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薛宝钗是什么病啊,用的冷香丸治的

哮喘,她说有咳嗽等症状。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首创了“冷香丸”治哮喘的奇方。他在该著作的第七回中写到,周瑞家的送走刘姥姥后,便去回王夫人话,找到梨香院,见薛宝钗就问,这两三天没见姑娘。宝钗笑道,只因我那种病又发了。宝钗患的是什么病呢?一和尚说她这是从娘胎里带来的一股热毒,犯时出现喘咳等症状。和尚给宝钗说了个“冷香丸”的药方。宝钗服用后,倒也灵验。

冷香丸为何如此奇妙呢?且看,需用春天的白牡丹花蕊12两,该花性平味淡,可调经活血除烦;夏天开的白荷花蕊12两,其花性味甘平,能清暑祛湿、止咳定喘;秋天开的白芙蓉花蕊12两,它性平味辛,清热解毒、平喘止咳;冬天开的白梅花蕊12两,白梅花性平味酸微涩,利肺化痰、开郁和胃。这四种花蕊须保存于次年的春分日晒干,和药末子一起研好。又要取雨水节气这天的12钱雨水,白露当日的12钱露水,霜降日的12钱白霜,小雪日的12钱积雪,放在一起调匀,和了药,再加12钱蜂蜜,12钱白糖,制成龙眼大的丸子——冷香丸,盛在旧磁坛内,埋在梨花树根底下,若发病时,取出磁坛,服一丸,用12分黄柏煎汤送下。

可见,冷香丸从采集、配伍、制作、保藏及服用方法,正像宝钗说的“真真把人琐碎死”。这是否故弄玄虚?其实中医所用的无论是汤剂饮片,还是丸、散、膏、丹都讲究遵古炮制,对药物的采集时间、配制方法等要求极严,以保证药效。冷香丸所用的四种花蕊须在次年的“春分”晒干,这是因为春分当日昼夜等长,取的是阴阳和谐之气。制药须用四个节气的水,又与蜂蜜白糖配伍。中医认为,雨、露、霜和雪的水质杂质少,与生物细胞液非常接近,易被人体吸收,能激发酶的活性,促进代谢,充分发挥药物疗效。

精通医理的曹雪芹,针对薛宝钗的病情而设的冷香丸,暗含着心理疗法。因为哮喘病的发作,与情绪的好坏密切相关。冷香丸从和尚之口说出,给宝钗有信任感,制作药丸艰难烦琐,放在坛内埋在梨花树下,给宝钗以玄妙莫测之感。取花蕊12两、雨露12钱、黄柏12分,又需在12个月内做成药丸,这与一天12个时辰、人体12条经络等相吻合。药丸埋在梨花树底下,是想得“梨花仙子”的“灵气”快点医好病。何况“冷香丸”与宝钗的“冷美人”称呼有相通之处。种种心理暗示与药物的疗效,怎能不灵验呢?

红楼梦里薛宝钗是什么病啊,用的冷香丸治的

哮喘,她说有咳嗽等症状。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首创了“冷香丸”治哮喘的奇方。

他在该著作的第七回中写到,周瑞家的送走刘姥姥后,便去回王夫人话,找到梨香院,见薛宝钗就问,这两三天没见姑娘。

宝钗笑道,只因我那种病又发了。

宝钗患的是什么病呢?一和尚说她这是从娘胎里带来的一股热毒,犯时出现喘咳等症状。

和尚给宝钗说了个“冷香丸”的药方。

宝钗服用后,倒也灵验。

冷香丸为何如此奇妙呢?且看,需用春天的白牡丹花蕊12两,该花性平味淡,可调经活血除烦;夏天开的白荷花蕊12两,其花性味甘平,能清暑祛湿、止咳定喘;秋天开的白芙蓉花蕊12两,它性平味辛,清热解毒、平喘止咳;冬天开的白梅花蕊12两,白梅花性平味酸微涩,利肺化痰、开郁和胃。

