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周瑞家和冷子兴是什么关系?

1、《红楼梦》中的人物周瑞,是王夫人带进贾府的陪房,在贾府当差,是仆人身份。 冷子兴是周瑞的女婿,本身是都城中的一个古董商,和贾雨村是好友。他和贾府没有主仆附属关系。

2、见红楼梦第七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 宴宁府宝玉会秦钟”有一段提到冷子兴:

《周瑞家的)女儿笑道:“你老人家倒会猜.实对你老人家说,你女婿前儿因多吃了两杯酒,和人分争,不知怎的被人放了一把邪火,说他来历不明,告到衙门里,要递解还乡。所以我来和你老人家商议商议,这个情分,求那一个可了事呢?"周瑞家的听了道:“我就知道呢.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此时太太二奶奶都不得闲儿,你回去等我。这有什么,忙的如此。”

……原来这周瑞的女婿,便是雨村的好友冷子兴,近因卖古董和人打官司,故教女人来讨情分。周瑞家的仗着主子的势利,把这些事也不放在心上,晚间只求求凤姐儿便完了。”

3、冷子兴,在红楼梦第二回就出现过。通过他的口,向贾雨村介绍了宁荣二府的主要家庭成员的情况,点明了贾府现时萧条的光景和面临的危机,透露出这样一个钟鸣鼎食之家,如今的儿孙竟一代不如一代了。

红楼梦中冷子兴是谁

冷子兴是《红楼梦》中的人物,在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中出现。

他是周瑞的女婿,都城中的古董商,和贾雨村是好朋友(《红楼梦》原文:此人是都中在古董行中贸易的号冷子兴者,旧日在都相识)。

他和林黛玉没有什么关系,但在《红楼梦》这部书中起着重要的串接作用:他对贾雨村介绍荣国府,使贾家众人在他口中整体亮相,算是对荣国府的远观,下一会林黛玉进贾府,则又通过林黛玉的眼睛给读者提供了一次近观荣国府的机会。

<红楼梦>里周瑞家和冷子兴是什么关系?

红楼梦周瑞家的女婿

解答:冷子兴简介:冷子兴,中国古典长篇小说《红楼梦》中的人物,周瑞的女婿,都城中的古董商,和贾雨村是好朋友。

在第二回“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中对贾雨村较为详细地介绍了荣国府,从而使得贾家的主要人物从他口中依次亮相。

他的名字“冷子兴” 也寓意“冷眼观子兴”,即以客观的态度演说荣国府。

【希望我的回答对您有所帮助!】

红楼梦开篇冷子兴的判词。

诗云:甲夹:只此一诗便妙极!此等才情,自是雪芹平生所长,余自谓评书非关评诗也。

一局输赢料不真,香销茶尽尚逡巡。

欲知目下兴衰兆,须问旁观冷眼人。

甲眉:故用冷子兴演说。

此诗以下棋来做比喻。

“一局输赢”云云,让读者看到每一个封建官僚地主大家族的兴衰,都是与它作为靠山的某派政治势力或某个政治集团在封建阶级内部斗争中的胜败直接联系着的。

“香销茶尽”是说历时已久,棋盘上已是残局,喻历时百年的大家已到末世。

“逡巡”指徘徊不进,“料不真”、“尚逡巡”,即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从外面的架子看来“哪像个衰败之家”。

末句即俗语说的“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也可见作者拟“冷子兴”之名和他演说荣国府的用意。

红楼梦中刘姥姥的真名是什么?

红楼梦中没有提到刘姥姥的真名,只因她嫁于刘家,所以才会叫刘姥姥,她是板儿的母亲刘氏的继母。

又称母蝗虫。

刘姥姥,是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中人物,一位来自乡下贫农家庭的饱经风霜的老婆婆,凤姐女儿巧姐的命运与她密切相关,巧姐判词和《留余庆》曲中均提及刘姥姥。

她们家祖上曾与四大家族之王家同姓连宗,因此书中写她进荣国府求见王夫人打秋风。

刘姥姥善良淳朴,聪明能干,重情重义,而且有那种坚韧不拔的毅力,在这个老婆婆身上体现了中华民族传统美德,深受广大读者喜爱。

刘姥姥见证了贾府兴衰荣辱的全过程:一进荣国府,刘姥姥小心谨慎,打通关节,与贾府建立关系;二进荣国府,刘姥姥凭着她的智慧、幽默,本色演出,带来欢声笑语无限;三进荣国府,刘姥姥挺身而出,侠肝义胆,成为《红楼梦》里重要的收场人物。

