夜又长,朔风凛凛,侵肌裂骨,一夜几乎不曾冻死。

好容易盼到早晨,只见一个老婆子先将东门开了进来,去叫西门,贾瑞瞅他背着脸,一溜烟抱了肩跑出来。

幸而天气尚早,人都未起,从后门一径跑回家去。

5.且说荣府中合算起来,从上至下,也有三百馀口人,一天也有一二十件事,竟如乱麻一般,没个头绪可作纲领。

正思从那一件事那一个人写起方妙,却好忽从千里之外,芥豆之微,小小一个人家,因与荣府略有些瓜葛,这日正往荣府中来,因此便就这一家说起,倒还是个头绪。

6.那宝玉恍恍惚惚,依着警幻所嘱,未免作起儿女的事来,也难以尽述。

至次日,便柔情缱绻,软语温存,与可卿难解难分。

因二人携手出去游玩之时,忽然至一个所在,但见荆榛遍地,狼虎同行,迎面一道黑溪阻路,并无桥梁可通。

7.黄花满地,白柳横坡。

小桥通若耶之溪,曲径接天台之路。

石中清流滴滴,篱落飘香;树头红叶翩翩,疏林如画。

西风乍紧,犹听莺啼;暖日常暄,又添蛩语。

遥望东南,建几处依山之榭;近观西北,结三间临水之轩。

笙簧盈座,别有幽情;罗绮穿林,倍添韵致。

8.贾蓉等两个常常来要银子,他又怕祖父知道。

正是相思尚且难禁,况又添了债务,日间工课又紧;他二十来岁的人,尚未娶亲,想着凤姐不得到手,自不免有些“指头儿告了消乏”;更兼两回冻恼奔波:因此三五下里夹攻,不觉就得了一病:心内发膨胀,口内无滋味,脚下如绵,眼中似醋,黑夜作烧,白日常倦,下溺遗精,嗽痰带血,诸如此症,不上一年都添全了。

于是不能支持,一头躺倒,合上眼还只梦魂颠倒,满口胡话,惊怖异常。

百般请医疗治,诸如肉桂、附子、鳖甲、麦冬、玉竹等药吃了有几十斤下去,也不见个动静。

9.黛玉两眼直瞪瞪的瞅了他半天,气的“嗳”了一声,说不出话来。

见宝玉别的脸上紫涨,便咬着牙,用指头狠命的在他额上戳了一下子,“哼”了一声,说道:“你这个——”刚说了三个字,便又叹了一口气,仍拿起绢子来擦眼泪。

宝玉心里原有无限的心事,又兼说错了话,正自后悔;又见黛玉戳他一下子,要说也说不出来,自叹自泣:因此自己也有所感,不觉掉下泪来。

要用绢子揩拭,不想又忘了带来,便用衫袖去擦。

黛玉虽然哭着,却一眼看见他穿着簇新藕合纱衫,竟去拭泪,便一面自己拭泪,一面回身将枕上搭的一方绡帕拿起来向宝玉怀里一摔,一语不发,仍掩面而泣。

10.须臾茶毕,早已设下杯盘,那美酒佳肴自不必说。

二人归坐,先是款酌慢饮,渐次谈至兴浓,不觉飞觥献起来。

当时街坊上家家箫管,户户笙歌,当头一轮明月,飞彩凝辉。

二人愈添豪兴,酒到杯干。

雨村此时已有七八分酒意,狂兴不禁,乃对月寓怀,口占一绝云。

11.当下代儒没法,只得料理丧事,各处去报。

三日起经,七日发引,寄灵铁槛寺后。

一时贾家众人齐来吊问。

荣府贾赦赠银二十两,贾政也是二十两,宁府贾珍亦有二十两,其馀族中人贫富不一,或一二两、三四两不等。

外又有各同窗家中分资,也凑了二三十两。

代儒家道虽然淡薄,...

