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前十回分回概括

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开篇交待《石头记》(红楼梦)的来由:一僧一道携无缘补天之石(通灵宝玉)下凡历练,逢姑苏甄士隐。甄士隐结交并接济了寄居于隔壁葫芦庙内的胡州人氏贾化(号雨村)。某日,贾雨村造访甄士隐,无意中遇见甄家丫鬟娇杏,以为娇杏对其有意。中秋时节,甄士隐于家中宴请贾雨村,得知贾雨村的抱负后,赠银送衣以作贾雨村上京赴考之盘缠,第二天,贾雨村不辞而别便上路赴考。甄家仆人霍启在看社火花灯时,不慎丢失了甄士隐唯一的女儿英莲。三月十五日,葫芦庙失火祸及甄家,落魄的甄士隐带家人寄居于如州岳丈封肃家中,颇受冷遇,后被一僧一道点化出家。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贾雨村上京赴考,果然高中,官封如州知府,其寻访甄士隐报恩不得,纳娇杏为妾。贾雨村后因恃才侮上被参,惨遭开革。把家小安顿后,贾雨村游历四海,至淮扬病倒,盘缠不继,经朋友推荐,教巡盐御史林如海之年幼独女林黛玉念书。一年后,林黛玉之母贾敏病逝。某日,贾雨村与旧识古董商冷子兴相遇,冷子兴于酒席中向贾雨村讲述了金陵贾府的情况:贾府世袭勋爵,现分两房,长房为宁国府,由贾赦执掌,次房为荣国府,由贾政执掌,贾政之独子贾宝玉衔玉而诞,不喜读书,却爱与女孩玩耍;贾政之母史太君健在,人称贾母(亦贾敏之母)。席后,两人正欲离开,一人从后追来并向贾雨村报喜。

第三回 金陵城起复贾雨村 荣国府收养林黛玉

报喜之人是贾雨村昔日同僚,告知起复旧员之信。贾雨村遂请林如海转托其妻兄贾政推荐自己复职。林如海为贾雨村写荐信以报教女之因,并托贾雨村护送其女林黛玉远赴金陵。林黛玉听从外袓贾母的安排,投居于荣国府。初入荣府,林黛玉相继与贾母、贾政正室王夫人、贾赦庶女迎春、贾政庶女探春、贾赦之幼妹惜春、贾赦之儿媳妇王熙凤、贾政独子贾宝玉等见面,宝黛二人一见如故,似曾相识,宝玉赠黛玉一字“颦颦”。第二天,林黛玉早起请长辈安时,见王夫人正查看其兄王子腾的来信,信中转告王夫人之妹薛夫人之子薛蟠倚财仗势杀人一案。

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遭薛蟠杀害之人名叫冯渊。冯渊年十九,本好男风,遇被拐后长大之英莲,愿结良缘,遂于拐贩处把英莲买下,拐贩却又重卖于薛蟠。冯渊与薛蟠相夺英莲,豪强者胜,冯渊遇害。由贾政举荐,时任应天府尹的贾雨村恰巧受理此案,最初贾雨村本想明断,却被府中门子(昔日葫芦寺沙弥)劝阻,门子把薛蟠及本省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之间的利害关系相告后,贾雨村徇私枉法,依从门子之计放走薛蟠,草草断案为薛家代为掩饰。薛蟠之事了后,薛夫人带同其子薛蟠、其女薛宝钗暂居金陵贾府梨香院。

第五回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黛玉入贾府后,与贾宝玉一起于贾母处抚养。一日,宝玉与黛玉斗气而出,入侄妇贾蓉之妻秦氏内室中歇息,于梦中游太虚幻境并获阅《金陵十二钗正册》、《金陵十二钗副册》等判词,听《红楼梦》曲。梦中,警幻仙子授贾宝玉云雨之事,并许其妹可卿于贾宝玉,于是贾宝玉于梦中初试云雨。梦中次日,宝玉与可卿同游至“迷津”被夜叉海鬼拖拉,受惊,唤可卿呼救,室外宝玉大丫鬟袭人等忙入内安慰,秦氏十分诧异,因其乳名正是“可卿”。

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入室安慰宝玉的袭人发现宝玉梦遗,宝玉把梦中云雨之事相告并与袭人偷试云雨,从此袭人与宝玉更加亲密。一日,王熙凤的远亲刘姥姥带着孙子板儿到贾府拉关系,时值风光的王熙凤还算慷慨地接济了刘姥姥,于此种下善因。