刘姥姥在回目上出现了四次:第6回刘姥姥一进荣国府、39回刘姥姥是信口开河、41回刘姥姥醉卧怡红院、113回忏宿冤凤姐托村妪。

从篇幅上看,第6回、40回、41回三大整回,以及39回后半回、42回前半回、113回前半回、119回后半回,都是浓墨重彩的刘姥姥正传。

请教:〈红楼梦〉中冷子兴的名字有何含义?

冷子兴名字的含义是指用冷眼看待世事兴亡兴衰,或者是指荣国府的兴衰。

冷子兴在《红楼梦》第二回里就出场了。

可以说他是《红楼梦》里一个很重要的人物。

他是周瑞的女婿,都城中的古董商,和贾雨村是好朋友。

正是他给贾雨村介绍荣国府的。

因为荣宁二府人口众多,想要对其中人物一一介绍,难免有些为难,让你以有此一章”冷子兴演说荣国府”,借王夫人陪房周瑞家的之女婿冷子兴之口将荣宁二府的重要人物讲述出来。

而其名字其实也正预示着荣宁两府的兴衰过程。

可以说他是一个“引子”。

...

红楼梦中贾雨村、贾家与王家分别是什么关系?能否给个详细的说明?...

写小说,在有了内容之后,下笔之前,得先布局。

象画画,先勾个底子,象造房子,先打个蓝图,这时候,首先面临的就是人物的安排问题。

比如,把哪些人物摆在主要的、中心的地位,把哪些人物摆在次要的、从属的地位,怎样裁度增减去留、调配先后重轻,使能鲜明而又深厚地显示内在的特征和意义,从而充分地有力地并且引人入胜地表达出内容思想来:凡是这些,都应该按照题材和主题的具体情况,从全局着眼,作一番精打细算。

人物安排得不对,尽有高明的意思,等到表达出来,会走了样子,或违背了本意,人物安排得不好,尽有高明的描写本领,写了出来,动人的力量会受到削弱,甚至可以弄巧成拙,收得相反的效果。

所以这是有关作品思想性和艺术性的重要问题----它是个艺术技巧问题,可又跟作者的思想观点,跟作者对于生活的体验和认识能力紧密地连结着。

关于人物的安排,我想不会有什么一定的标准。

看许多大作家的著名作品,事实上也是各有手段,各有匠心。

据我的体会,《红楼梦》里安排人物,非常讲究。

但是作品人物太多,内容太复杂,一时说不尽,说不清,也难说得没有错误。

下面主要只举几个外围陪衬人物的例子,约略谈点苗头,希望引起读者的兴趣,慢慢求得比较确当的理解。

曹雪芹对于他要写的关于贾宝玉和林黛玉、薛宝钗的恋爱与婚姻的悲剧,我以为他是这样认识的:即这个恋爱婚姻的悲剧,一方面植根在当事人的思想性格里面,一方面植根在那个步步趋向崩溃的生活环境里面,这环境非常广阔,以一家为主,延及整个统治阶级社会。

同时,当事人的思想性格也是在这个社会生活环境和各人具体的境遇教养里面形成的。

作者就要写出这个悲剧发生和发展的复杂细致的现实内容,要写出造成这个悲剧的全面的深刻的社会根源。

因此,《红楼梦》里把贾宝玉和林黛玉,薛宝钗安排做全书的中心人物;围绕着这三个中心人物,安排了为数可惊----男女各有二百多个的有关人物,以展示那极其广阔的生活环境,从多方面具有重大意义的矛盾斗争里,从无比地错综着的人与人的关系上,来充分地描写人物性格和悲剧事件。