红楼梦150字摘抄

故绝圣弃智,大盗乃止;玉毁珠,小盗不起。

焚符破玺,而民朴鄙;剖斗折衡,而民不争;殚残天下之圣法,而民始可与论议。

擢乱六律,铄绝竽瑟,塞瞽旷之耳,而天下始人含其聪矣;灭文章,散五彩,胶离朱之目,而天下始人含其明矣;毁绝钩绳,而弃规矩,工垂之指,而天下始人含其巧矣。

17、当下代儒没法,只得料理丧事,各处去报。

三日起经,七日发引,寄灵铁槛寺后。

一时贾家众人齐来吊问。

荣府贾赦赠银二十两,贾政也是二十两,宁府贾珍亦有二十两,其馀族中人贫富不一,或一二两、三四两不等。

外又有各同窗家中分资,也凑了二三十两。

代儒家道虽然淡薄,得此帮助,倒也丰丰富富完了此事。

18、黛玉正自悲泣,忽听院门响处,只见宝钗出来了,宝玉袭人一群人都送出来。

待要上去问着宝玉,又恐当着众人问羞了宝玉不便,因而闪过一旁,让宝钗去了,宝玉等进去关了门,方转过来,尚望着门洒了几点泪。

自觉无味,转身回来,无精打彩的卸了残妆。

紫鹃雪雁素日知道黛玉的情性:无事闷坐,不是愁眉,便是长叹,且好端端的不知为着什么,常常的便自泪不干的。

先时还有人解劝,或怕他思父母,想家乡,受委屈,用话来宽慰。

谁知后来一年一月的,竟是常常如此,把这个样儿看惯了,也都不理论了。

所以也没人去理他,由他闷坐,只管外间自便去了。

那黛玉倚着床栏杆,两手抱着膝,眼睛含着泪,好似木雕泥塑的一般,直坐到二更多天方才睡了。

一宿无话。

19、黛玉两眼直瞪瞪的瞅了他半天,气的“嗳”了一声,说不出话来。

见宝玉别的脸上紫涨,便咬着牙,用指头狠命的在他额上戳了一下子,“哼”了一声,说道:“你这个——”刚说了三个字,便又叹了一口气,仍拿起绢子来擦眼泪。

宝玉心里原有无限的心事,又兼说错了话,正自后悔;又见黛玉戳他一下子,要说也说不出来,自叹自泣:因此自己也有所感,不觉掉下泪来。

要用绢子揩拭,不想又忘了带来,便用衫袖去擦。

黛玉虽然哭着,却一眼看见他穿着簇新藕合纱衫,竟去拭泪,便一面自己拭泪,一面回身将枕上搭的一方绡帕拿起来向宝玉怀里一摔,一语不发,仍掩面而泣。

20、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赵飞燕立着舞的金盘,盘内盛着安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