第七回 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

贾府仆人周瑞之妻应薛夫人之命把皇宫式样的扎花送予王熙凤、林黛玉等。周瑞之妻到王熙凤处时,王熙凤正值与其夫贾琏在房中嬉戏,宫花由王熙凤之陪嫁丫鬟平儿代为收下。周瑞之妻继而寻林黛玉,于宝玉房中得见,黛玉得知宫花是众姑娘皆有的,表示不屑。次日,宝玉随王熙凤于宁国府会秦氏之弟秦钟,宝玉喜秦钟俊俏,相约同上贾府家塾中念书。回程时,得闻宁府老仆焦大酒后“爬灰”、“养小叔子”等骂语。

第八回 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

宝玉到宝钗处探病,得知宝钗吃的是“冷香丸”,故身有奇香。宝钗要看宝玉降生时口含之玉,一旁宝钗之丫鬟莺儿看后,述宝钗所戴之金项圈与宝玉之玉相似,所刻之字可与玉配对,宝玉察看之后,发现所言不虚。黛玉也来探病,正巧撞见玉、钗二人亲密状。薛夫人留两人吃晚饭。适逢黛玉的小丫鬟雪雁冷天里听大丫鬟紫鹃吩咐送手炉来,黛玉便借此事,奚落宝玉依宝钗只吃暖酒。席毕,黛玉为宝玉整理衣冠后同回荣国府。宝玉酒醉,回去后怒砸茶杯。次日,秦钟正式拜会了荣国府众内眷,其父秦业也给塾师贾代儒封了钱礼,秦钟正式随宝玉入塾读书。

第九回 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宝玉准备入塾,袭人为他收拾妥当,叮嘱宝玉功课不必过于操劳。宝玉向家中长辈辞行之后,又独去向黛玉作辞,不辞宝钗。上学期间,宝玉与秦钟形影不离,引发不少风言风语。秦钟又因与“香怜”交好而引发贾家远亲金荣(贾璜之妻的侄儿)争风吃醋,适逢代儒外出,其孙儿贾瑞处理不公,引发学堂内的一场大混战,最后以金荣被迫磕头道歉而告一段落。

第十回 金寡妇贪利权受辱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

金荣虽然道歉,心里始终不服,回家后向其母抱怨,被其母劝住。金荣的母亲与贾璜之妻金氏谈及此事,金氏大怒,前去找秦可卿理论,却遇见贾珍之妻尤氏。闲谈中,尤氏先提起秦可卿的病,又说及秦钟在学堂里被人欺侮,金氏不敢再多言。贾珍之友冯紫英推荐的大夫张友士为秦可卿看病,并开出药方让秦氏服用。

红楼梦第十回梗概 200字左右

,弃在青埂峰下。

此石已通灵性,大小随心,来去任意,因未被选中补天常悲伤自怨。

和尚茫茫大士、道士渺渺真人见其可爱,便将它携至“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旅、花柳繁华地、富贵温柔乡走了一道”。

不知多长时间以后,空空道人经过这里,见石上刻着它那番经历,便从头到尾抄下,交曹雪芹披阅增删、分出章回。

以下便为石上所刻内容。

姑苏阊门外有个葫芦庙,乡宦甄士隐居住庙旁,可怜寄居庙内的穷儒贾雨村,赠银让他赶考。

元宵之夜,甄的女儿英莲被拐走;不久因葫芦庙失火;甄家又被烧毁。

甄带妻子投奔岳父,遭白眼,随跛道人出家。

贾雨村中进士,任县令,由于贪财被革职,到盐政林如海家教林的女儿林黛玉读书。

京城起复参革人员。

贾雨村托林如海求岳家荣国府帮助:林的岳母贾母因黛玉丧母,要接黛玉去身边。

林便托贾雨村送黛玉到京。

贾雨村与荣国府联宗。

并得林如海内兄贾政帮忙,得任金陵应天府。

黛玉进荣国府,除外祖母外,还见了大舅母,即贾赦之妻邢夫人,二舅母,即贾政之妻王夫人,年轻而管理家政的王夫人侄女、贾赦儿子贾琏之妻王熙凤,以及迎春、探春、惜春和衔玉而生的贾宝玉。