对贾、林、薛这三个中心人物,作者不是平列地安排的。

象我们所知道的,贾宝玉当然是三个中心人物里面的主要人物。

因为书里要写的正是他和林的恋爱悲剧,正是他和薛的婚姻悲剧:林和薛都是拿他做中心的。

因此,书里其他的众多人物,虽然也构成林和薛的生活环境,它主要还是围绕着贾宝王,拿贾宝玉做中心而展开的。

林和薛两人,也不是摆在完全对等的地位。

书里的描写,是侧重林,即侧重贾的恋爱问题,而把跟薛的关系摆在略次的地位。

这不止因为贾和林生活上亲密些,还因为,书里—面批判、揭露封建统治势力,一面歌颂被压迫摧残的新生事物,作者掌握两相对立的矛盾有分明的爱憎和倾向,觉得侧重描写正面,更有重要的意义,同时这对于抨击反面也更显得有力。

在对环境里全部人物的安排上,这一精神也是一贯的、相通的。

这就使作品的主题显出更多的积极意义和更大的激动人心的力量。

书里的描写,是先把有关全部主题思想的问题略作布置以后,先把主人公贾宝玉的家庭作了大概的介绍以后,接着就在第三回写林黛玉进京到贾家;作者有心安排在两个悲剧主人公见面的场合,写贾宝玉的出场,而不肯在林进贾府的以前,单独地描写主人公的出面和活动。

不仅这样,而且紧跟着就在第四回写薛家进京,把悲剧事件的另一中心人物薛宝钗也送进了贾府,尽快地让当事的三个人聚集到一处去。

这就为书里中心事件的展开作好了准备,也就是安排着要把三个人的恋爱婚姻的纠葛同时在读者面前端出来。

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探宝钗黛玉半含酸》(“脂本”回目)正是这样写的。

而不肯把悲剧的开端,零星断续地分散开来写。

以上说的这种安排,使得场面非常集中,使得描写非常精彩,使得主题非常显豁,使得结构非常紧凑。

这实在是很高明、很漂亮的。

但是书里一开始并不是写贾、林、薛,三个中心人物,而是写的甄士隐和贾雨村。

我们知道,开篇象什么“遗石”,“还泪”的那些神话,都是为了说明贾宝玉、林黛玉的性格和关系的“前因”而写的。

从神话写到现实,就安排了甄士隐,让他联系那个超现实的世界和现实世界。

同时又写了贾雨村,让他一头连系甄士隐,一头分别连系贾、林、薛三个方面。

所以,甄士隐和贾雨村在开头是笼罩全书的主题思想,为准备开展悲剧故事而安排的两个人物。

先说贾雨村。

作者安排他,有许多的用处,有多方面的意义,以后还要谈到,但在开头,除了连系甄士隐而外,重要的一点,是为了布置贾、林、薛三个中心人物的会合。

这个穷书生原住在葫芦庙里,受了甄士隐的帮助,进京考上进士,升了县官。

不上一年,却被革职。

由此作了巡盐御史林如海家里的西席,这时恰好接到起复旧员的消息。

林如海荐他找贾政谋官,同时让他带女儿林黛玉到外婆家去。

这样,贾、林两个人就见面了。

紧接着,写贾雨村因为贾政的帮助,题奏复职,选授了金陵应天府。

一到任,就审理薛蟠为了买丫头,倚财仗势打死人命的案子,于是薛家进京,薛宝钗...

红楼梦里最有钱的人是谁

明写的就有两家奴才很有钱. 第一家是赖大家的,家里的园子有大观园大小的约1/3,并且可以给孙子捐官.捐的还很可能是州官. 第二家是冷子兴.我有点搞不清他算不算奴才,他是周瑞的女婿.有两个地方证明他有钱.第一是贾雨村遇到他的时候说他是开古董行的,最是有大作为的.第二是关于他买地的事情,是托了刘姥姥女婿帮忙的.能买地比较有钱的,而且当时刘姥姥女婿还局着官.

《红楼梦》中的妙玉自称槛外人,到底什么意思啊?

