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有什么美国电影

17年前?那就是1999啦,最火的美国电影,建议你看看美国1999年拍的《黑客帝国》,00年以后还有两部,你看完了之后绝对会感叹美国电影和中国那些脑残抗日神剧的差距。追问

2017年

追答

http://m.douban.com/doulist/4179412/

简述红楼梦第十一十二回

你好!第十一回:庆寿辰宁府排家宴,见熙凤贾瑞起淫心这一回说的是贾敬的生日,宁国府设宴庆祝。

听说贾蓉媳妇秦可卿病了,凤姐就和宝玉一起去看。

后来宝玉因为伤心哭泣被凤姐遣回去,自己一个人陪着可卿说了会儿话。

期间不断有下人来叫。

凤姐出去,正一个人走着,突然撞见贾瑞从山石后面过来挡住了去路。

说了几句话,贾瑞言语轻薄,凤姐勉强应付。

贾瑞还说要去凤姐家里拜访。

府里忙了几天,加之时不时过去陪可卿说话,凤姐时常不在家里。

贾瑞扑了好几次空。

第十二回:王熙凤毒设相思局,贾天祥正照风月鉴接着十一回,平儿正在跟凤姐说贾瑞这几天来了好几次的话,外面就有人说贾瑞又来了。

他进来,凤姐笑脸迎接,不料贾瑞不但言语轻薄,而且还动手动脚。

凤姐让他晚上去后堂的走廊里等着。

晚上,贾瑞果真去了,却被锁在穿堂里吹了一夜的北风,差点冻死。

第二天一早门一开就跑回家去了。

他爷爷贾代儒一夜不见孙子回家,料定他必定没干好事,于是罚他跪在院子里背书,还不给吃饭。

完了之后,贾瑞又跑去找凤姐了。

凤姐见他如此不知改过,便又说晚上到她房子后面的小屋子等她。

贾瑞满心欢喜地去了,却不料被凤姐派来的贾蓉和贾蔷抓住,威逼贾瑞写欠条,不然就送他见老太太们。

带他出来,让蹲在墙根下等着,从头顶倒下来一大桶粪,浇得贾瑞浑身都是。

跑回家后就大病一场。

跛足道人给他一面叫做“风月宝鉴”的镜子照,便可救他性命,不料贾瑞不按叮咛地做,照了镜子正面。

镜子里凤姐一遍又一遍叫他进去。

进去了三四次之后,就死了。

...

17年有什么美国电影

红楼梦主要内容200~300字

主要内容 《红楼梦》写了一个封建贵族大家庭从繁荣走向衰败的故事。

贾宝玉、林黛玉、薛宝钗的恋爱婚姻悲剧,是这个故事的中心。

作者的高明在于,他没有表面地、简单地表现这个爱情悲剧,而是从人物思想性格的深处,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上去挖掘这一爱情悲剧的社会根源,从而充分地揭露了封建主义的残酷虚伪和封建统治阶级的腐朽罪恶。

作品的主题也没有局限在个人爱情悲剧本身,而是围绕着中心事件,展开了许多错综复杂的矛盾斗争,描绘了一幅极其广阔的社会生活图画,说明了整个封建社会已是千疮百孔,摇摇俗坠。

深刻尖锐地批判了封建社会制度、政治吏治、婚姻制度、伦理关系,悲愤满腔地控诉了封建主义的残酷无情和灭绝人性,大胆锐敏地预示了封建社会和封建统治阶级必然灭亡的历史命运。

在中国,《红楼梦》被评价为剖析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

...

《红楼梦》精彩片段及赏析600字左右

【原文】一时进入正室,早有许多盛妆丽服之姬妾丫鬟迎着,邢夫人让黛玉坐了,一面命人到外面书房去请贾赦。

一时人来回话说:“老爷说了:连日身上不好,见了姑娘彼此倒伤心,暂且不忍相见。

劝姑娘不要伤心想家,跟着老太太和舅母,即同家里一样。

姊妹们虽拙,大家一处伴着,亦可以解些烦闷。

或有委屈之处,只管说得,不要外道才是。

'”黛玉忙站起来,一一听了。

再坐一刻,便告辞。

邢夫人苦留吃过晚饭去,黛玉笑回道:“舅母爱惜赐饭,原不应辞,只是还要过去拜见二舅舅,恐领了赐去不恭,异日再领,未为不可。

望舅母容谅。

”邢夫人听说,笑道:“这倒是了。

”遂令两三个嬷嬷用方才的车好生送了姑娘过去,于是黛玉告辞。

……王夫人却坐在西边下首,亦是半旧的青缎靠背坐褥。

见黛玉来了,便往东让。

黛玉心中料定这是贾政之位。

因见挨炕一溜三张椅子上,也搭着半旧的弹墨椅袱,黛玉便向椅上坐了。

王夫人再四携他上炕,他方挨王夫人坐了。

王夫人因说:“你舅舅今日斋戒去了,再见罢。

只是有一句话嘱咐你:你三个姊妹倒都极好,以后一处念书认字学针线,或是偶一顽笑,都有尽让的。

但我不放心的最是一件:我有一个孽根祸胎,是家里的‘混世魔王’,今日因庙里还愿去了,尚未回来,晚间你看见便知了。

你只以后不要睬他,你这些姊妹都不敢沾惹他的。

” (有删节)【赏析】林黛玉进贾府,是古今中外小说中写人物出场的经典段落,也是众多红迷们百说不厌的话题。

黛玉进贾府,不亚于秀才们赶考,因为她面对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有各种各样的考验在等着她。