宝黛二人初见有似曾相识之感,但宝玉因见美如天仙的表妹无玉,便砸自己的通灵玉,惹起一场不快。

贾雨村在应天府审案,英莲被拐卖。

买主为皇商之家、王夫人的姐姐薛姨妈之子薛蟠。

薛蟠虽为争英莲打死原买主,但贾雨村胡乱判案,放了薛蟠。

薛蟠与母亲、妹妹薛宝钗也一同到荣国府住下。

宁国府梅花盛开,贾珍妻尤氏请贾母等赏玩。

贾宝玉睡午觉,住在贾珍儿媳秦可卿卧室,梦游太虚幻境,见“金陵十二钗”图册,听演《红楼梦》曲,与仙女可卿云雨,醒来后因梦遗被丫环袭人发现,二人发生关系。

京官后代王狗儿已沦落乡间务农,因祖上曾和王夫人、凤姐娘家联宗,便让岳母刘姥姥到荣国府找王夫人打秋风。

王熙凤接待,给了二十两银子。

薛宝钗曾得癞头和尚赠金锁治病,以后一直佩带。

黛玉忌讳金玉良缘之说,常暗暗讥讽宝钗,警告宝玉。

贾珍之父贾敬放弃世职,离家求仙学道。

他生日之日,贾珍在家设宴相庆。

因林如海得病,贾琏带黛玉去姑苏,他的族弟贾瑞调戏凤姐,被凤姐百般捉弄而死。

秦可卿病死,贾珍恣意奢华,不仅东西都选上等,还花千两银子为儿子捐龙禁尉,以便丧礼风光。

送丧途中,凤姐贪图三千两银子,拆散情人,使一对青年男女含恨而自杀。

林如海死后,黛玉只得常住荣府。

一种寄人篱下的凄凉感笼罩着她,常暗暗流泪,身体也更加病弱。

贾政长女元春被册封为妃,皇帝恩准省亲。

荣国府为了迎接这大典,修建极尽奢华的大观园,又采办女伶、女尼、女道士,出身世家、因病入空门的妙玉也进荣府。

元宵之夜,元春回娘家呆了一会儿,要宝玉和众姐妹献诗。

黛玉本想大展奇才,但受命只能作一首。

袭人娇嗔说要离开宝玉,深感遗憾的宝玉求袭人别走,袭人趁机规劝宝玉读书“干正事”。

宝玉和黛玉两小无猜,情意绵绵。

又因有薛宝钗或其他小事。

二人常争吵,在不断争吵中情感愈深。

宝钗过生日唱戏,小旦像黛玉,贾母娘家孙女史湘云口快说出,宝玉怕黛玉生气阻拦、结果惹得二人都生宝玉气。

元春怕大观园空闲。

便让宝玉和众姐妹搬进居住。

进园后,宝玉更成天和这些女孩子厮混;书童将《西厢》等书偷进园,宝玉和黛玉一同欣赏。

这是经典的一回. 贾政妾赵姨娘所生子,宝玉庶弟贾环嫉妒宝玉,抄写经书时装失手弄倒蜡烛烫伤宝玉,王夫人大骂赵姨娘。

赵姨娘又深恨凤姐,便请马道婆施魇魔法,让凤姐、宝玉中邪几乎死去。

癞和尚、跛道人擦拭通灵玉、救好二人。

黛玉性格忧郁,暮春时节伤心落花,将它们埋葬,称为花冢,并写《葬花辞》。

宝玉丫环晴雯失手跌坏扇子,宝玉说她。

她便顶撞,袭人劝,她又讽刺,气得宝玉要赶走她。

到晚间晴雯乘凉。

宝玉又让她撕扇子以博她一笑。

有一次史湘云劝宝玉会官员,谈仕途,被宝玉抢白,并说黛玉从不说这种混账话;恰巧黛玉路过听到,深喜知心。

王夫人丫环金钏儿与宝玉调笑,被王夫人赶出投井而死,被贾环告诉贾政。

宝玉又结交忠顺王爷喜欢的伶人蒋玉菡,使得王爷派人来找。

贾政大怒,将贾宝玉打得皮开肉绽。

王夫人找袭人,要她随时报告情况。

并决定将来袭人给宝玉做妾。

大观园中无所事事,探春倡导成立诗社。

第一次咏白海棠,宝钗夺魁;第二次作菊花诗,林黛玉压倒众人。

刘姥姥二进荣国府,被贾母知道,便留她住下。

在大观园摆宴,把她作女清客取笑;这位饱经世故的老妇也甘心充当这一角色。

贾母又带刘姥姥游大观园各处。

在拢翠庵,妙玉招待黛玉、宝钗饮茶,宝玉也得沾光。