这四种花蕊须保存于次年的春分日晒干,和药末子一起研好。

又要取雨水节气这天的12钱雨水,白露当日的12钱露水,霜降日的12钱白霜,小雪日的12钱积雪,放在一起调匀,和了药,再加12钱蜂蜜,12钱白糖,制成龙眼大的丸子——冷香丸,盛在旧磁坛内,埋在梨花树根底下,若发病时,取出磁坛,服一丸,用12分黄柏煎汤送下。

可见,冷香丸从采集、配伍、制作、保藏及服用方法,正像宝钗说的“真真把人琐碎死”。

这是否故弄玄虚?其实中医所用的无论是汤剂饮片,还是丸、散、膏、丹都讲究遵古炮制,对药物的采集时间、配制方法等要求极严,以保证药效。

冷香丸所用的四种花蕊须在次年的“春分”晒干,这是因为春分当日昼夜等长,取的是阴阳和谐之气。

制药须用四个节气的水,又与蜂蜜白糖配伍。

中医认为,雨、露、霜和雪的水质杂质少,与生物细胞液非常接近,易被人体吸收,能激发酶的活性,促进代谢,充分发挥药物疗效。

精通医理的曹雪芹,针对薛宝钗的病情而设的冷香丸,暗含着心理疗法。

因为哮喘病的发作,与情绪的好坏密切相关。

冷香丸从和尚之口说出,给宝钗有信任感,制作药丸艰难烦琐,放在坛内埋在梨花树下,给宝钗以玄妙莫测之感。

取花蕊12两、雨露12钱、黄柏12分,又需在12个月内做成药丸,这与一天12个时辰、人体12条经络等相吻合。

药丸埋在梨花树底下,是想得“梨花仙子”的“灵气”快点医好病。

何况“冷香丸”与宝钗的“冷美人”称呼有相通之处。

种种心理暗示与药物的疗效,怎能不灵验呢?

红楼梦里薛宝钗是什么病啊,用的冷香丸治的

红楼梦里的药方有多少

一、黛玉之弱:人参养荣丸 出处:《红楼梦》第3回,黛玉初进荣国府,贾府的人问她“常服何药?为什么治不好她的不足之症”,黛玉回答说:“如今还是吃人参养荣丸。

”贾母闻知后说:“正好我这里正配丸药呢,叫他们多配一料就是了。

” 《红楼梦》中描写林黛玉“身体又极怯弱”,如“美人灯”一吹就倒。

后人分析,林黛玉的病症应为肺结核。

林黛玉所食的“人参养荣丸”又可叫“人参养营丸”。

对此,原所贤追溯出“人参养荣丸”是出自宋代的《太平惠民和剂局方》,“这味药具有益气养血的作用,用于治疗积劳虚损、四肢沉滞、少气心悸、小腹拘急、腰背强痛、咽干唇燥等症。

”不过,虽然林黛玉和贾母都服用人参养荣丸,但追求的功效却是不一样的,“黛玉用人参养荣丸益气养血,治体弱多病的虚损之疾;贾母服用人参养荣丸滋养气血,延年益寿,这正是中医异病同治的典型医案。

” 原所贤说该药的药物组成为:人参、当归、黄芪、白术、茯苓、肉桂、熟地、五味子、远志、陈皮、杭芍、甘草,有益气补血、养心安神之功效。

然而,人参、肉桂性热,“林黛玉虚不受补,因此又有后来的宝钗、宝玉送‘燕窝’一节。

可见,《红楼梦》中哪怕是一个药方,都是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 二、薛宝钗之冷:冷香丸 出处:《红楼梦》第7回,宝钗在叙述自己的病情时说:“我是从胎里带来的一股热毒,吃了一个和尚传的海上仙方‘冷香丸’,才效验些。