可以说,她进府就先上了人生重要的一课。

这一课,既教给她认识了外祖母家的人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又教给她知道贾府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更重要的,是教给她如何在贾府这样的大家庭里为人处事。

上面两段文字,写的是“贾母命两个老嬷嬷带了黛玉去见两个母舅”的过程。

粗看时,读者会感到邢夫人、王夫人两位舅母对待林黛玉都还算热情,但细一看,却发现她们的热情后边,似乎有意无意地分别给外甥女儿出了一道难题。

先看邢夫人是如何接待黛玉的。

贾母安排两位嬷嬷带林黛玉去拜见两个母舅。

邢夫人表示,她可以亲自带了去。

到了家里,派人请贾赦。

贾赦没来,叫人传了一番安慰林黛玉的话。

林黛玉“忙站起身来一一听了。

”说明她对大舅舅非常恭敬,也说明她十分懂事。

接着邢夫人“苦留”林黛玉吃饭。

邢夫人留黛玉吃饭,有这样的表示也是人之常情,但没必要“苦留”,因为贾母要黛玉去看的是“两个母舅”,而不只是“大舅”,还有“二舅”再等着黛玉去看呢!于是心明如镜的黛玉笑着回答:“还要过去拜见二舅舅,恐迟去不恭。

”在这里,作者通过邢夫人苦留黛玉吃饭,活画出一个顾前不顾后、心里没数的人,难道她不知道林黛玉还得去看贾政?难道她想不到林黛玉初来乍到,应该先跟贾母一起吃第一顿饭?对此,一些前辈的点评家曾说邢夫人“留得突兀”,“没分晓”。

假设黛玉真留在大舅家里吃饭,而不是遵贾母之命接着去看二舅,还能说她是懂事的孩子吗?再看王夫人是如何招呼黛玉的。

黛玉到了王夫人正房,看到正面炕上横设一张炕桌,上面堆着书籍茶具,靠东壁面西,设着半旧的青缎靠背引枕。

王夫人却坐在西边下首。

王夫人见黛玉来了,便往东让。

黛玉心中料定这是贾政之位,因见挨炕一溜三张椅子上,也搭着半旧的弹花椅袱,黛玉便向椅子上坐了。

王夫人再三让她上炕,她方挨着王夫人坐了。

这种场面粗看似乎很寻常,仔细一琢磨,便会发现很不寻常。

炕桌上堆着书籍,上座空着,当然是贾政经常坐的位子。

王夫人为什么让林黛玉坐到舅舅的位子上呢?难道王夫人不明白,一个作为晚辈的亲戚家姑娘,突兀地坐在贾政的位子上,如同开大会时一个普通与会者突兀地坐在了主席台正中,是非常荒唐的事情吗?她到底是特别爱怜黛玉呢,还是想试探一下她到底懂事不懂事?多亏这是聪明而又懂事的林黛玉,她判断出王夫人让自己坐的是上座,因而她才不往陷阱里跳呢,而是主动坐到看来是给孩子们准备的椅子上。

王夫人再三让她上炕,她才挨着王夫人坐了。

坐到王夫人身边,既不越规,又显得亲切。

两位母舅,到底为什么要如此给黛玉出难题呢?是在潜意识中,跟当年自己不得不仰视的小姑子(即黛玉母亲贾敏)较劲吗?是要让黛玉故意出丑给大家留下笑柄吗?或者是为了有意考察一下外甥女到底懂不懂规矩呢?看来,黛玉进贾府,不“步步留心,时时在意”还真不行。

不过,无论两位舅母是否有意给外甥女设局,但读者看到的是,毕竟冰雪聪明的林黛玉赶考还是及格了。

凤姐逞才 ——《红楼梦》第十三回精彩片段欣赏 【原文】贾珍此时也有些病症在身,二则过于悲痛了,因拄个拐踱了进来。

邢夫人等因说道:“你身上不好,又连日事多,该歇歇才是,又进来做什么?”贾珍勉强陪笑道:“侄儿进来有一件事要求二位婶子并大妹妹。

”邢夫人等忙问:“什么事?”贾珍忙笑道:“婶子自然知道,如今孙子媳妇没了,侄儿媳妇偏又病倒,我看里头着实不成个体统。

怎么屈尊大妹妹一个月,在这里料理料理...