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宝榻,悬的是同昌公主制的连珠帐。

宝玉含笑道:“这里好,这里好!”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神仙也可以住得了。

”说着,亲自展开了西施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

于是众奶姆伏侍宝玉卧好了,款款散去,只留下袭人、晴雯、麝月、秋纹四个丫鬟为伴。

秦氏便叫小丫鬟们好生在檐下看着猫儿打架。

1、至次日坐堂,勾取一干有名人犯。

雨村详加审问,果见冯家人口稀少,不过赖此欲得些烧埋之银;薛家仗势倚情,偏不相让,故致颠倒未决。

雨村便徇情枉法,胡乱判断了此案,冯家得了许多烧埋银子,也就无甚话说了。

雨村便疾忙修书二封与贾政并京营节度使王子腾,不过说“令甥之事已完,不必过虑”之言寄去。

此事皆由葫芦庙内沙弥新门子所为,雨村又恐他对人说出当日贫贱时事来,因此心中大不乐意。

后来到底寻了他一个不是,远远的充发了才罢。

2、至次日乃是四月二十六日,原来这日未时交芒种节。

尚古风俗:凡交芒种节的这日,都要设摆各色礼物,祭饯花神,言芒种一过,便是夏日了,众花皆卸,花神退位,须要饯行。

闺中更兴这件风俗,所以大观园中之人都早起来了。

那些女孩子们,或用花瓣柳枝编成轿马的,或用绫锦纱罗叠成干旄旌幢的,都用彩线系了,每一棵树头每一枝花上,都系了这些物事。

满园里绣带飘摇,花枝招展,更兼这些人打扮的桃羞杏让,燕妒莺惭,一时也道不尽。

3、真是闲处光阴易过,倏忽又是元宵佳节。

士隐令家人霍启抱了英莲,去看社火花灯。

半夜中霍启因要小解,便将英莲放在一家门槛上坐着。

待他小解完了来抱时,那有英莲的踪影?急的霍启直寻了半夜。

至天明不见,那霍启也不敢回来见主人,便逃往他乡去了。

那士隐夫妇见女儿一夜不归,便知有些不好;再使几人去找寻,回来皆云影响全无。

夫妻二人半世只生此女,一旦失去,何等烦恼,因此昼夜啼哭,几乎不顾性命。

4、一时宝钗凤姐去了,黛玉向宝玉道:“你也试着比我利害的人了。

谁都像我心拙口夯的,由着人说呢!”宝玉正因宝钗多心,自己没趣儿,又见黛玉问着他,越发没好气起来。

欲待要说两句,又怕黛玉多心,说不得忍气,无精打彩,一直出来。

5、须臾茶毕,早已设下杯盘,那美酒佳肴自不必说。

二人归坐,先是款酌慢饮,渐次谈至兴浓,不觉飞觥献起来。

当时街坊上家家箫管,户户笙歌,当头一轮明月,飞彩凝辉。

二人愈添豪兴,酒到杯干。

雨村此时已有七八分酒意,狂兴不禁,乃对月寓怀,口占一绝云。

6、通灵宝玉反面那顽石亦曾记下他这幻相并癞僧所镌篆文,今亦按图画于后面。

但其真体最小,方从胎中小儿口中衔下,今若按式画出,恐字迹过于微细,使观者大废眼光,亦非畅事,所以略展放些,以便灯下醉中可阅。

今注明此故,方不至以胎中之儿口有多大、怎得衔此狼蠢大之物为诮。

7...

《红楼梦》第五回原文

《红楼梦》第五回 贾宝玉神游太虚境 警幻仙曲演红楼梦 第四回中既将薛家母子在荣府中寄居等事略已表明,此回暂可不写了。

如今且 说林黛玉自在荣府,一来贾母万般怜爱,寝食起居一如宝玉,把那迎春、探春、惜 春三个孙女儿倒且靠后了;就是宝玉黛玉二人的亲密友爱,也较别人不同,日则同 行同坐,夜则同止同息,真是言和意顺,似漆如胶。

不想如今忽然来了一个薛宝钗, 年纪虽大不多,然品格端方,容貌美丽,人人都说黛玉不及。

那宝钗却又行为豁达, 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无下尘,故深得下人之心,就是小丫头们亦多和 宝钗亲近。

因此黛玉心中便有些不忿,宝钗却是浑然不觉。

那宝玉也在孩提之间, 况他天性所?,一片愚拙偏僻,视姊妹兄弟皆如一体,并无亲疏远近之别。

如今与 黛玉同处贾母房中,故略比别的姊妹熟惯些,既熟惯便更觉亲密,既亲密便不免有 些不虞之隙、求全之毁。

这日不知为何,二人言语有些不和起来,黛玉又在房中独 自垂泪。

宝玉也自悔言语冒撞,前去俯就,那黛玉方渐渐的回转过来。

因东边宁府花园内梅花盛开,贾珍之妻尤氏乃治酒具,请贾母、邢夫人、王夫 人等赏花,是日先带了贾蓉夫妻二人来面请。

贾母等于早饭后过来,就在会芳园游 玩,先茶后酒。

不过是宁荣二府眷属家宴,并无别样新文趣事可记。

一时宝玉倦怠,欲睡中觉。

贾母命人:“好生哄着,歇息一回再来。

”贾蓉媳妇 秦氏便忙笑道:“我们这里有给宝二叔收拾下的屋子,老祖宗放心,只管交给我就 是了。

”因向宝玉的奶娘丫鬟等道:“嬷嬷、姐姐们,请宝二叔跟我这里来。

”贾母 素知秦氏是极妥当的人,因他生得袅娜纤巧,行事又温柔和平,乃重孙媳中第一个 得意之人。

见他去安置宝玉,自然是放心的了。

当下秦氏引一簇人来至上房内间,宝玉抬头看见是一幅画挂在上面,人物固好, 其故事乃是“燃藜图”也,心中便有些不快。

又有一副对联,写的是:“世事洞明 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及看了这两句,纵然室宇精美,铺陈华丽,亦断断不 肯在这里了,忙说:“快出去,快出去!”秦氏听了笑道:“这里还不好,往那里去 呢?要不就往我屋里去罢。

”宝玉点头微笑。

一个嬷嬷说道:“那里有个叔叔往侄儿 媳妇房里睡觉的礼呢?”秦氏笑道:“不怕他恼,他能多大了,就忌讳这些个?上月 你没有看见我那个兄弟来了,虽然和宝二叔同年,两个人要站在一处,只怕那一个 还高些呢。