冷香丸是用白牡丹花、白荷花、白芙蓉花、白梅花和雨水这日的天落水,白露这日的露水,霜降这日的霜,小雪这日的雪,丸了龙眼的丸子,盛在旧瓷坛里,埋在花根底下。

发病的时候拿出来吃一丸,用一钱二分黄柏煎汤送下。

” 其实在《红楼梦》中,就如各种花卉成为“意象”,分别暗示众女儿命运一般,有些药物也是虚写,非独医病,其意也在暗示人物的性格与命运。

宝钗的“冷香丸”就是其中一例。

薛宝钗对周瑞家的说起医治自己咳嗽“热症”的药方,虽然这个书中的“海上方”很有点杜撰的意思,不过,据原所贤考证,宝钗患的应该是哮喘,以药测证,应该属于热哮,所以用四时之花和四时之水,加上异常香气的末药,服之是有效的,“查阅《中华方剂大辞典》,有冷香汤、冷哮丸、冷哮散的方剂名,功能是散寒化痰、平喘止哮,是用来治疗冷哮寒痰症的。

当代医家中,也有用花蕊入药如‘群芳煎’治病的记载。

” 三、贾宝玉之痴:祛邪守灵丹、开窍通神散 出处:贾宝玉的病一般都是急出来的,在“紫鹃试玉”一集中,紫鹃为试探宝玉之情,谎称林黛玉要“家去”了,结果唬得宝玉“痰迷心窍”,失了心智。

宝玉“两个眼珠儿直直的起来,口角边津液流出,皆不知觉。

”还多亏了王太医医术精湛,开了几剂醒神开窍的药,并贾母的祛邪守灵丹、开窍通神散,才渐渐将宝玉的病情缓解。

不过,真正起到“药到病除”之效的还是紫鹃的几句解释。

可见宝玉之痴情,真是“金石无效”。

西洋药物 皇帝的赏赐 出处:晴雯闻了鼻烟取嚏发泪后,觉得太阳穴还疼。

宝玉便说:“尽用洋药治一治,只怕就好了。

”于是又让麝月到凤姐那儿,要来西洋治头痛的贴敷外用的膏子药“依佛哪”。

“找了一块红缎子角儿,铰了两块指顶大的圆式,将那药烤和了,用簪挺摊上”,晴雯自拿着一面靶儿镜贴在两太阳穴上。

四、秦可卿之郁: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 《红楼梦》第十回《金寡妇贪利权受辱张太医论病细穷源》,其中一个情节就是秦可卿病情加重,好几位太医诊断或有喜或有病,却并不见好转。

冯紫英向贾珍推荐了一个“幼时从学的先生 ”张友士前来宁国府为可卿诊病,判断秦可卿被诸位太医耽误了的病尚有三分可治,“今年一冬是不相干的,总是过了春分,就可望全愈了。

”并写下了一个药方: 益气养荣补脾和肝汤 人参二钱 白术二钱 土炒 云苓三钱 熟地四钱 归身二钱 酒洗 白芍二钱 川芎钱半 黄芪三钱 香附米二钱 制 醋柴胡八分 怀山药二钱 炒 真阿胶二钱 蛤粉炒 延胡索钱半 酒炒 炙甘草八分 引用 建莲子七粒 去心 红枣二枚

红楼梦第七回读后感

蒙:“苦尽甘来递转,正强忽弱谁明?惺惺自古惜惺惺,时运文章操劲。

无缝机关难见,多少笔墨偏精。

有情情处特无情,何是人人不醒?”(似乎是提醒读者注意曹家的历史变迁,这是一段投靠或投降的历史,应该好好反省,不要得意---解读者) 靖:“他小说中一笔作两三笔者、一事启两事者均曾见之。

岂有似“送花”一回间三带四攒花簇锦之文哉?”(赞美构思巧妙,言简意赅,寓意丰富---解读者) 题曰:“十二花容色最新,不知谁是惜花人?相逢若问名何氏?家住江南本姓秦。

”(这首诗暗示秦汉文化的正统,谁珍惜秦汉文化之花呢?当然是文化天子贾宝玉--解读者) 第六回是以刘姥姥进荣国府作线索与纲领,为读者矫正了阅读的眼光;第七回则以贾府上上下下的人物,相互映射,对比衬托出人物形象的个性,处世的方式,以及隐含的深刻内涵,作了一次全方位的或近或远的拍摄,来透视贾府的整体现实与状况,深入了解贾府的日常生活。