红楼梦经典语句赏析

石上偈 无材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

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

【赏析】 这是作者依托神话表明《石头记》创作缘由的一首序诗。

诗中借顽石说自己不能匡世济时,被弃置世间,半生潦倒,一事无成,只好转而蓍书,把自己对现实的观察和感受;与成小说《红楼梦》。

所谓“无才”,貌似自惭,实则自负,是作者的愤激之言,是一种“缚将奇士作诗人”的感慨;以顽石为喻,表现自己不肯随同流俗的傲骨。

小说产生的清朝乾隆年间,正是中国封建社会最后一个王朝由盛至衰的转折时期;封建主义的经济基础已经腐朽,新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已经萌芽,封建制度行将全面崩溃。

作者已在“太平盛世”的表象后,嗅到了封建阶级垂死的气息;他不满现实,而想“补天”,挽回本阶级的颓势,可是,他又看到封建制度的“天”已那么破残,根本无法修补了,所以有枉生世间的悲叹。

这也正是《红楼梦》中经常流露虚无悲观的宿命论思想的深刻的时代和阶级根源。

但是,曹雪芹在《红楼梦》中坚持了他所说的“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徒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真传者”的现实主义创作原则,这样,势必如恩格斯所说,“就不得不违反自己的阶级同情和政治偏见;他看到了他心爱的贵族们灭亡的必然性,从而把他拉描写成不配有更好命运的人。

”(《致玛·哈克奈斯》)这就使我们从曹雪芹所叙的“身前身后事”变即小说中所真实描绘的典型的封建大家庭的衰亡过程,看到了整个封建阶级必然“一败涂地”的无可挽回的历史命运。

自题一绝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赏析】 这首五言绝句是专门述说作者创作《红楼梦》的辛酸与苦衷的,也是全书唯一一首以作者身份出现的诗篇。

曹雪芹在悼红轩中“批阅十载,增删五次”,完成《红楼梦》这一旷世千古的奇书。

不仅在作者,就是在后人看来,也是“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脂砚斋甲戌本评语)”。

诗中所谓的“荒唐言”实际上并不荒唐,它是对封建社会人情世态的无情批判和揭露。

既包括顽石幻化成“通灵宝玉”被神瑛侍者携入红尘的种种奇怪经历;也包括宝、黛、钗爱情故事的悲欢离合;一书中四大家族为代表的封建统治者的内部斗争等等。

“辛酸泪”一句道尽曹雪芹一生经受的酸甜苦辣。

作者创作《红楼梦》时已经由钟鸣鼎食的世家公子沦为“蓬庸茅椽,绳床瓦灶”的落魄书生,生活的艰辛和悲苦非言语所能尽述。

古今中外痴人不少,而曹氏独以一己之力,十年之功完成的《红楼梦》一书是对“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的最好诠释。

太虚幻境对联 假作真时真亦假, 无为有处有还无。

【赏析】 书中第一回说,当年姑苏(现在苏州)城阊门外十里街仁清巷葫芦庙旁住着一位乡宦甄士隐。

此人摆脱名缰利索的员绊,在家里过着与世无争、逍遥自在的小康生活。

一日午睡,在梦中遇见一僧一道(即茫茫大士、渺渺真人),有幸在他们手中见到那块顽石(通灵宝玉),又不知不觉地随着僧道到了“太虚幻境”,见到了石牌坊上这副对联。

佛教和道教是来历不同的两种宗教。

曹雪芹有意让和尚与道士同行,明显地带有调侃的意味,以增加小说的幽默感。

况且用了“太虚”、“茫茫”、“渺渺”字样,就明明告诉读者这是凭空虚拟的“假语村言”。

但是这种虚拟有它的根据,就是佛道两教都对社会人生抱着虚无否定的态度,认为世人对物质、精神生活的追求,以及由此导致的扰攘纷争,全是虚幻无意义的,只有清净无为,靠精神力量去寻求精神的解脱——成仙成佛,才是有意义的。

这副对联就反映了这种崇尚虚无的理论。

佛家的观点认为,世上万事万物,就其现象说似乎是真,是有;就其本质说是假,是无。

前者是世俗人的看法,所以称为“俗谛”;后者才是真理,所以称为“真话”。

这副对联就是本着这种唯心的理论来嘲笑世俗人的。

它隐含的意思是:社会上的人们慕富厌贫,为名为利,劳力劳心,强争苦夺,就是把假的误认为是真的,把真的反而当成了假的;把虚无误认为是实有,把实有反而当成虚无。

曹雪芹要批判否定他所厌恶的那个社会现实,不可能有更先进的理论,而佛道两家也是否定现实社会的,就自然成了曹雪芹现成的理论武器。

须要辨明的是,作者并不是要通过其著作来宣扬宗教教义,而是根据他的需要把某些宗教观念拿来为我所用。

曹雪芹是极其热爱生活、热爱人生的,否则他就不会竭一腔心血来写这样一部五彩摈纷的《红楼梦》了。

我们读《红楼梦》,主要应该看作者所描绘的那个广阔的社会生活画面和众多的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给我们的启示,而对带有虚无色彩的说教,则要在分析的基础上得出清楚的认识。