”宝玉道:“我怎么没有见过他?你带他来我瞧瞧。

”众人笑道:“隔着二 三十里,那里带去?见的日子有呢。

” 说着大家来至秦氏卧房。

刚至房中,便有一股细细的甜香。

宝玉此时便觉眼饧 骨软,连说:“好香!”入房向壁上看时,有唐伯虎画的《海棠春睡图》,两边有宋 学士秦太虚写的一副对联云: 嫩寒锁梦因春冷, 芳气袭人是酒香。

案上设着武则天当日镜室中设的宝镜,一边摆着赵飞燕立着舞的金盘,盘内盛着安 禄山掷过伤了太真乳的木瓜。

上面设着寿昌公主于含章殿下卧的宝榻,悬的是同昌 公主制的连珠帐。

宝玉含笑道:“这里好,这里好!”秦氏笑道:“我这屋子,大约 神仙也可以住得了。

”说着,亲自展开了西施浣过的纱衾,移了红娘抱过的鸳枕。

于是众奶姆伏侍宝玉卧好了,款款散去,只留下袭人、晴雯、麝月、秋纹四个丫鬟 为伴。

秦氏便叫小丫鬟们好生在檐下看着猫儿打架。

那宝玉才合上眼,便恍恍惚惚的睡去,犹似秦氏在前,悠悠荡荡,跟着秦氏到 了一处。

但见朱栏玉砌,绿树清溪,真是人迹不逢,飞尘罕到。

宝玉在梦中欢喜, 想道:“这个地方儿有趣!我若能在这里过一生,强如天天被父母师傅管束呢。

”正 在胡思乱想,听见山后有人作歌曰: 春梦随云散,飞花逐水流。

寄言众儿女,何必觅闲愁。

宝玉听了,是个女孩儿的声气。

歌音未息,早见那边走出一个美人来,蹁跹袅娜, 与凡人大不相同。

有赋为证: 方离柳坞,乍出花房。

但行处鸟惊庭树,将到时影度回廊。

仙袂乍飘兮,闻麝 兰之馥郁;荷衣欲动兮,听环?之铿锵。

靥笑春桃兮,云髻堆翠;唇绽樱颗兮,榴 齿含香。

?纤腰之楚楚兮,风回雪舞;耀珠翠之的的兮,鸭绿鹅黄。

出没花间兮, 宜嗔宜喜;徘徊池上兮,若飞若扬。

蛾眉欲颦兮,将言而未语;莲步乍移兮,欲止 而仍行。

羡美人之良质兮,冰清玉润;慕美人之华服兮,闪烁文章。

爱美人之容貌 兮,香培玉篆;比美人之态度兮,凤翥龙翔。

其素若何,春梅绽雪;其洁若何,秋 蕙披霜。

其静若何,松生空谷;其艳若何,霞映澄塘。

其文若何,龙游曲沼;其神 若何,月射寒江。

远惭西子,近愧王嫱。

生于孰地?降自何方?若非宴罢归来,瑶池 不二;定应吹箫引去,紫府无双者也。

宝玉见是一个仙姑,喜的忙来作揖,笑问道:“神仙姐姐,不知从那里来,如 今要往那里去?我也不知这里是何处,望乞携带携带。

”那仙姑道:“吾居离恨天之 上灌愁海之中,乃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警幻仙姑是也。

司人间之风情月债,掌尘 世之女怨男痴。

因近来风流冤孽缠绵于此,是以前来访察机会,布散相思。

今日与 尔相逢,亦非偶然。

此离吾境不远,别无他物,仅有自采仙茗一盏,亲酿美酒几瓮, 素练魔舞歌姬...

《红楼梦》中秦可卿这个角色到底怎么回事?

秦可卿来自仙界的清净女儿之境,是太虚幻境之主警幻仙子的妹妹,乳名兼美,表字可卿。

她在警幻宫中原是个钟情的首座,管的是风情月债。

奉警幻之命,降临尘世,为第一情人,引导金陵十二钗早早归入太虚幻境。

秦可卿一下凡就是个弃婴,被养生堂收养。

营缮郎秦邦业因当年无生育,便向养生堂抱养了她,给她起了个小名唤可儿。

同时抱养的还有一个男婴,但是没能养活。

秦邦业五旬之上生了秦钟,就是秦可卿的弟弟。

秦邦业为官清廉,宦囊羞涩,家境清寒 且为人正派,家风清肃,十分重视对秦可卿姊弟俩的教育 。

秦可卿长成个大美人,因父亲素与贾家有些瓜葛,故结了亲,嫁给贾珍之子贾蓉为妻,所以脂砚斋评她“贫女得居富室” 。

原著特别交代她的小名贾府从无人知道,意味着她出身养生堂的秘密被秦邦业隐瞒得好好的,贾府始终相信她是秦邦业的亲生女儿秦可卿嫁入贾府后,获得了合族上下的同声赞美。

尤氏护着她,贾母怜惜她。

凤姐与她感情尤深,时常去找她说话。

每逢此时,宝玉也屁颠屁颠跟着。

有一次,贾珍之妻尤氏请贾母、王夫人等赏梅,宝玉要睡午觉,秦可卿请缨去安排。

宝玉在她的卧房里梦入太虚幻境,警幻仙子将她许配与宝玉,意欲让宝玉领略人间仙界第一等美色,从此看破男女之情,回归孔孟经济正路。

二人即时成亲,柔情缱绻,软语温存,难解难分,忽至迷津而惊醒,失声喊叫“可卿救我”。

秦可卿正在房外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忽然听见宝玉在梦中唤她的小名,心里纳闷,又不好细问因贾珍溺爱,秦可卿享受到异常奢侈的生活,以致体弱多病。