为风姐庆生辰,从贾母起,各人出分子办席。

凤姐饮酒过多,想回家休息,撞到贾琏正勾引仆妇。

凤姐哭闹。

逼得仆妇上吊,贾母迫使贾琏向凤姐赔礼。

由于行酒令黛玉引了几句《西厢》曲文,被宝钗察觉,并宽容了她,二人关系好转。

黛王承认宝钗为好人,自己多心。

黛玉模仿《春江花月夜》写出《秋窗风雨夕》,抒发自己的哀愁。

贾赦垂涎贾母丫环鸳鸯,让其妻邢夫人找贾母。

鸳鸯不肯,贾母也不愿意,便斥责邢夫人。

贾母与贾赦母...

红楼梦前十回分回概括

分析《红楼梦》第十回中张太医的形象。

张太医对秦可卿病源的分析,细密入微,准确精辟,令人惊叹钦佩,:《红楼梦》第十回写了一个“张太医论病细穷源”的故事,第四十二回和第五十七回又写了两段王太医给贾母和宝玉看病的情节。

这两位太医也是差异悬殊。

张太医面对达官显权,既不阿谀奉迎,也不疏狂轻慢。

看脉之时,他沉着自信而又聚精会神,完诊之后,他胸有成竹而又留有余地。

他神态从容不迫,举止安详自然,言谈稳妥得体。

他虽然自称是“粗鄙下士”,处处谦恭有礼,但实际上却十分自尊自重,令人不敢轻侮.那是一派学有专长,身怀绝技,久经沧桑,不慕荣利的学者风度。

考查对作品塑造的人物形象的分析能力,要结合主要的情节理解分析。

红楼梦前十回分回概括

第一回 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开篇交待《石头记》(红楼梦)的来由:一僧一道携无缘补天之石(通灵宝玉)下凡历练,逢姑苏甄士隐。

甄士隐结交并接济了寄居于隔壁葫芦庙内的胡州人氏贾化(号雨村)。

某日,贾雨村造访甄士隐,无意中遇见甄家丫鬟娇杏,以为娇杏对其有意。

中秋时节,甄士隐于家中宴请贾雨村,得知贾雨村的抱负后,赠银送衣以作贾雨村上京赴考之盘缠,第二天,贾雨村不辞而别便上路赴考。

甄家仆人霍启在看社火花灯时,不慎丢失了甄士隐唯一的女儿英莲。

三月十五日,葫芦庙失火祸及甄家,落魄的甄士隐带家人寄居于如州岳丈封肃家中,颇受冷遇,后被一僧一道点化出家。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贾雨村上京赴考,果然高中,官封如州知府,其寻访甄士隐报恩不得,纳娇杏为妾。

贾雨村后因恃才侮上被参,惨遭开革。

把家小安顿后,贾雨村游历四海,至淮扬病倒,盘缠不继,经朋友推荐,教巡盐御史林如海之年幼独女林黛玉念书。

一年后,林黛玉之母贾敏病逝。

某日,贾雨村与旧识古董商冷子兴相遇,冷子兴于酒席中向贾雨村讲述了金陵贾府的情况:贾府世袭勋爵,现分两房,长房为宁国府,由贾赦执掌,次房为荣国府,由贾政执掌,贾政之独子贾宝玉衔玉而诞,不喜读书,却爱与女孩玩耍;贾政之母史太君健在,人称贾母(亦贾敏之母)。

席后,两人正欲离开,一人从后追来并向贾雨村报喜。

第三回 金陵城起复贾雨村 荣国府收养林黛玉 报喜之人是贾雨村昔日同僚,告知起复旧员之信。

贾雨村遂请林如海转托其妻兄贾政推荐自己复职。

林如海为贾雨村写荐信以报教女之因,并托贾雨村护送其女林黛玉远赴金陵。

林黛玉听从外袓贾母的安排,投居于荣国府。

初入荣府,林黛玉相继与贾母、贾政正室王夫人、贾赦庶女迎春、贾政庶女探春、贾赦之幼妹惜春、贾赦之儿媳妇王熙凤、贾政独子贾宝玉等见面,宝黛二人一见如故,似曾相识,宝玉赠黛玉一字“颦颦”。