中秋对月有怀 未卜三生愿,频添一段愁; 闷来时敛额,行去几回头。

自顾风前影,谁堪月下俦? 蟾光如有意,先上玉人楼。

【赏析】 这首诗出现在第一回中。

甄士隐家隔壁的葫芦庙里寄居着一个贫困落魄的书生贾雨村。

此人相貌魁伟,气度不凡,很得甄士隐的赏识。

一日在甄家书房里,偶然瞥见甄家的丫鬃娇杏在院内掐花。

这个娇杏因家主人常提起贾雨村,就回头多看了他两眼,贾雨村便以为娇...

红楼梦作者相关资料

曹雪芹简介《红楼梦》作者曹雪芹,名沾,字梦阮,号雪芹,又号芹溪、芹圃。

祖籍辽宁辽阳(一说河北丰润),祖先原为汉人,后为满洲正白旗“包衣人”(“包衣”系满语音译,意思是家奴)。

曹雪芹上祖曹振彦,原是明代驻守辽东的下级军官,大约于天命六年后进攻下辽阳时归附的。

曹振彦在明金战争以及入关后平姜壤之叛的战争中立过功,历任山西吉州知州、浙江盐法道等官职。

曹家的发迹,实是从曹振彦开始的。

曹振彦之媳,曹雪芹的曾祖父曹玺之妻孙氏,当了康熙皇帝的保姆。

康熙二年,曹玺担任江宁织造之职,前后共21年,最后病故在江宁织造任上。

曹玺死后,康熙命其子曹寅任苏州织造,后有继任江宁织造、两淮巡盐御史等职。

曹寅和康熙自幼便有深厚的友谊,康熙五岁受书时,曹寅就是伴读,后曹寅又选授銮仪卫事,侍康熙左右,两人的关系更加密切了。

曹寅一代是曹家的鼎盛时期,曹寅的两个女儿,都被选作王妃。

康熙六次南巡,有五次都以曹家的江宁织造署为行宫,后四次是在曹寅任职期间内,可见当时曹家的显赫以及和康熙帝关系之亲密。

曹寅是当时的名士,能诗善文,兼擅词曲,又是个有名的藏书家,曾主持《全唐诗》和《佩文韵府》的刊刻。

这样的家庭传统对培养曹雪芹的文艺才能起了良好作用。

曹寅死后,康熙命他儿子曹颙继任江宁织造。

曹颙上任后三年后病故。

康熙有特命曹寅胞弟曹荃之子曹頫过继曹寅并继任织造之职,曹家祖孙三代四人担任江宁织造之职共60余年。

雍正上台后,先从曹頫舅舅李煦开刀,抄了他的家,接着又发落到黑龙江最荒远苦寒之地,冻饿折磨致死。

雍正五年,曹頫因“骚扰驿站”被捕,复以“行为不端,织造款项亏空甚多”,以及“将家中财物暗移他处,企图隐蔽”被革职抄家。

曹頫入狱,并被“枷号”,曹家遂移居北京。

据史料记载,曹家半在京曾居住“蒜市口十七间半”房屋。

曹雪芹一说是曹颙的遗腹子,另有一说是曹頫的儿子。

曹雪芹生于康熙五十四年已未(1715年),另说是生于雍正二年(1724年)。

出生在南京,曹雪芹在全家被抄后,迁回北京时年纪尚幼,按生于已未说是13岁。

曹家回北京后的具体情况,文献绝少记载,不过曹家自抄家后,家道急剧败落确是千真万确的。

到了乾隆初年,曹家似乎又遭另一次更大祸变,从此就一败涂地了。

曹雪芹一生正好经历的曹家盛极而衰的过程。

13岁前曾经在南京过了一段“锦衣纨绔”、“饫甘餍肥”的生活,13岁迁居北京以后,据红学家考证,初在宗学工作了工作了一个时期,这时他结识了敦敏敦城兄弟。

乾隆十五年左右迁居北京西郊黄叶村(现为曹雪芹纪念馆),“蓬牖茅椽、绳床瓦灶”,“举家食粥酒常赊”,贫病无医,又加上幼子夭折,生活更加悲凉。

他由贵族上层一下跌入社会底层的巨大变化中,饱尝了世态炎凉。

生活上的困顿并没有消磨曹雪芹的志气,相反更促使他嗜酒狂狷,对现实表现出傲岸不屈的态度。

曹雪芹最大的贡献就是他的传世名著《红楼梦》,这本书创作过程十分艰苦。

在小说第一回里说:“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批阅十载,增减五次”,真是“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可惜没有完成稿,就因幼子夭折,感伤成疾,就在贫病交迫中搁笔长逝了。