她的私生活也很混乱,焦大骂她“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父亲秦邦业疏远她;大总管赖二违令派焦大送秦钟回家,借刀焦大醉骂令她难堪;秦钟在外受金荣欺负,金荣的姑妈璜大奶奶还欺上门来,气势汹汹要找她评理,虽然尤氏替她挡过一劫,但是她已因焦大醉骂、流言蜚语、闹学堂而种下心病,暗生闷气,茶饭不思那年七月,秦可卿月经后期。

中秋节,她还跟着贾母、王夫人玩了半夜。

到了二十日后,一天比一天觉懒了。

截至九月初,经期有两个月没来,疑患妇科病和抑郁症,一病不起。

此病事关名节,请来的三四位太医都不能确诊,亦不敢从容用药,耽误了病情。

后来虽有民间神医张友士看病开方,但为时已晚。

九月半,贾敬生日,凤姐探病,宝玉伤心流泪。

冬至交节的那几天,贾母、王夫人、凤姐天天派人去看她。

腊月初二,凤姐最后一次探病 ,大约就在当天夜交三鼓的时分(23时许)殒命秦可卿死后显灵两次,一次在大观园责问凤姐辜负了当年的嘱托,一次教鸳鸯自缢,引入太虚幻境。

宝玉梦入真如福地(太虚幻境的幻象),见到她与众女儿在一起。

全书结尾处,贾政、贾蓉扶贾母、秦可卿、凤姐、鸳鸯、黛玉灵柩回南安葬

似有若无的秦可卿:到底有没有秦可卿(红楼梦人物

秦可卿,金陵十二钗之一,贾蓉之妻。

她是营缮司郎中秦邦业从养生堂抱养的女儿,小名可儿,大名兼美。

她长得袅娜纤巧,性格风流,行事又温柔和平,深得贾母等人的欢心。

但公公贾珍与她关系暧昧,致使其年轻早夭似有若无的秦可卿之一:从鸳鸯殉主说开后四十回极少浏览。

这次作文,为慎重计,翻到一百十一回《鸳鸯女殉主登太虚》一节文字。

这节文字,和其余回应第五回应“太虚幻境”金陵十二钗“判词”及十二支“曲子”的文字,都有些“图解”的味道,确实不像巨匠大师手笔。

如出之于别位作家,是上乘文字。

归之曹翁,就近似未竟之稿的“小儿科”了。

兹事至为复杂,一时难有定论。

这里只说“鸳鸯殉主”,投环自尽: 可怜咽喉气绝,香魂出窍,正无投奔,只见秦氏隐隐在前, 鸳鸯的魂魄疾忙赶上,说道:“蓉大奶奶,你等等我,”那个人 道:“我并不是什么蓉大奶奶,乃警幻之妹可卿是也,”鸳鸯道: “你明明是蓉大奶奶,怎么说不是呢,”那人道:“这也有个缘故, 待我告诉你,你自然明白了,我在警幻宫中原是个钟情的首座,管 的是风情月债,降临尘世自当为第一情人,引这些痴情怨女早早归 入情司,所以该当悬梁自尽的,因我看破凡情,超出情海,归入情天 ,所以太虚幻境痴情一司竟自无人掌管.今警幻仙子已经将你补入, 替我掌管此司,所以命我来引你前去的. "鸳鸯的魂道:"我是个最无 情的,怎么算我是个有情的人呢?"那人道:"你还不知道呢 .世人都 把那淫欲之事当作`情'字,所以作出伤风败化的事来,还自谓风月多 情,无关紧要.不知`情'之一字,喜怒哀乐未发之时便是个性,喜怒哀 乐已发便是情了.至于你我这个情,正是未发之情,就如那花的含苞 一样,欲待发泄出来,这情就不为真情了." 鸳鸯的魂听了点头会意, 便跟了秦氏可卿而去. 这段文字读完,便见“秦可卿”三字确是问题。

这也是大段引述的起因。

或日:不是明写了“秦氏可卿”四字、有姓有名等于“秦可卿”三字吗?然则,这四字句读也可做“秦氏、可卿”,所指或为二而非一,终究还是似有若无“秦可卿”,况且,这段文字的确“小儿科”,别的不说,只说几句“情论”,便大违警幻仙姑“皮肤滥淫”与“意淫”的玄言妙道。

她老人家对贾宝玉说:”吾所爱汝者、乃天下古今第一淫人也。

”接下去一番生发议论: 浮虽一理,意则有别,如世之奸淫者,不过悦容 貌,喜歌舞,调笑无厌,云雨无时,恨不能尽天下之 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此皆皮肤滥淫之蠢物耳。