“槛”指的就是“门槛”,在书中说得是后门贵族家的门槛。

妙玉自称“槛外人”是把自己和侯门贵族们区分开。

参加下: “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

一个十八岁的少女,独以这两句为“汉晋五代、唐宋以来的诗”之首。

又自称其为“槛外之人”,“畸人”,让读者未见其人,先感孤僻,透过那青灯古殿上的烟雾,似乎能看见一个虔诚的佛门弟子在正襟打坐。

作为金陵十二正钗之一的妙玉,其出身是通过林之孝家的邢岫烟之口述的。

贾府为迎元春省亲,特“采访聘买得十二小尼,外有一个带发修行的,祖上也是仕宦人家,自小多病,买了许多替身皆不中用,到底姑娘亲自入了空门方才好了……法名妙玉。

“不合时宜”、“权势不容”。

由此看来,妙玉是“自小多病”不得已而入了空门。

于自已,她充其量是封建礼教的牺牲品;于贾府,则是为了给那温柔宝贵的大观园再添一重风景而摆在木龙翠庵上的一尊雕像。

无论那儿,她都豪无个人选择而言。

这对于“气质美如兰,才华阜比仙”的妙玉不得不说是悲哀。

她的一切都须得染上一层佛门色彩。

说白了,她是一个带着枷锁来到世间的生命。

在十年苦修青灯相伴的背后,妙玉落得“天生孤僻人皆罕”,佛门束缚了她年轻的心,但也给予了她保护。

假如她果真一心向佛,她固然也会像宝钗那样得到认可 ,然曹老惊人之处就在于他从不允许有任何两个完全相似的形象,既使“晴有林风,袭乃钗副”,但这四个人(黛玉、宝钗、晴雯、袭人)也写得各有千秋,何况妙玉,宝钗的生平又迥乎不同,所以作者常在“薄命司”上一笔注定她“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把一个佛门弟子的命运转向红尘。

妙玉之谜 妙玉在太虚幻境“薄命司”的《金陵十二钗正册》中,居第六位(第五页);在《红楼梦十二支曲》中,关于她命运暗示的“世难容”一曲,亦安排在涉及黛玉、宝钗、元春、探春、湘云的曲后,仍是第六位,这是很费解的。

金陵十二钗中,只有她一人不属于贾、史、王、薛四大家族,既非其血统,亦非李纨、秦可卿那种嫁到其中的女子,可是她却不仅名列于基本上由四大家族女性垄断的名册中,并且还排名居中,大有云断高岭之势,这实在值得探究。

所谓《金陵十二钗正册》以及《红楼梦十二支曲》中的女性排名,并不以辈分长幼为序,更不是先贾氏成员再及其他,而完全是以该女性在《红楼梦》全书中的重要性来排座次的。

所以黛玉、宝钗稳居一、二(她们在册中合为一画一诗,在曲中亦合二为一);元春因是关系四大家族,特别是贾氏荣辱沉浮的首要角色,故排第三;紧接着的是探春,她虽比迎春小,且是庶出,但作者极为看重她,该女子是在家族危难时,独能站出来支撑残局的顶梁柱,因此排第四;第五是史湘云,说实在的,把这位与黛、钗一样与宝玉有着不寻常的情感关系,并最后相厮守,且仅前八十回中便有大量篇幅精心刻画、令读者目眩心醉的角色排第五,已有委屈之感(由此也可反证出,探春这一“脂粉英雄”在作者构思中具有多么重的分量);谁该排第六呢?难道不该是王熙凤?“原应叹息”已出其二,难道不该推出迎春和惜春?可是,偏偏连霸王似的凤姐儿,以及正门正户的迎、惜姐妹都“靠边站”,第六位竟是一位不知姓氏为何、真名失传、单知其法号的妙玉! 曹雪芹著《红楼梦》,在整体构思中将妙玉置于如此重要的地位,一定有他充分的道理。

但在现在所留下的前八十回真本中,除去第五回的册页、仙曲中提及不算,妙玉也就出现了六次而已,并且其中四次都是暗出,真站出来亮相,只有两回罢了。

先说四次暗出。

一次是第十七回至十八回中,大观园已造好,并且从姑苏采买的十二个女戏子,还有聘买的十个小尼姑、小道姑都有了,忽有林之孝家的来跟王夫人回话,说“外有一个带发修行的,本是苏州人氏,祖上也是读书仕宦之家……今年才十八岁,法名妙玉。