第二天,林黛玉早起请长辈安时,见王夫人正查看其兄王子腾的来信,信中转告王夫人之妹薛夫人之子薛蟠倚财仗势杀人一案。

第四回 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遭薛蟠杀害之人名叫冯渊。

冯渊年十九,本好男风,遇被拐后长大之英莲,愿结良缘,遂于拐贩处把英莲买下,拐贩却又重卖于薛蟠。

冯渊与薛蟠相夺英莲,豪强者胜,冯渊遇害。

由贾政举荐,时任应天府尹的贾雨村恰巧受理此案,最初贾雨村本想明断,却被府中门子(昔日葫芦寺沙弥)劝阻,门子把薛蟠及本省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之间的利害关系相告后,贾雨村徇私枉法,依从门子之计放走薛蟠,草草断案为薛家代为掩饰。

薛蟠之事了后,薛夫人带同其子薛蟠、其女薛宝钗暂居金陵贾府梨香院。

第五回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黛玉入贾府后,与贾宝玉一起于贾母处抚养。

一日,宝玉与黛玉斗气而出,入侄妇贾蓉之妻秦氏内室中歇息,于梦中游太虚幻境并获阅《金陵十二钗正册》、《金陵十二钗副册》等判词,听《红楼梦》曲。

梦中,警幻仙子授贾宝玉云雨之事,并许其妹可卿于贾宝玉,于是贾宝玉于梦中初试云雨。

梦中次日,宝玉与可卿同游至“迷津”被夜叉海鬼拖拉,受惊,唤可卿呼救,室外宝玉大丫鬟袭人等忙入内安慰,秦氏十分诧异,因其乳名正是“可卿”。

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入室安慰宝玉的袭人发现宝玉梦遗,宝玉把梦中云雨之事相告并与袭人偷试云雨,从此袭人与宝玉更加亲密。

一日,王熙凤的远亲刘姥姥带着孙子板儿到贾府拉关系,时值风光的王熙凤还算慷慨地接济了刘姥姥,于此种下善因。

第七回 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 贾府仆人周瑞之妻应薛夫人之命把皇宫式样的扎花送予王熙凤、林黛玉等。

周瑞之妻到王熙凤处时,王熙凤正值与其夫贾琏在房中嬉戏,宫花由王熙凤之陪嫁丫鬟平儿代为收下。

周瑞之妻继而寻林黛玉,于宝玉房中得见,黛玉得知宫花是众姑娘皆有的,表示不屑。

次日,宝玉随王熙凤于宁国府会秦氏之弟秦钟,宝玉喜秦钟俊俏,相约同上贾府家塾中念书。

回程时,得闻宁府老仆焦大酒后“爬灰”、“养小叔子”等骂语。

第八回 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 宝玉到宝钗处探病,得知宝钗吃的是“冷香丸”,故身有奇香。

宝钗要看宝玉降生时口含之玉,一旁宝钗之丫鬟莺儿看后,述宝钗所戴之金项圈与宝玉之玉相似,所刻之字可与玉配对,宝玉察看之后,发现所言不虚。

黛玉也来探病,正巧撞见玉、钗二人亲密状。

薛夫人留两人吃晚饭。

适逢黛玉的小丫鬟雪雁冷天里听大丫鬟紫鹃吩咐送手炉来,黛玉便借此事,奚落宝玉依宝钗只吃暖酒。

席毕,黛玉为宝玉整理衣冠后同回荣国府。

宝玉酒醉,回去后怒砸茶杯。

次日,秦钟正式拜会了荣国府众内眷,其父秦业也给塾师贾代儒封了钱礼,秦钟正式随宝玉入塾读书。

第九回 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宝玉准备入塾,袭人为他收拾妥当,叮嘱宝玉功课不必过于操劳。

宝玉向家中长辈辞行之后,又独去向黛玉作辞,不辞宝钗。

上学期间,宝玉与秦钟形影不离,引发不少风言风语。

秦钟又因与“香怜”交好而引...

红楼梦第十回

第十回金寡妇贪利权受辱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金荣对秦钟仗着宝玉和他好目中无人不满。

金寡妇数说金荣退了学占不了薛大哥的便宜。

但又把此事告诉了小姑子璜大奶奶,璜大奶奶要告尤氏评理,金寡妇不让,怕娃上不了学,没钱请先生,还要在金荣身上添许多嚼用。

璜大奶奶到了宁府,尤氏告诉她:秦氏经期两个月未来,下半天懒待动,话懒待说,眼神也发眩。

冯紫英给贾珍荐幼时从学的先生张友士医生给秦氏看病。

求《红楼梦》前十回经典片段赏析..