曹雪芹逝世年份在乾隆二十七年壬午除夕(1763年);另有一说认为他死于乾隆二十八年癸未除夕(1764年),还有一说认为他死于乾隆二十九年甲申岁首(1764年初春)。

曹雪芹死后,只留下“琴剑在壁”、“新妇飘零”,几个好友草草埋葬了这位伟大的作家。

曹雪芹《红楼梦》的未完成稿题名《石头记》,基本定稿只有八十回。

八十回后一些稿子,不及整理便已“迷失”。

这八十回开始在为数很少的朋友中传阅,凡三十年之久。

到了乾隆五十六年(1791),程伟元、高鹗第一次以活字版排印出版,已是一百二十回,书名亦由《石头记》改为《红楼梦》。

后四十回一般认为是高鹗续成的。

高鹗根据《石头记》线索,把宝、黛爱情写成悲剧结局,使小说成了一部结构完整、故事首尾齐全的文学巨著,从此在社会上产生了巨大影响。

在续作里,有的篇章和段落写得很精彩生动,如黛玉之死。

但就总的思想艺术来说,和原著还有相当的距离。

有些人物性格走了样,有些情节的处理显然背离了原著精神,如贾府复兴、兰桂齐芳的描写等。

曹雪芹“身胖,头广而色黑”。

他性格傲岸,愤世嫉俗,豪放不羁。

嗜酒,才气纵横,善谈吐。

曹雪芹是一位诗人。

他的诗,立意新奇,风格近于唐代诗人李贺。

他的友人敦诚曾称赞说:“爱君诗笔有奇气,直追昌谷破篱樊。

”又说:“知君诗胆昔如铁,堪与刀颖交寒光。

”但他的诗仅存题敦诚《琵琶行传奇》两句:“白傅诗灵应喜甚,定教蛮素鬼排场。

”曹雪芹又是一位画家,喜绘突兀奇峭的石头。

敦敏《题芹圃画石》说:“傲骨如君世已奇,嶙峋更见此支离。

醉余奋扫如椽笔。

写出胸中块磊时。

”可见他画石头时寄托了胸中郁积着的不平之气。

曹雪芹的最大的贡献还在于小说的创作。

他的小说《红楼梦》内容丰富,思想深刻,艺术精湛,把中国古典小说创作推向最高峰,在文学发展史上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

曹雪芹的《红...

赵丽颖新红楼梦演谁

演的是刑岫烟,《红楼梦》中刑岫烟只是一个轻描淡写的人物角色,她出身寒门,身份卑微,无论是家室还是容貌、才华都没有吸引人眼球的地方。

但是,因为她是邢夫人的侄女,后来投奔邢夫人,所以作者对她略为着墨几笔。

在2010版的《新红楼梦》中赵丽颖饰演幼年的刑岫烟。

...

《红楼梦》有几个版本?

版本 《红楼梦》的版本,可分为两个系统:一是仅流传八十回的脂评抄本系统;一是经程伟元、高鹗整理补缀的一百二十回印本系统。

脂评系统的本子,现存十个版本,其祖本都是曹雪芹生前传抄出来的,所以在不同程度上保存了原著的本来面貌;程高系统的本子,基本上只有两种:程甲本和程乙本,它们前八十回依据的也是脂评系统的本子,但已经过了整理者较多的改动,程乙本改动尤甚。

甲戌本: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存1—8,13—16,25—28,共16回,分装为4册,4回一册。

第一回有其它各本没有的一句话:至脂砚斋甲戌抄阅再评仍用石头记。

故得名。

甲戌,1754年。

此本有一千多条批语,被称为“脂批”。

己卯本: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存1回—20回,31回—40回,55回(后半),56,57,58,59回(前半),61—63,65,66,68回—70回。