《红楼梦》中宁荣二府是戏剧舞台,上上下下几百号人都是演员,前五回就是序曲,层层铺垫,即使第六回我们只不过借的是刘姥姥的眼睛,从一个侧面有了一瞥的印象,而第七回才是宁荣二府的真正生活开始了。

镜头由远及近,有偏至正,对准了这个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的近距离生活,进入了他们饮酒作诗,琴棋书画,尔拜我访和家长里短之中。

作者着墨如泼,极力陈设烘托和铺垫,犹如帷幕徐开。

涉及人物多却思路清晰,包含信息大但有条不紊。

仅仅是第七回我们就能解读到如此之多的表面和背后的故事,真叫人叹服作者无比绝伦的文学才华!周汝昌有一句话很有道理:“第七回看似一派闲文,实则是耐心结撰,处处有用意,笔笔设伏线,全为后文铺下大小巨细脉络”,“读不懂第七回,莫看《石头记》”。

可是真的读懂第七回,却又谈何容易。

蒙:“苦尽甘来递转,正强忽弱谁明?惺惺自古惜惺惺,时运文章操劲。

无缝机关难见,多少笔墨偏精。

有情情处特无情,何是人人不醒?”靖:“他小说中一笔作两三笔者、一事启两事者均曾见之。

岂有似送花一回间三带四攒花簇锦之文哉?”题曰:“十二花容色最新,不知谁是惜花人?相逢若问名何氏?家住江南本姓秦。

” 如果我们整理一下本回所涉及的事件就会看到,累计起来有十八件之多。

罗列如下:周妇找王夫人;周妇同宝钗聊病说药;周妇回话,周妇叹香菱;周妇送花;迎、探春下棋;惜、尼聊天;链、凤风月嬉戏;周女求母;宝、黛游戏;遣茜雪探宝钗;凤姐回事,宁府赴宴;得会秦钟;妯娌们作乐;宝,钟投缘,焦大醉骂、宝玉、凤姐儿回府。

这十八件事情,从宏观上来说是一个整体,通过周瑞家的送宫花和凤姐儿、宝玉赴宴宁府两件事有机的结合起来,让人感觉自然流畅,毫无生硬突兀之感,沿着作者的巧妙铺设一路走来,倍感轻松和惬意。

仅在本回中上场的主要人物就有二十个之多,他们在刻画人物,交待事件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这些人物按照出场顺序依次是:周瑞家的、王夫人、薛姨妈、薛宝钗、香玲、迎春、惜春、智能、凤姐儿、鲍鱼、黛玉、周女、贾姆、尤氏、秦氏、秦钟、平儿、贾蓉、焦大。

另外,还有许多陪衬人物,他们是:莺儿、金钏、司棋、待书,入画、丰儿、奶子、大姐、彩明、茜雪。

我们不计没有名字的丫环、婆子、小厮和众人。

更不计没有出场但书中提到的人物。

也就是说三十多个人物参与了第七回的故事,可见内容分量之重,容量之大,地位之重要。

这一回主要描写了贾府中的一些生活琐事;同时也暗喻贾府、宁国府里充满了污秽腐败,缺乏生机勃勃的景象。

打发走了刘姥姥,对周瑞家的来说,忙碌了半天功夫,总算告一段落了,作为王夫人的陪房,还有一件扫尾的事情,就是要去回话,过度自然。

王夫人在梨香院与妹妹“正长篇大套的说着一些家务人情话”。

此时此地将视野适时地对准这里,使我们觉得入情入理。

薛姨妈一家也安顿下来了,姐姐得闲前来探望叙旧,应该是极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我们甚至可以想象姐妹二人亲切交谈的情景,当然少不了媳妇儿女、妯娌姐妹、娘家婆家、远亲近戚等的大事小情。