红楼经典片段 曹雪芹:经典片段一——“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 宝玉早已看见多了一个姊妹,便料定是林姑妈之女,忙来作揖。

厮见毕归坐,细看形容,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

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

泪光点点,娇喘微微。

闲静时如姣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

心较比干多一窍,病如西子胜三分。

宝玉看罢,因笑道:“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 贾母笑道:“可又是胡说,你又何曾见过他?” 宝玉笑道:“虽然未曾见过他,然我看着面善,心里就算是旧相识,今日只作远别重逢,亦未为不可。

” 曹雪芹:经典片段二——“嗳哟,我来的不巧了!” ……一语未了,忽听外面人说:“林姑娘来了。

” 话犹未了,林黛玉已摇摇走了进来。

一见了宝玉,便笑道:“嗳哟,我来的不巧了!” 宝玉等忙起身笑让坐,宝钗因笑道:“这话怎么说?”” 黛玉笑道:“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

红楼梦第十回读后感

红楼梦第十回 金寡妇贪利权受辱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此回写秦氏之病。

秦可卿从寒门小户到富贵人家,物质生活可谓奢华,精神生活并不理想。

能否在贾府站住脚的关键又是能否保持住与贾蓉的夫妻关系。

对她和贾蓉夫妻关系威胁最大的人物就是王熙凤。

王熙凤和贾蓉的不正当关系,甚至在刘姥姥、周瑞家的面前都不掩饰。

焦大就当着许多人的面骂“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在场的秦氏并不是傻大姐,而是个虽然“有说有笑,会行事”,但又“心细”、“心重”、“不拘听见个什么话儿,都要度量个三日五夜才罢”的人,焦大的话不会不给她心里造成压力和冲击。

再加上她兄弟秦钟在学校“不学好,不上心念书”,那些狐朋狗友扯是搬非,使她更气恼。

不懂事的兄弟把别人和他闹仗时说的一些“不干不净的话”也告诉了姐姐,以致秦氏气得连早饭也没有吃。

秦氏其人,正如名医张大夫所诊断的:“心性高强,聪明忒过”,“聪明忒过,则不如意事常有;不如意事常有,则思虑太过”,“忧虑伤脾,肝木忒旺”,以致生病。

秦氏对长一辈“素日孝顺”,对平辈“和睦亲密”,“慈老爱幼”,连贾母都钟爱她,还有什么不如意的呢?她的不如意主要是娘家广有钱财现今又执掌贾府管家大权的王熙凤插足于她和贾蓉的夫妻关系中来了。

她要在宁府站稳脚,要保持和贾蓉的夫妻关系不被凤姐拆散,既不能像鲍二媳妇那样对待凤姐,也不能像尤二姐那样对待凤姐,只有走靠贾珍庇护一条路。

而她一不能给贾珍加官,二不能给贾珍添钱,贾珍荒淫成性,她只有投其所好了。

有了贾珍庇护还不行,凤姐撒起泼来连贾珍都要回避的。

秦氏对她心目中的“脂粉队里的英雄”、“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之”的凤姐,还得搞好关系,委曲求全,多次声明“和婶子好了一场”,“娘儿们素日相好,我舍不得婶子”。

其实凤姐“养小叔子”也并非要拆散秦氏和贾蓉的夫妻关系。

凤姐欺秦氏斗她不过,黄鼠狼给鸡拜年,多次看望秦氏,假装关心、相好,以稳住秦氏之心。

她既要贾蓉和秦氏把夫妻关系保持着,又把贾蓉这个小叔子养着。

而秦氏为防身计,“声东击西”,屈就贾珍,结果还是落了个悲剧结局。

秦氏的悲剧是一个贫家女嫁到富家人的悲剧,这也许从一个角度影射,假使黛玉嫁给宝玉之后可能出现的一种悲剧。

...