如今父母俱已亡故,身边只有两个老嬷嬷、一个小丫头伏侍。

文墨也极通,经文也不用学了,模样儿又极好……去岁随了师父上来,现在西门外牟尼院住着。

他师父极精演先天神数,于去冬圆寂了。

妙玉本欲扶灵回乡的,他师父临寂遗言,说他‘衣食起居不宜回乡,在此静居,后来自然有你的结果’。

所以他竟未回乡。

”王夫人不等说完,便说:“既这样,我们何不接了他来。

”林之孝家的道:“请他,他说:‘侯门公府,必以贵势压人,我再不去的。

’”王夫人笑道:“他既是官宦小姐,自然骄傲些,就下个帖子请他何妨。

”于是果然下帖子将妙玉请进了大观园栊翠庵。

据此,不少研究者认为,妙玉父母是获罪被除,王夫人此举,是藏匿罪家之女,并是导致八十回后贾氏“家散人亡各奔腾”的原因之一。

但是依我的思路,贾氏在此之前已因收养藏匿皇帝政敌的后裔秦可卿,导致了一场大惊恐(第十六回开首,皇帝降旨,唬煞贾氏满门,贾赦、贾政等入朝后,“贾母等合家人等心中皆惶惶不定”),在总算安渡此次危机,且进入元妃得宠的“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的盛筵期,最没有杀伐胆识的王夫人,是不会冒大不韪,作主藏匿一个罪家之女的,更何况还下帖子,留下“铁证”。

从王夫人“笑道...

红楼梦中荣国府在南京还是在北京?

小说中荣宁二府还有大观园,应该都在所谓的“京城”。

但那个京城,究竟在哪里?南京还是北京呢?根据书中的描述推究一番,却是越推究越糊涂了。

《红楼梦》第二回中贾雨村对冷子兴说:“去岁我到金陵地界,因欲游览六朝遗迹,那日进了石头城,从他老宅门前经过,街东是宁国府,街西是荣国府……”这里的“金陵地界”、“六朝遗迹”、“石头城”等,分明说的是南京。

那么,荣国府自然是在南京了。

可是,在第三回结尾处,林黛玉向王夫人问安时,“正值王夫人与熙凤在一处拆金陵来的书信看”,黛玉不知原委,探春等却都晓得是“金陵城中所居的薛姨母之子姨表兄薛蟠依仗财势,打死人命,现在应天府案下审理”,王子腾“意欲唤取进京”。

照此看来,荣国府不在金陵,金陵也不是京城,荣国府与金陵遥处两地。

但是细想,如果荣宁二府不在金陵当地,为何会是当地官府惧怕的权贵,而且是写入当地护官符的名单呢?难道是千里遥控不成?即使可以千里遥控,但护官符更应该写的是真正住在本地的权贵才是啊,毕竟奉迎本地的比外省的更现实。

到第六回,刘姥姥对女婿王狗儿说:“如今咱们离城住着,终是天子脚下,这长安城中,遍地都是钱,只可惜没人会去拿去罢了。

”照刘姥姥的话看来,荣国府所在的“京城”,既不是南京,也不是北京,倒像是长安——当今的西安市了。

可以证明荣国府不在南京的证据,还可以举出许多:比如,第五回中王熙凤的判词中说她“哭向金陵事更哀”,可见荣国府不在金陵,不然,何以还要“向金陵”呢?书中描写甄宝玉一家与荣国府的来往,也不是同住一城的,甄家既远在千百里以外的金陵,荣国府自然不在金陵了。

同样,读者还可以找出荣国府不在北京或西安的其他许多例证来。

如书中关于潇湘馆中绿竹的描写,就不是北京或西安所在的北方景色,干旱寒冷的北京或西安,是长不出那么茂盛秀丽的绿竹的。

第四十九回说妙玉门前栊翠庵中“有十数株红梅如胭脂一般,映着血色,分外显得精神。

”这种景象在我国北方的西安或北京是看不到的。

各位看官在看的时候大概也有这种疑问。

就我个人来说,我看书的时候觉得小说中的京城距离金陵是不远的。

莫非是曹公把中国“缩小”了,京城就是北京?有这个可能。

但是考虑一下历史上的情况:秦朝定都咸阳,而咸阳是现在西安的郊区;即使汉唐时的长安,也不是现在西安的市区,甚至汉朝的长安与唐朝的长安也不在同一个位置上。

回来考察南京的情况吧,三国时吴国的石头城根本上与朱元璋定都的金陵不在同一个位置上,一个在清凉山脚下,一个在紫金山麓。

莫非古代某个时代(毕竟红楼梦无时代可考)石头城与金陵是两个不同行政单位?或者即使属于同一个行政单位,但被曹公人为分成两个?书中的京城呢? 故此,我认为书中的京城还有金陵都在今天的南京城,但京城不是金陵,而是南京另外一个地方,可能是石头城,也可能是当年曹公在南京居住的附近一带地方,甚至可能是曹公在南京凭空加出一块地出来。