周瑞家的不敢惊动,走进里间,见到宝钗。

分叙宝钗之事,叙得有变化有起伏。

过渡和引入极其自然,出乎意料,又在意料之中。

因为周瑞家的不敢惊动,走进里间,自然引出宝钗的冷香丸。

作者的创意、寓意由此可见一斑。

宝钗的冷香丸,大概可以看作是一段象征性的文字。

十二之数,影射金陵十二钗。

埋在梨花树下,大约也就是取“离”的谐音。

开头写宝钗“满脸堆着笑”,一个“堆”字写出宝钗的笑是伪装的,一笔写尽她的为人。

又冷香丸用十二种花蕊制成,又巧又奇。

这药要用春天的白牡丹、夏天的白荷花、秋天的白芙蓉、冬天的白梅花等的花蕊各十二两,把它们在次年的春分这一日晒干,研末,再加上雨季节的天落水,白露节的露水,霜降的霜水,小雪的雪水各十二钱,和成药丸,盛入旧磁坛,埋入梨花树下,发病时吃一丸,用一钱二分黄柏煎汤送下,治宝钗从娘胎里带来的热毒病。

如书中所说,这冷香丸原本就是一位秃头和尚的海上仙方,暗示宝钗美则美矣,香则香矣,只可...

红楼梦为什么会成为清代小说巅峰的

清代时中国封建社会时期,文字狱最为兴盛的时代。

很多文学作品因由这样或那样的曲解,而被认为是在讽刺反抗清朝统治者,轻者毁书,重者送命,因此红楼梦能够冲破阻力成为流传至今,版本甚多的章回小说是非常不容易的。

另外红楼梦本身是一部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书中包含了对封建社会的不满以及对于自由的追求,抨击了社会中各种丑恶现象,日下的世风,不古的人心,讽刺社会中各种世态炎凉的风俗,见钱眼开,见利忘义的小人,同时也展现心地善良的人们。

书中还囊括了天文地理,诗词戏曲,医药饮食,养生保健,服饰美容,人文风俗,社会生活等等各方面的知识。

言语优美,人物刻画生动,展示了封建社会的各种职业,各色人等,上到亲王皇妃,下到地痞流氓。

一应俱全书中描写,一字不可多,一字不可少。

小林制药的胃香丸怎么样,成分那些,长期吃对身体有什么危害没有

女性如何“吃”出魅惑体香此外,多吃南瓜子、松子、榛子等坚果补充镁元素,不仅能调节情绪,令人精神饱满,还能让肌肤滋润,产生芬芳的体味,吃坚果时多喝水能促进镁吸收。

需要注意的是,像咖啡、香烟、糖、含防腐剂的食品、洋葱和大蒜、红肉等,都属于味道强烈的食物,会让体香变得浓烈、呛鼻,对于改善体味没有益处。

更简单的是,喝点花茶也能芳香体味,譬如玫瑰花茶、茉莉花茶等,不仅有助养颜美容,长期饮用就能让自己自然散发花茶的清香。

下面是各种花的芳香作用,有助于选择适合自己的香体花茶。

玫瑰:玫瑰花可促进血液循环、助长消化、镇静安神,冬季饮用还能缓解手脚冰凉。

自古女性就喜爱用玫瑰花来香身,杨贵妃在华清池以玫瑰香汤沐浴,令六宫粉黛无颜色。

桃花:桃花能“令人好颜色”。

桃花中提取的植物激素,有促进末梢血液循环的特殊作用,杨贵妃也曾用桃花,不仅增香还可减肥。

丁香 :丁香能除口臭早有记载,可以压住因胃火上升或牙周炎等引发的口臭。

茉莉:茉莉有增香美容之效,不仅能清心明目,还可令肌肤流溢生香。

其中所含香精油、芳樟醇脂等物质更有抑制色素形成及活化表皮细胞的妙用。

梅花:梅花可让人体散发梅香,淡雅宜人。

杏花:杏花跟杏仁一样,富含有香体作用的镁元素,可使皮肤白而润,散发杏香。

桂花:桂花入食可暖胃平肝,健脾益肾,舒筋活络,常饮桂花茶可美白肌肤,还可消除口臭,使体味芳香。

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体味,刚出生的婴儿会有奶香味,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饮食习惯的形成,女性的体香也会发生改变,最后成为自己独一无二的吸引力。