红楼梦第十回感想50字

红楼梦第十回 金寡妇贪利权受辱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读后感:一、金寡妇的怒而来、喜而返 金寡妇为闹书房的事来和秦氏理论,想为娘家受辱出气。

适值秦氏卧病遇见尤氏,因她常受其恩惠,写得低声下气,活画出趋炎附世、仰人鼻息、含怒强忍之态。

加以尤氏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直令金寡妇怒而来、喜而返,欲言不得。

深为借人资助者一叹!红楼写世情处,往往幽折入微,其语言描写出自生活,所以语言新鲜有力。

二、贾敬的不入“是非场” 中国的知识分子,在心态上往往是两种,一是入世,二是出世。

儒家是入世的,道家是出世的。

贾敬的不入“是非场”的观念是道家思想。

我反对道家出世的思想。

儒家的基石是亲情,道家的基石是性命。

所以儒家求仁,道家求寿。

我国有句古训,达则兼济天下,贫则独善其身。

用白话讲就是有条件时为天下服务。

没条件时注意自己的品行。

贾敬弃家庭而不顾,只管自已的长寿,其本质是自私,毫无责任感。

三、秦可卿之病 著名作家刘心武以秦哥卿为突破口研究红楼梦,自成体系,称为《秦学》。

他写有一篇小说《秦可卿之死》,网上可以搜到,很祥细的介绍了秦可卿此人。

他的主要观念是秦可卿是宫中人,放在曹家寄养的。

她的死,是由于听说宫中有重大变故而不得不死。

刘心武为秦可卿翻案,一改她淫荡的形象,而成为一个有情有义的人。

言之成理,值得一看。

我深为他这种认真读书思考的精神折服。

...

红楼梦第十回梗概200字左右

第十回 金寡妇贪利权受辱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 金荣虽然道歉,心里始终不服,回家后向其母抱怨,被其母劝住。

金荣的母亲与贾璜之妻金氏谈及此事,金氏大怒,前去找秦可卿理论,却遇见贾珍之妻尤氏。

闲谈中,尤氏先提起秦可卿的病,又说及秦钟在学堂里被人欺侮,金氏不敢再多言。

贾珍之友冯紫英推荐的大夫张友士为秦可卿看病,并开出药方让秦氏服用。

...

红楼梦6

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周瑞家的给刘姥姥介绍凤姐。

刘姥姥先见平儿,误以为凤姐。

凤姐初会刘姥姥,态度不热不冷。

凤姐和贾蓉说借玻璃炕屏的事。

第七回 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 薛姨妈托周瑞家的给众姑娘送宫花,黛玉用话刺周。

秦氏向宝玉介绍她弟秦钟。

宝玉邀秦钟来私塾读书。

焦大当着凤姐和宁府诸人面骂街。

第八回 比通灵金莺微露意 探宝钗黛玉半含酸 宝玉说服贾母叫秦钟一起上学。

宝玉来看宝钗,宝玉要了金锁看。

黛玉来了,见宝,钗在一起,心下不悦。

黛玉借寻雁送手炉趁机奚落宝、钗。

第九回 恋风流情友入家塾 起嫌疑顽童闹学堂 宝玉上学,贾政让念四书,不让念诗经。

秦钟、香怜交友,金荣取笑,秦、香向贾瑞告状。

贾瑞偏袒金荣。

贾蔷激茗烟闹事,李贵息事,金荣赔礼。

第十回 金寡妇贪利权受辱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 金荣不满秦钟。

金寡妇数说金荣。

璜大奶奶到宁府,尤氏告知秦氏身体不好。

冯紫英给贾珍荐幼时从学的先生张友士给秦氏看病。

找到的详细版,仅供楼主参考:第六回 贾宝玉初试云雨情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 先理一理刘姥姥与贾家的来历:刘姥姥女婿姓王,小名狗儿,祖上曾在京作小官,与王夫人之父连宗,此事只有“王夫人与王夫人之大兄凤姐之父知有此连宗之族,余者皆不认识”!狗儿祖父只有一个儿子,已故。