在31回—40回这一册的目录页上,有“己卯冬月定本”六个字,故称己卯本。

己卯,1759年。

庚辰本:名“脂砚斋重评石头记”。

存78回,1—80,缺64,67回。

装成8册。

10回一册。

后四册目录页有“庚辰秋月定本”字样,故名。

庚辰,1760年。

蒙府本:名石头记,发现于清代一蒙古王府,故名。

120回。

戚本(石印本,上海本,南京本):名石头记,有戚蓼生序,故名。

80回。

杨本:又称梦稿本、杨藏本、全抄本。

因系杨继振原藏,故名。

题“兰墅太史手定红楼梦稿”。

舒序本:又称己酉本、脂舒本,题“红楼梦”。

存1-40回。

有舒元炜1789年(己酉)序,故名。

俄藏本:现存俄罗斯彼得堡东方研究所。

存78回,缺5,6回。

没有总书名。

除少数几回名红楼梦外,各回皆名石头记。

不只一处,它本文字皆误,而此本正确。

最好一例是黛玉眉目的第二句,此本为:一双似泣非泣含露目。

与第一句“两弯似蹙非蹙罥烟眉”可谓绝佳之对。

它本皆逊色多了。

此句当为雪芹原笔。

已有影印本。

甲辰本又称梦觉本、梦序本、脂梦本,题“红楼梦”。

有梦觉主人序。

80回。

郑藏本:存23,24回。

曾为郑振铎收藏,故名。

以上个本又称脂本,以有脂砚斋评语故. 这些抄本现在都出版了影印本(上海本南京本除外)。

后来,有了活字印刷本: 程甲本(1791):程伟元、高鹗于1791年出版的活字印刷本,120回。

程乙本(1792):程伟元、高鹗于1792年出版的活字印刷本,120回。

对程甲本作了不少修改。

诸本关系 这些本子的关系,是一个有趣的研究课题。

有一位论者认为,这些本子都出自曹雪芹的同一个传世稿本。

诸本间的差异,是在传抄中形成的,雪芹并没有多个稿本传世。

他以共同异文版本群统计表加上其它一些论据,论证了诸抄本都是配抄本(包括己卯本和庚辰本),因而,版本关系的研究不能以“本”为单位,应当以“回”为单位。

有时,还要深入到一回的内部。

程伟元和高鹗于乾隆帝五十六年(1791年)整理出版120回木活字本《红楼梦》,为 “程甲本”、“程甲本”。

前80回的底本也是一个“脂本”,但删去了几乎全部批语。

其后40回一般认为是程伟元和高鹗所续,但也有人认为续书者另有其人,程高只是整理者。

自此时起至清末,“程甲本”被大量翻印出版,成为当时流传最广的版本。

程伟元和高鹗于次年(1792年)又出版了“程乙本”。

“程乙本”是在“程甲本”的基础上修订的,对前80回作了大量的篡改。

此本在清代影响不大,至民国方由胡适提倡而成其后数十年主流,至今台湾出版的《红楼梦》仍以此本为主。

后40回续书 红楼梦原稿80回后散失。

有人认为,程乙本后40回由程伟元委托高鹗续写。

也有人认为,后40回乃他人所作,高鹗只是整理人。

普遍的看法是续书在文学价值上与曹雪芹的前八十回相去甚远,在立旨上也与曹雪芹大相径庭,但是大体上保存了原作的故事结构,对于红楼梦的广泛流传有很大功劳。

目前对后四十回续作有一种看法: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曹雪芹已经在逝世前基本完成了《红楼梦》的书稿,故有“披阅十载,增删五次”、“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之语。

这种看法认为,之所以有后四十回的续作,乃是一个政治行为。

据考证,曹家与当时中国的皇族关系密切。

《红楼梦》一书的历史、政治语境,乃是当时一场有名的政治风波“弘皙逆案”。

又综合红学界已经基本达成的一项共识——《红楼梦》是一部(半)自叙性质的小说,由此可以推断,在曹雪芹已基本完成的原稿中,有着大量反映那场皇族内部政治斗争的蛛丝马迹。

加之《红楼梦》中透露出大量的与当时官方所持的封建道德伦理相悖的思想(萌芽),因而受到官府的干预。

后四十回原稿的散轶与续作的出现,很可能是官府干预的结果。

此外,从前八十回的文本中,尤其是从脂批批文、不同版本间的对比上看,再综合史实研究,后四十回原稿的大体情节可以推断出来。

目前中国大陆学者刘心武便做过此种尝试,然而学界对此分歧颇大。

红楼梦隐喻,透彻一点,太简单的可以不说了

《红楼梦》中的人名、地名、物名皆有隐喻红楼梦》中的人名、地名、物名皆有隐喻 《红楼梦》中的人名、地名、物名皆有隐喻,遂依据《脂砚斋重评石头记》,将书中的隐喻粗略收拾了一下,与爱好《红楼梦》的朋友共享!如有不批准见,欢迎评点,借黛玉的话:讨论方有上进! 1、大荒山无稽崖:荒谬无稽。