说到女性的性感,往往都会与身姿、丰满等联系起来,事实上,女性的体香也是“性感”的重要组成,性感不仅仅是视觉上的,也是有味道的,可以通过嗅觉感知的。

女性的体香主要来自于雌二醇等与饮食中化学成分作用,以及汗液中一种叫做丁酸酯的成分,所以,女性的饮食对体香的形成有着非常关键的作用,譬如《红楼梦》中的冷香丸,就能让女性排出毒素散发自然幽香。

香水、香脂等物,只能从外部掩饰女性体味,只有摄取有芳香作用的物质,然后经过代谢将香气从身体中散发出来,才能由内而外的生成自然体香。

在众多美“味”食物中,最值得推荐的是水果,如柑橘、葡萄柚、菠萝、香蕉和木瓜等。

它们可以使身体散发出一股幽香,沁人心脾。

香菜、芽菜以及芹菜等也能让体味变得更加香甜,这或许与蔬菜中富含叶绿素有关。

此外,一些特殊的香料,如肉桂、肉豆蔻、豆蔻、薄荷和柠檬等,对于改善体味也很有效。

红楼梦人物赏析

薛宝钗是一个特殊的悲剧人物。

照理说,她“德言工貌”样样俱全,才智也出众,是封建淑女的典范,而“罕言寡语”、“安分随时”的处世哲学,也使她与那样的环境、社会绝无冲突,相反倒有“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的机会。

所谓“金玉良缘”,之说虽是出于癞头和尚冥冥之中的安排,实则反映出贾府这样的“钟鸣鼎食之家,翰墨诗书之族”为迫使宝玉尽心“正务”,读书上进,以便继承祖业而在婚姻问题上作出的抉择。

曲中称薛宝钗为“山中高士晶莹雪”,就是以“雪”“薛”的谐音暗喻她的冷漠和超然,书中还多次以“冷香丸”、“冷美人”、“任是无情也动人”等隐喻来强调她性格的这一特点,我们读到金钏投井,尤三姐自刎、柳湘莲出家及抄检大观园等震撼人心的章节时,不难发现她超乎常人的冷静以至冷酷。

她对贾宝玉并非全无感情,但是他们的生活态度和人生理想却大相径庭。

因此,“金玉良缘”对他们来说,只是一杯没有爱情的苦酒。

尽管薛宝钗能克尽妇道,象传说中的孟光那样“举案齐眉”,几近完美,但贾宝玉仍不能忘情于悲凄而逝的林黛玉,最后怀着不平之意撒手出家,而薛宝钗也不免在孤寂冷落中抱恨终身。

薛宝钗的悲剧很难引起人们的同情,却自有其发人深思之处。

林黛玉是曹雪芹下笔最用心。

着墨最多的人物,也是在戏中最能博得大家同情、喜爱、痛哭的人物.恋爱中的林黛玉终日以泪洗面,这不能仅仅责备她是“小性儿爱恼”。

固然,在爱情萌生的初期,贾宝玉“爱博而心劳”,林黛玉却执着而深沉,愈斟情重,以至于求全责备,这种性格的差异曾引起一些误会和风波。

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真挚的爱情有悖于那个时代陈腐的道德观念。

苦于无法表白,他们只能以“囫囵不解语”相互试探,“一个在潇湘馆迎风洒泪,一个在怡红院对月长吁”。

一旦宝玉“诉肺腑”,剖白心曲,误会也随之冰释,他们的性格冲突就让位于第二个更深刻的冲突,即他们的爱情与环境、社会的尖锐冲突了。

这时黛玉深感“虽素日和睦,终有嫌疑”,沉重郁抑之情反日甚一日,其间虽有紫鹃为促成他们婚姻进行过勇敢地努力,宝玉也为此激成“痴迷”,但主宰着他们婚姻的贾母等人依然无动于衷。

这种状况反过来又发展了黛玉忧郁清怨的性格,终于泪尽而亡。

王熙凤是书中刻划得最成功的形象之一,她“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

”而这些特点都与她的悲剧有关。

王熙凤是荣国府的管家奶奶:又一度协理宁国府主持秦可卿丧事,集贾府家政大权于一身。

在管理家政上她精明强干,不惮辛劳,既威重令行,又巧于应酬,获得了贾母等的宠爱和信任,竭力支撑着这个华阀世家的“虚体面”,“假排场”,但也因此成为家族中房族、长幼、主奴等复杂矛盾的纠结点,使她力拙心劳,四面树敌,上不见赏于翁姑,中不见爱于夫婿,下不见重于奴仆。