狗儿的父亲也只有狗儿一个儿子,因家业萧条,搬回原乡住,新近病故。

狗儿生有一子一女,嫡妻(就一个老婆,也不存在嫡不嫡的)刘氏,便是刘姥姥的女儿了。

刘姥姥“是个积年的老寡妇”,只有一女,女婿将刘姥姥接了来一起住,帮带带孩子。

刘姥姥老来有所依靠,“遂一心一计,帮趁着女儿女婿过活起来”。

狗儿因生活困难烦虑,在家喝闷酒,闲寻气恼,老婆不敢顶撞。

真是英雄所见略同,我早说过,男人喝了酒,就变小孩,有理也难讲得通,老婆此时不顶撞是对的。

即使是岳母刘姥姥要发话,开口也得先尊称姑爷,再有个过渡语:“别怪我多嘴……村庄人,守多大的碗儿,吃多大的饭……”。

原来,狗儿寻钱的法子是要有“有收税的亲戚,作官的朋友”,这难道是中国的优良传统?! 刘姥姥说曾与王夫人见过面!王熙凤肯施舍,其实也都是看在王夫人面上。

狗儿叫刘姥姥去找周瑞,说:“周瑞先时曾和我父亲交过一件事,我们极好”,后面又写周瑞家的“只因昔年他丈夫周瑞争买田地一事,其中多得狗儿之力”,前后呼应,步步为营,每个细节都经得起推敲。

在人情方面,这叫做“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引伸出:难怪官官相护。

刘姥姥终于决定出面去荣府,也正是上面所交代过的“一心一计帮女儿女婿过活”,老人家带着小孩子串门,是最方便的,事办成当然好,办不成,就当带小孩子出来玩玩。

作者不但把老村妇写得生动,对五岁小孩板儿的心理也把握得极准:“听见带他进城,喜的无不应承”,孩子们的确如此。

透过刘姥姥在荣府门前打听周瑞的细节,看出荣府的门卫们势利,老太婆来问个事都不理睬!最后还是“内中有一老年人”看不过眼,说明情况,刘姥姥才得继续找人,否则,这故事也没法往下说了。

刘姥姥转到后门向寻常百姓家的孩子问路,情况大不相同,问一句,答三句,还亲自带路,负责通报。

每个细节,作者都写得细腻,处处见功夫! 周瑞家的见面就说记不得人,这话敢说出嘴,也是有些架子的!刘姥姥见了周瑞家的,聊了一堆闲话都没说正题,周瑞家的只好问明来意。

即使这样,刘姥姥也只是委委婉婉,周瑞家的一听便知,毕竟,大家都是有了岁数的人了。

周瑞家的肯出面帮忙,除了答谢旧日帮忙之恩,还有“显弄体面”之意,这一层我倒是没想到。

周瑞家的心想帮忙,但话说出来,还要绕个圈子,与刘姥姥后面说话的直来直去,就显得村妇“不会说话”。

周瑞家的说荣府现在是王熙凤当家,刘姥姥立即说“今儿还得见他”,可见刘姥姥还是有政治头脑的。

在写两个老妇人议论凤姐当家的聊天里,先写刘姥姥说王熙凤“20岁当这样的家,可是难得”,显然是有些不太信服,便可通过周瑞家的之嘴来描述凤姐当家的本事——“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 周瑞家的知道府内各人的作息时间,好办事,与当今人们到某个部门办事,先找熟人探门引路的道理是一样的。

周瑞家的见凤姐前,先找秘书平儿,自然是要替刘姥姥美言一番,先拿王夫人的名义来压“当日太太是常会的,今日不可不见,所以我带他进来”,平儿在这里是第一次出场,听完周瑞家的汇报,便自作主张,作了主意,可见这丫头的位置及办事能力。

刘姥姥进屋闻着香气,便如在“云端里一般”,飘飘然了,与宝玉进秦氏房中闻香的描写又不同,写刘姥姥看着房中摆设,“惟点头咂嘴念佛”,很生动。

刘姥姥初见平儿,以为是凤姐,既可以理解为平儿气度不凡,也可理解成刘姥姥土,没见过世面。

王熙凤回到屋之前,小丫头子们刘乱跑! 周瑞家的笑嘻嘻的招手叫刘姥姥过去,准备见“真佛”之前,又和刘姥姥唧咕一会,说些什么没写,想来与刘姥姥进城前叮嘱小孩子板儿的意思一样吧?或者是见刘姥姥说话粗俗,教她见了凤姐时,说话注意些罢了。

刘姥姥等人进了...

红楼梦第十回主要内容,不超过50字谢谢

第十回回目是:金寡妇贪利权受辱 张太医论病细穷源说的是贾宝玉和秦钟一起进私塾读书,俩人基情四射,结果因为争秦钟一帮人在私塾打起架来了,金寡妇(被打一方的亲戚)原本想到宁府告状,结果反倒自讨没趣这时候秦可卿已经病的不轻了,贾珍请来了「张太医」帮她看病,给出了一个药方没什么特别的事情

转载请注明出处红楼梦世界 » 红楼梦前十回分回概括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