如尔 (按:指宝玉),则天分中生成一段痴情,吾辈推之为 “意淫”。

意淫,二字,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 而不可语达,汝今独得此二字,在闺阁中固可为良 友,然于世道中未免迂阔怪诞,百口嘲谤,万目睚眦。

警幻以幻求真,借淫说法,这里表述的是“惟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可语达”的一种生命状态、精神企求。

此意暂难说清。

这里只说前文所引自称“可卿”的那位“警幻之妹”几句“情论”,对其姊“淫论”之玄言妙道,领悟极少。

相反,那位“可卿”所谓“情“之一字,喜怒哀乐未发之时,便是个性;喜怒哀乐己发,便是情了的“情论”,王希廉等“三家评本”早已批日:“此书演性理,以《大学》《中庸》为主骨、看此可知已,而绝不坠障理,”今人蔡义江先生亦考出所本,乃《中庸》“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中节,谓之和”,朱熹集注:“喜怒哀乐,情也,其未发,则性也,”(见浙江文艺出版社,蔡义江校注《红楼梦》,1488页)我对宋儒性理之学一窍不通,不敢置喙,但那位“可卿”说的和她家令姊说的不是一回事,大体还能体察得出,况且,她硬要和鸳鸯套近乎,说什么“你我这个情正是未发之情,就如那花的含苞一样,欲待发泄出来这就不为真情了”,全不合实际。

说鸳鸯是“未发之情”像“花的含蕾”,尚可。

做为警幻之妹的可卿,早已和宝玉“依警幻所嘱之言,未免有儿女之声'“柔情缱绻,软语温存”,达到了“难解难分”的水平。

(见第五回)可谓“发泄”得淋漓尽致,哪里还有什么“一丝一毫”“未发之情”及“花的含苞”?而仙姑此种策略操作,正是为了达到“警幻”之目标,所谓“令汝领略此仙闺幻境之风光尚然如此,何况尘境之情哉”!如果像那位“可卿”自称尚是“未发之情”、“花的含苞”,和宝玉根本没有那么回事,则洋洋洒洒第五回著名的“神游太虚”,岂不是写了等于白写,扩而言之,曹雪芹一部大书也等于白写。

因为,这书的策略操作目标亦在以“可卿”而“警幻”也。

由此可见,“鸳鸯殉主”所与对话之“可卿”,是这位刚烈女子、忠婢义仆心目中的“可卿”,是她以自己“未发之情”造出的“含花的苞”神祗偶像,直白言之,是“假可卿”,非“秦可卿”,当然,做为濒死之际鸳鸯的幻觉、心理现象,应当说符合鸳鸯性格,写得好,但要与“秦可卿”三字对外入座,似有若无的秦可卿之二:到底有没有秦可卿 第二回,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把荣、宁两府爷爷、奶奶们,介绍得至详至尽,男女老少,伯仲叔季,姑嫂妯娌,逐一说得明白。

独独说到“(贾)珍爷倒生了一个儿子,今年才十六岁名叫贾蓉”后,没话了...

贾宝玉的性启蒙老师是什么动物?

小小年纪,贾宝玉就完成了从男孩到男人的转变。

贾宝玉的性启蒙老师是谁?有人认为是警幻仙子,也有人认为是袭人。

警幻仙子是贾宝玉梦中的人物,是飘渺无踪的,她不可能成为贾宝玉现实生活中的性启蒙老师。

袭人是负责照料贾宝玉的丫鬟,与贾宝玉是主仆关系,她虽然有做姨娘的心理准备,但以她当时的身份,决不敢主动出击勾引主子,就连陪同贾宝玉“初试云雨情”,也是贾宝玉“强拉”所致。

笔者认为,贾宝玉的性启蒙老师不是警幻仙子,也不是袭人,而是贾府院落中豢养的那些“猫儿狗儿”。

以“猫儿狗儿”作为道具,让男孩子接受性启蒙教育,常见于古代皇宫。

据明代《禁御秘闻》记载,“国初设猫之意,专为子孙长深宫,恐不知人道,误生育继嗣之事,使见猫之牝牡相逐,感发其生机。

”意思是说,明初之所以规定在皇宫养猫,是因为担心那些成长于深宫的皇子皇孙们孤陋寡闻,不知道男女之事,将来耽误了传宗接代的千秋大计,让他们观察公猫母猫追逐、打闹、交配,从中领悟到男女之事。