另一方面,她身上又集中了剥削阶级冷酷贪婪的本质特征,不顾“旧家规矩”,也不信“阴司报应”。

人们不会原谅她“弄权铁槛寺”、逼死尤二姐的狠毒作为,也很难忘记她素昔营私捣鬼的种种勾当,而“毒设相思局”、“大闹宁国府”等事,既暴露这个家族的糜烂腐败,又加剧了它内部勾心斗角的纷争。

这样,王熙凤就处在一种奇特的矛盾地位:她在费尽心机支撑贾府摇摇欲坠的大厦,又在挖空心思动摇它的基础,最终又与这个腐朽的家族同归于尽。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被脂批认为是“警拔之句”,就在于它通过王熙凤的典型形象,准确精炼地概括出这一类人悲剧命运咎由自取的特点,至今仍能给人启示。

除了上面的主要人物,其他的人物有着各自不同的气质性格,各自不同的身分地位,各自不同的遭际归宿。

她们的形象从不同的侧面丰富着“红颜薄命”的社会内容,引起人们长久的同情、喟叹与争论,成为一个个具有美学意义,同时又包括深刻历史内容的命题。

就拿贾探春、史湘云和贾迎春来说吧,她们外貌、气质的差异是一望可知的,但在时代的“风刀霜剑”面前,却都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

探春浑名叫“玫瑰花”,在大观园诸女性中以干练、刚强和决断著称,又因系庶出而格外自尊,这些性格特色,在她代理家政,锐意改革中显得十分突出。

尽管她在激愤中曾对家族关系作过一针见血的揭露:“咱们倒是一家子亲骨肉呢,一个个不象乌眼鸡,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其实倒是她对家族命运最为关切和焦虑的。

但她的归宿,却是在家族败亡之后只身远嫁。

绰号“二木头”的迎春的命运自然不问可知了。

她怯懦无能,遇事退缩,只求清静自保,最后被昏愦刚愎的父亲贾赦嫁给了、或者不如说是卖给了孙绍祖,“准折”五千两借银。

她是贾府姊妹中最先死于非命的。

她的悲剧结局,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贾府没落的趋势。

迎春等人安于待命,任人摆布,没有追求,也没有抗争,这也是贾府中许多女孩子身上潜藏的悲剧因素。

元春贵为皇妃,曾为衰微的贾府带来“烈火烹油,鲜花著锦”的短暂繁兴,但她出现在为省亲兴建的大观园时,却是“默默叹息”,“满眼垂泪”。

她把深宫称为“不得见人的去处”,又说“田舍之家...

【《红楼梦》第三十八回(1)“魁夺菊花诗”对黛玉形象的塑造起到...

菊花的芬芳、菊花的心事、菊花的情怀、菊花的孤标,沉浸在林黛玉婉转的笔墨中.《咏菊》“无赖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毫端蕴秀临霜写,口齿噙香对月吟.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一首咏菊足以看出林黛玉的满纸素怨,一瓣心香,看出她对陶潜高风亮节的情操的赞赏与追求.《问菊》“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花开为底迟?圃露庭霜何寂寞,雁归蛩病可相思?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片语时.”而这首问菊更是独具风采,一句偕谁隐,为底迟?将菊花问得无言相对,同样看得出她对陶潜孤标傲世的向往.结句处尤是豁达,“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片语时”这就是林黛玉,喜散不喜聚的林黛玉,她追求心灵的默契,名花未必期待人欣赏,而知音有一个便足矣.她一片真心托付给贾宝玉,她的诗,她的情,她的相思只有贾宝玉可以真正的读懂.《菊梦》“篱畔秋酣一觉清,和云伴月不分明.登仙非慕庄生蝶,忆旧还寻陶令盟.睡去依依随雁断,惊回故故恼蛩鸣.醒时幽怨同谁诉,衰草寒烟无限情.”所有的美好的只能在梦中才能实现,庄周的蝶梦,陶公的旧令,都缱绻的睡梦中,醒来后又是如刀的现实,衰草寒烟携带着无限的幽怨与凄凉.林黛玉有梦,她的梦就是远离庸碌的尘寰,与心爱的男子过上淡泊清雅的日子,没有禁锢,没有枷锁,只是一方洁净的天空让她自由的呼吸.