再扯远一点可能是金陵是京城的外城,是一个很大的府,或者叫“直隶”之类的东西。

最后,我想说的是:南京还有北京,哪一个地方更给人一种历史沧桑感呢?我想毫无疑问会是南京。

六朝遗事,英雄成败之事在南京发生得何其之多?况且,南京历史上风月之事极多,也有很多令人惋惜的女子:秦淮八艳,莫愁姑娘,张丽华等。

红楼梦既“悲金悼玉”,其故事也尽量挑一个类似的地方渲染一下吧。

况且即使金陵十二钗,也有一些秦淮八艳的影子。

曾经有红学家就提出柳如是与林妹妹诗的风格相近;后来又有林妹妹投湖而死的说法,而莫愁姑娘就是投湖而死的。

就说到这里吧,欢迎大家来讨论!~~~ 引自http://blog.sina.com.cn/u/1154268903

红楼梦人物结局

十二金钗:林黛玉、薛宝钗、贾元春、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李纨、妙玉、史湘云、王熙凤、贾巧姐、秦可卿。

十二丫环:晴雯、麝月、袭人、鸳鸯、雪雁、紫鹃、碧痕、平儿、香菱、金钏、司棋、抱琴。

十二家人:赖大、焦大、王善保、周瑞、林之孝、乌进孝、包勇、吴贵、吴新登、邓好时、王柱儿、余信。

十二儿:庆儿、昭儿、兴儿儿、坠儿、喜儿、寿儿、丰儿、住儿、小舍儿、李十儿、玉柱儿。

十二贾氏:贾敬、贾赦、贾政、贾宝玉、贾琏、贾珍、贾环、贾蓉、贾兰、贾芸、贾蔷、贾芹。

十二官:琪官、芳官、藕官、蕊官、药官、玉官、宝官、龄官、茄官、艾官、豆官、葵官。

七尼:妙玉、智能、智通、智善、圆信、大色空、净虚。

七彩:彩屏、彩儿、彩凤、彩霞、彩鸾、彩明、彩云。

四春:贾元春、贾迎春、贾探春、贾惜春。

四宝:贾宝玉、甄宝玉、薛宝钗、薛宝琴。

四薛:薛蟠、薛蝌、薛宝钗、薛宝琴。

四王:王夫人、王熙凤、王子腾、王仁。

四尤:尤老娘、尤氏、尤二姐、尤三姐。

四草辈:贾蓉、贾兰、贾芸、贾芹。

四玉辈:贾珍、贾琏、贾环、贾瑞。

四文辈:贾敬、贾赦、贾政、贾敏。

四代辈:贾代儒、贾代化、贾代修、贾代善。

四烈婢:晴雯、金钏、鸳鸯、司棋。

四清客:詹光、单聘仁、程日兴、王作梅。

四无辜:石呆子、张华、冯渊、张金哥。

四小厮:茗烟、扫红、锄药、伴鹤。

四小:小鹊、小红、小蝉、小舍儿。

四婆子:刘姥姥、马道婆、宋嬷嬷、张妈妈。

四情友:秦锺、蒋玉菡、柳湘莲、东平王。

四壮客:乌进孝、冷子兴、山子野、方椿。

四宦官:载权、夏秉忠、周太监、裘世安。

文房四宝:抱琴、司棋、侍书、入画。

四珍宝:珍珠、琥珀、玻璃、翡翠。

一主三仆:史湘云--翠缕、笑儿、篆儿。

贾探春--侍书、翠墨、小蝉。

贾宝玉--茗烟、袭人、晴雯。

林黛玉--紫鹃、雪雁、春纤。

贾惜春--入画、彩屏、彩儿。

贾迎春--彩凤、彩云、彩霞。

人物详细简介:宁国府1、贾敬:宁国公贾演的孙子,京营节度使世袭一等神威将军贾代化的次子。

是丙辰科进士,却一味好道,放纵家人胡作非为。

后因吃秘制的丹砂烧胀而死。

死后天子追赐他五品之职。

2、焦大:宁国府的老奴。

从小跟宁国公贾演出过三四回兵,曾从死人堆里把奄奄一息的主子背出来。

他对宁国府后代糜烂的生活深恶痛绝,喝醉酒后敢大骂他们:“每日偷狗戏鸡,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吓得众小厮魂飞魄丧,把他捆起来,用土和马粪满满填了他一嘴。