其实,不光是明朝,其他朝代也有养猫、养狗的侧面记载。

如,唐朝皇宫中就盛行养西施犬,杨贵妃也曾养过一只名叫“康国猧子”(《酉阳杂俎》)的狗;萧淑妃被武则天折磨的临死前,诅咒武则天变成老鼠,自己来世变成猫,于是“武后怒,自是宫中不畜猫”(《旧唐书》),说明唐朝皇宫中最初也养猫;宋仁宗出生后被刘皇后“以为己子”(《宋史》),这件事虽被演绎成了“狸猫换太子”,但从另一方面说明宋朝宫廷养猫。

作为一种宠物,猫儿狗儿不可能整天跟着主人打转,有时也会凑在一起像人那样玩耍打闹,谈情说爱。

时间长了,它们之间难免会触电,会对上眼,会两情相悦一番。

这种动物间的亲昵交媾镜头极具吸引力,小孩子们好奇心重,观摩久了,触类旁通,自然会联想到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些事儿。

皇家在宫中豢养小动物,用小动物们毫不避讳的本能的活动,提示皇子皇孙们关于两性关系的概念,可谓煞费苦心。

(明朝后期的欢喜佛)除了养些猫儿狗儿,皇家还会专门腾出一个宫殿,墙壁上里面张贴一些春宫图,室内摆放一些展示两性交合的塑像和造型,便于皇子皇孙接受性启蒙,接受性教育。

据《万历野获编》记载,明宫内廷有一种特殊的二佛合一的“欢喜佛”,“两佛各璎珞严妆,互相抱持,两根凑动,有机可动”。

小皇帝大婚前,由宦官带领皇帝进入此殿,“令抚揣陷处,默会交接之法”。

所以,历朝历代皇帝(太子、皇子)的性活动从未被耽误过。

很多小皇帝,在即位前就和他身边的漂亮宫女发生关系,甚至生下孩子。

贾府是名门望族,也是封建社会的一个浓缩。

在这个大户人家中,贾宝玉是“心肝肉”,是“命根子”,是贾府重振雄风的寄托和希望,其处境与那些皇子皇孙极其相似。

然而,贾府毕竟不是皇宫,贾宝玉也毕竟不是皇太子;再者,贾府是“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既没有条件搞到“欢喜佛”,也决不允许春宫的存在。

但是,包括贾宝玉在内的诸多步入青春期的公子哥的性启蒙教育还是不容忽视的。

在家里养些猫儿狗儿,让子孙们通过看猫儿狗儿嬉闹打架,渐渐明白男女之事,贾府还是可以做到的。

那么,贾府中有没有养些猫儿狗儿呢?有。

曹雪芹虽没有正面写到,但笔者隐约能感受到。

如“芦雪亭争联即景诗”中,史湘云吟出“石楼闲睡鹤”,黛玉不甘落后,吟出了“锦罽暖亲猫”(第五十回),说明贾府是养猫的。

至于狗,《红楼梦》文本中同样没有正面提及,不过从焦大骂贾珍“每日偷狗戏鸡”(第七回)来看,贾府应该也是养狗的。

此外,柳湘莲说的那句“你们东府里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只怕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第六十六回),也可以印证包括宁国府在内的整个贾府确实养了些“猫儿狗儿”。

《红楼梦》中关于“猫儿狗儿”最集中的侧面描写出现在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文中,贾宝玉在秦可卿房内刚刚躺下,秦可卿“便分咐小丫鬟们,好生在廊檐下看着猫儿狗儿打架”。

睡梦中,贾宝玉与“乳名兼美表字可卿者”做了“儿女之事”,期间梦遗,后从梦中惊醒。

这时,曹雪芹紧接着又写道“却说秦氏正在房外嘱咐小丫头们好生看着猫儿狗儿打架”。

在同一回目中,几乎完全相同的文字竟然前后用了两次,一次是在贾宝玉性梦之前,一次是在贾宝玉性梦之后,这看起来很不正常。

众所周知,曹雪芹是文学大师、语言大师,结构设置和文字功底十分了得。

这样的雷同写法,在行文上显得相当冗赘和怪异,种种迹象表说明曹雪芹是在故意为之,是在刻意渲染。

屋内贾宝玉梦中做“儿女之事”,屋外“猫儿狗儿打架”,不少人读到这里感到云里雾里,甚至忽略过去,其实文中“大有深意”。

应该说,这是曹雪芹通过重复描写,在巧妙地向读者暗示贾宝玉的第一次“梦遗”与那些“猫儿狗儿”有着密切联系。

应该说,贾宝玉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会遇见“猫儿狗儿打架”,并且从中得到了最初的性启蒙教育,了解到了男女之别和男女之事。

步入青春期后,随着体内男性荷尔蒙的聚集,逐渐对异性有了好感甚至有了亲热的想法。

在宁国府、荣国府众多女子...