地名,女娲补天的处所。

2、青埂峰:情根。

地名,石头未能补天,落堕“情根”。

3、十里街:势利。

4、仁清巷:人情。

5、葫芦庙:糊涂。

十里街、仁清巷、葫芦庙:此处为甄士隐居所。

6、姓甄、名费、字士隐:姓真、名废、字事隐。

甄士隐即真事隐。

7、封氏:风,因风气(其父:封肃)来。

甄士隐嫡妻“情性贤淑,深明礼义”,此八字实写日后香菱。

8、英莲:应怜。

9、绛珠草:绛:红;珠:泪。

绛珠二字“血泪”也。

黛玉前身为木,宝玉前身为石,即“木石姻缘”。

10、姓贾、名化、字时飞、别名雨村:姓假、名话、字实非、别名语村。

以村言粗语,演出一段谎话。

11、湖州:胡诌。

贾雨村诞生地。

12、严老爷:严即炎也,炎即来,火将至。

不久因葫芦庙失火,整条街烧个精光。

13、封肃,本贯大如州人氏:风气,大概如此之风俗。

甄士隐携妻投靠岳丈,然岳丈见女婿如此狼狈而来,心中便有些不乐。

所以大概之人情如是,风气如是也。

“富在深山有远亲,贫在闹市无人识”自古风俗皆如此。

14、娇杏:侥幸。

甄家娘子丫环,因雨村偶然一顾,纳进府中作二房,只一年,便生一子;又半载,雨村嫡妻忽染疾来世,娇杏扶册作正室夫人了。

娇杏“命运两济”,英莲“有命无运”。

莲:主也。

杏:仆也。

今莲反无运,而杏则两全,可知众人原在运数,不在眼下之高下也,正所谓世事难料。

15、林如海:学海、文林。

黛玉之父,“学海、文林”实暗写黛玉才干。

16、贾演、贾源:演员?贾演:宁国公,贾源:荣国公。

人生如戏皆演员? 或可否懂得为:演戏的源头?宝玉投胎人世,宁荣二国公为其先祖,人世间的悲难离合就从这里开端了。

17、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原应叹息!唉! 18、张如圭:如鬼如蜮,非君子正言。

此人乃雨村当日同寅一案参革的,鬼蜮:阴险的人。

21、抱琴、司棋、侍书、进画:琴棋字画。

四人乃贾府四小姐的贴身丫环,可指四人专长。

22、雪雁:雪中孤雁,实指黛玉。

23、紫鹃:紫鹃二字,甚美而甚悲,“洒上空枝见血痕”,杜鹃啼血,皆指黛玉“情深不寿”。

24、李守中:李纨之父。

人能“以理自守,安得为情所陷?” 25、冯渊:逢冤。

一眼看上英莲,偏偏又遇上薛蟠,遭一顿痛打,一命呜呼,真真是“冤孽相逢”。

26、香菱:“相怜”之意。

改名之英莲也。

27、千红一窟:千红一哭。

宝玉在警幻地方品茶名。

28、万艳同杯:万艳同悲。

宝玉在警幻地方饮酒名。

整部红楼梦,将那么美的人、物、事展示在阅者眼前,然后逐一摧毁,阅者只读眼睁睁看着毁灭,毫无措施,怎不叫人一哭同悲! 29、秦业:情孽。

情因孽而生。

30、秦可卿:情可轻。

31、秦钟:情种。

32、于老爷:愚。

尚僧尼者,悉“愚”人也。

33、余信:愚性。

此人专管各庙月例银子。

34、焦大:实“大焦”也。

贾府老仆,看着这一帮不肖子孙,能不大焦吗? 35、詹光、单聘仁:沾光、善骗人。

此二人乃门下清客,沾沾光,擅长骗人罢了,一笑。

36、吴新登:无星戥。

银库房的总领。

37、戴良:大批。

仓上的头目。

管银的“无星戥”,负责仓库的“大批”,呵呵,晕了。

38、钱华:钱开花。

负责买办的。

39、枫露茶:逢怒茶。

此茶被李嬷嬷喝了,成果茜雪遭撵。

40、樯木:樯者,船具也。

所谓“人生若泛船”而己。

此木乃可卿棺木。

41、铁网山:樯木出处,所谓“迷津易堕,尘网难逃。

” 42、坠儿:赘儿。

人生天地间,已是赘疣,况又生出很多冤情孽债。

坠儿乃宝玉身边的小丫头,后因偷平儿虾须镯被晴雯逐出怡红院。

43、乌进孝:勿进孝?凭什么孝敬这帮不肖子孙?

红楼梦中的赏析

如果有用望采纳,谢谢黛玉入府——《红楼梦》第三回精彩片段赏析【赏析】林黛玉进贾府,是古今中外小说中写人物出场的经典段落,也是众多红迷们百说不厌的话题。

黛玉进贾府,不亚于秀才们赶考,因为她面对的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有各种各样的考验在等着她。

可以说,她进府就先上了人生重要的一课。

这一课,既教给她认识了外祖母家的人都是些什么样的人,又教给她知道贾府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怎样的,更重要的,是教给她如何在贾府这样的大家庭里为人处事。

上面两段文字,写的是“贾母命两个老嬷嬷带了黛玉去见两个母舅”的过程。

粗看时,读者会感到邢夫人、王夫人两位舅母对待林黛玉都还算热情,但细一看,却发现她们的热情后边,似乎有意无意地分别给外甥女儿出了一道难题。

先看邢夫人是如何接待黛玉的。

贾母安排两位嬷嬷带林黛玉去拜见两个母舅。

邢夫人表示,她可以亲自带了去。

到了家里,派人请贾赦。

贾赦没来,叫人传了一番安慰林黛玉的话。

林黛玉“忙站起身来一一听了。

”说明她对大舅舅非常恭敬,也说明她十分懂事。

接着邢夫人“苦留”林黛玉吃饭。

邢夫人留黛玉吃饭,有这样的表示也是人之常情,但没必要“苦留”,因为贾母要黛玉去看的是“两个母舅”,而不只是“大舅”,还有“二舅”再等着黛玉去看呢!于是心明如镜的黛玉笑着回答:“还要过去拜见二舅舅,恐迟去不恭。