3、贾珍:贾敬之子,世袭三品爵威烈将军。

生活极度放纵,他虽有一妻二妾,但仍和儿媳秦可卿、妻妹尤二姐关系暧昧。

后因作恶多端,被人参奏革去世职,派往海疆效力赎罪。

4、尤氏:贾珍之妻。

虽为宁国府当家奶奶,但并无实权,素日只是顺从贾珍。

她极力阻止过尤二姐的婚事,但无奈贾珍主意已决。

当王熙凤发现贾琏偷娶尤二姐后,大闹宁国府,尤氏束手无策,随王熙凤作践。

5、佩凤:贾珍之妾,年青姣憨之女子。

6、偕鸾:贾珍之妾,年青姣憨之女子。

7、贾蓉:贾珍之子。

妻子秦可卿死后,父亲贾珍花了一千两银子给他捐了个五品龙禁尉。

后娶胡氏为妻。

贾蓉和他父亲贾珍一样荒淫无耻。

他和婶娘王熙凤有著不可告人的关系,还和姨娘尤二姐不乾不净。

由于他和父亲作恶多端,被人参奏,宁国府被锦衣军查抄。

后依附荣府生活。

《红楼梦》主要人物及其命运结局8、秦可卿:金陵十二钗之一,贾蓉之妻。

她长得袅娜纤巧,性格风流,行事又温柔和平,深得贾母等人的欢心。

但公公贾珍与她关系暧昧,致使其年轻早夭。

9、瑞珠:秦可卿的丫鬟。

秦可卿生前与公公贾珍关系暧昧,服侍秦可卿的瑞珠因此受到贾珍的威胁。

秦可卿死后,瑞珠触柱而亡。

10、宝珠:秦可卿的丫鬟。

秦可卿死后,在铁槛寺陪伴秦可卿之灵,执意不肯回宁府。

《红楼梦》主要人物及其命运结局11、贾惜春:金陵十二钗之一,贾珍的妹妹。

母亲早逝,她一直在荣国府贾母身边长大。

由于没有父母怜爱,养成了孤僻冷漠的性格。

四大家族的没落命运,三个本家姐姐的不幸结局,使她产生了弃世的念头,后入栊翠庵为尼。

12、入画:贾惜春的丫环。

抄检大观园时,贾惜春非要把她撵走,入画跪地哀求,尤氏只得叫人将入画带到宁府。

荣国府13、贾母:贾代善之妻,出嫁前为金陵世家史侯的小姐。

她在贾家从重孙媳妇做起,一直到有了重孙媳妇。

她不大喜欢大儿子贾赦和大儿媳邢夫人,偏爱小儿子贾政和小儿媳王夫人。

她喜欢众孙女,溺爱孙子宝玉,但并不支持宝黛的爱情。

她批准了王熙凤的“掉包计”,使宝玉被迫娶了薛宝钗。

后以八十三岁高龄去世。

14、鸳鸯:贾母的大丫头。

贾赦看上她,非要纳她为妾,让邢夫人、鸳鸯的哥嫂来劝她,威逼她,但她坚决不从。

贾母死后,她自知逃不出贾赦等人的玩弄,悬梁自尽。

15、林如海:出身虽系世禄之家,却也是书香之族。

考中探花后,钦点为巡盐御史。

娶妻贾敏〈贾母之女〉,生有一女名叫黛玉。

黛玉六岁时,贾敏病亡。

贾母爱惜孤女,便把她接到贾府生活。

后林如海也身染重病而亡。

《红楼梦》主要人物及其命运结局16、林黛玉:林如海与贾敏的独女。

因父母先后去世,外祖...

转载请注明出处红楼梦世界 » <红楼梦>里周瑞家和冷子兴是什么关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