贾宝玉与秦可卿上床了吗

导语:贾宝玉和秦可卿有没有两性关系?在《风月宝鉴》里应该是存在两性关系的,但到了《红楼梦》中这一情节删除了,变成隐秘恍惚、可以这样理解也可以那样理解的文字。

这就是因为《风月宝鉴》某些因素没有完全删除干净。

曹雪芹《风月宝鉴》里边这些因“风月”丧命的故事,基本上以贾琏、贾珍为男主角,以王熙凤、秦可卿为女主角。

与贾琏、贾珍兄弟有染的女人,围绕王熙凤、秦可卿奢望“风月”的男人,概无例外,不得好死,比如说:贾瑞:因想勾引王熙凤,落入熙凤圈套,白白葬送性命;秦氏姐弟:秦可卿淫丧天香楼,秦钟因与智能私通,命归黄泉;尤氏姐妹:尤二姐先跟贾珍父子聚麀、后嫁贾琏为妾,终被王熙凤害死;尤三姐先跟姐夫有染,虽立意改过,却被柳湘莲误解,为表明心迹自杀……《风月宝鉴》里秦可卿的戏是重头戏。

但曹雪芹把《风月宝鉴》重新组合到《石头记》时做了根本性改变。

那么,曹雪芹可能删掉了《风月宝鉴》里的什么内容?一个内容是秦可卿淫丧天香楼。

贾珍秦可卿爬灰的内容,《风月宝鉴》写得充分而香艳,曹雪芹创作《石头记》开始时仍然采用这些情节。

曹雪芹写这件公爹和儿媳通奸的丑事,有翔实的勾引过程,就是“遗簪”、“更衣”的情节,这是现在已经失传了的脂砚斋重评石头记靖本提供出来的;有贾珍和秦可卿乱伦的具体地点“逗蜂轩”。

有目击人,秦可卿的丫鬟瑞珠和宝珠。

《风月宝鉴》还写了秦可卿自杀方式:在天香楼上吊,这是至今保留有《红楼梦》第五回里的。

这些内容,在从《风月宝鉴》移植到《石头记》中,虽然按照畸笏的要求删去,但曹雪芹心有不甘,不仅在贾宝玉梦游太虚境中保留了秦可卿悬梁自尽的图和判词,还在小说描写中埋下一些不写之写。

贾宝玉和秦可卿有没有两性关系?在《风月宝鉴》里应该是存在两性关系的,但到了《红楼梦》中这一情节删除了,变成隐秘恍惚、可以这样理解也可以那样理解的文字。

这就是因为《风月宝鉴》某些因素没有完全删除干净。

从字面上看,《红楼梦》中贾宝玉与秦可卿并无两性关系,但读者又怀疑这关系的存在:贾宝玉为什么住到侄媳房间?贾宝玉为什么住到侄媳房间?贾宝玉的梦中情人为什么与秦可卿模样儿相似、名字相同?秦可卿在贾府始终以“秦氏”出现,为什么宝玉却在梦中叫出贾府无人知晓的小名“可卿”?贾宝玉听到秦可卿死讯后何至于急疼攻心而吐血?因为有这些疑点,有些红学家比如蔡义江教授就认为,写秦可卿房间“都是历史上有名的‘香艳故事’,为了讽刺掉在宁府这个臭水潭中的秦氏的堕落,或也暗示她对宝玉的引诱”。

我认为,说贾宝玉跟秦氏有私情,秦可卿成了贾宝玉性事的“启蒙者”可能有点儿牵强。

按照小说文本的描写,贾宝玉住进秦可卿的房间,是秦可卿安排的,但贾宝玉躺下后,是几个奶母服侍他,又留袭人、媚人、晴雯、麝月四个大丫鬟陪着。

秦可卿还吩咐小丫鬟在廊檐下看着猫儿狗儿打架。

秦可卿本人则离开她的卧室去照顾荣国府来的其他客人了。

贾宝玉处在这么严密的包围中,怎么可能跟秦可卿单独密切接触?但是情窦初开的贾宝玉朦胧之间受到美而艳的秦可卿的吸引,而且按照秦可卿的样子做起“性梦”,这倒是可以理解的。

秦可卿鲜艳妩媚有如宝钗,风流袅娜有如黛玉,当警幻仙子导贾宝玉入梦时,跟贾宝玉成亲的仙子就成了这个样子,名字叫“兼美”,字就成了“可卿”。

我甚至于有点儿怀疑:《红楼梦》第五回贾宝玉做梦跟“兼美”成亲,叫“可卿”的名字,很可能原本就是《风月宝鉴》里贾宝玉和秦可卿两性关系的改写。

转载请注明出处红楼梦世界 » 红楼梦中秦可卿说猫儿狗儿打架什么意思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