”在这里,作者通过邢夫人苦留黛玉吃饭,活画出一个顾前不顾后、心里没数的人,难道她不知道林黛玉还得去看贾政?难道她想不到林黛玉初来乍到,应该先跟贾母一起吃第一顿饭?对此,一些前辈的点评家曾说邢夫人“留得突兀”,“没分晓”。

假设黛玉真留在大舅家里吃饭,而不是遵贾母之命接着去看二舅,还能说她是懂事的孩子吗?再看王夫人是如何招呼黛玉的。

黛玉到了王夫人正房,看到正面炕上横设一张炕桌,上面堆着书籍茶具,靠东壁面西,设着半旧的青缎靠背引枕。

王夫人却坐在西边下首。

王夫人见黛玉来了,便往东让。

黛玉心中料定这是贾政之位,因见挨炕一溜三张椅子上,也搭着半旧的弹花椅袱,黛玉便向椅子上坐了。

王夫人再三让她上炕,她方挨着王夫人坐了。

这种场面粗看似乎很寻常,仔细一琢磨,便会发现很不寻常。

炕桌上堆着书籍,上座空着,当然是贾政经常坐的位子。

王夫人为什么让林黛玉坐到舅舅的位子上呢?难道王夫人不明白,一个作为晚辈的亲戚家姑娘,突兀地坐在贾政的位子上,如同开大会时一个普通与会者突兀地坐在了主席台正中,是非常荒唐的事情吗?她到底是特别爱怜黛玉呢,还是想试探一下她到底懂事不懂事?多亏这是聪明而又懂事的林黛玉,她判断出王夫人让自己坐的是上座,因而她才不往陷阱里跳呢,而是主动坐到看来是给孩子们准备的椅子上。

王夫人再三让她上炕,她才挨着王夫人坐了。

坐到王夫人身边,既不越规,又显得亲切。

两位母舅,到底为什么要如此给黛玉出难题呢?是在潜意识中,跟当年自己不得不仰视的小姑子(即黛玉母亲贾敏)较劲吗?是要让黛玉故意出丑给大家留下笑柄吗?或者是为了有意考察一下外甥女到底懂不懂规矩呢?看来,黛玉进贾府,不“步步留心,时时在意”还真不行。

不过,无论两位舅母是否有意给外甥女设局,但读者看到的是,毕竟冰雪聪明的林黛玉赶考还是及格了。

凤姐逞才 【赏析】宁国府的贾蓉媳妇秦可卿去世了,贾珍想把丧事办得轰轰烈烈、体面奢华,偏偏尤氏撂挑子,而自己又顾不过来,便想请荣国府大管家王熙凤来协理。

而要想请得王熙凤协理,需要王夫人点头同意,于是贾珍拄着拐棍儿去求王夫人。

王熙凤在荣国府日常琐细的家务中,埋头苦干,虽然彰显出她的能力,却没能获得显赫的名声,现在一听到贾珍的请求,巴不得利用这个机会大干一场,好显示一下自己的才干。

但王夫人却一开始不同意,说王熙凤“小孩子家”,没办过丧事,料理不清会惹人耻笑。

贾珍苦苦哀求,终于让王夫人有点心动,王熙凤便乘机请求说:“大哥哥说得这么恳切,太太就依了吧。

”按说这时的凤姐应该假作推托,但她料定一旁的婆婆邢夫人,是素来暗里讨厌她“能不够”的,因而如何能推她一把呢!只好自己迫不及待地跳出来了。

假设王熙凤来句“我可干不了!”之类的客气话,也许王夫人就完全回绝贾珍了。

王熙凤可不是固守那些妇德妇言妇工陋俗的人,她擅长放灵眼看到机会,该出手就出手!协理宁国府是她展示才能、邀买人心的最好的机会,她岂能轻易放过这样的机会呢!但当王夫人默认了她的请求之后,她表现得却又是那么谦逊得体。

一是王夫人悄悄问她行不行时,她回答:外边有大哥哥料理,我不过在里边照管一下,有不明白的事问太太就是了,显得她很收敛。

但是此后的实际情况呢,读者没有看到王熙凤在任何事情上请示过贾珍,也没有请示过王夫人。

二是当贾珍要把宁国府对牌交给王熙凤,而且说“妹妹爱怎样就怎样”时,王熙凤故意不接对牌,只看着王夫人,显然意思是要王夫人公开下令,她好名正言顺地接手。

更妙的是,对牌最终也不是王熙凤从贾珍手里接过来,而是贾宝玉从贾珍手里接过来,强递到王熙凤手...

转载请注明出处红楼梦世界 » 17年有什么美国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