《红楼梦》中的一僧一道是什么情况?

大多数“红迷”在浏览《红楼梦》时常常沉浸在宝黛的恋爱主线当中,而对其他边边角角不以留神。

可是任谁都没法无视小说中老刷存在感的那“一僧一道”。

据不完全统计,《红楼梦》中写僧道的回目有66次,在一百二十回中均匀每1.8回就要呈现一次,而此中又以这癞僧跛道镜头最多。

乍一看“贫僧”抢尽风头 大概而言,一僧一道的共同点在于作为被度者的肉体导师,更且常常兼妙手回春的性命救赎者。

可是细心玩味,僧道的度脱举动带有分明的性别合作,依工具的男女性别而实行义务分派各尽其职: 僧 道 惟独于第二十五回贾宝玉遭祟待毙的救治工程上一僧一道同时现身,一如最后的顽石出世、最后的悬崖撒手都是此二仙师齐为推手普通,宝玉不为单一性别囿限的双性特质隐约可见。

值得注意的是,在攸关贾宝玉的顽石出世和驱邪抢命这两个重要点上,固然在场的是一僧一道,但真正发扬神力的却次要都是僧人:第一回大施佛法,借由念咒书符、大展把戏,将一块大石登时酿成小小美玉并袖之捎带投胎的是僧;而从贾政手中接过通灵宝玉,擎在掌上摩弄持颂,使贾宝玉当夜妙手回春,也是僧。

这大概隐含着贾宝玉的女性偏向性更强,故与身为女性导师的僧更干系亲密;也大概隐含了佛略胜于道的宗教评价,故以羽士为辅佐,而由僧担当重要时辰的主力。

再考虑“老道”更胜一筹 但若进一步探求,僧道之间孰先孰后依然有待商讨,这从另一个更重要的区隔便可得见。

我们注意到,一僧在对宝玉性命的转化与救治上锁发挥的术数神力,异样及于其他女性的度脱上,因而给薛宝钗的冷香丸药方与其说是医嘱,供给公道的疗效,不如说是符咒,发扬的是超验法力。

而僧在化人落发的作为上,更老是呆头呆脑地忽如其来,有如扶乩作法普通或乍然大哭、或开门见山以“舍我罢”的高耸请求实行,以致处于生存常态中的被度者横遭惊吓而视之为疯颠,属于纯外力强行参与式的“外在逾越”,其影响偏向于人身条理。

至于羽士老是呈现在被度者历尽存亡苦厄的饱受沧桑之际,恰好是统统归零后的重修契机,在被度者的积迷猜疑已达临界点的重要时辰赐与点化,以致霎时突破迷障而顿悟开解,属于树立在被度者亲身经验上,顺势而然的内涵逾越,其影响出全在民气,由此分明形成了僧道在度人方法上“术数符咒”与“言语机锋”的分化,连带地决定了度化后果的成败有别;再结合度化工具的性别差别以观之,两人度化后果的成败有别更显得饶富深意。

盖一僧所担任的女性被度者大概回绝落发之根治法,如甄英莲、林黛玉,大概承受冷香丸药方,但不管承受与否,后果都是毕生陷于俗世尘网无以摆脱,眼泪与灾难至死方休,度化目标并未完成;而一道所担任的男性被度者中,除去贾瑞的顽固不化乃是冥顽不灵的自取其祸外,其他者甄士隐、柳湘莲则都得以胜利度脱,两人一先一后落发结局。

细思恐极,僧道背后的性别逻辑 究实说来,以言语度脱并不是玄门专利,释教亦本善于。

因而准确地说,僧道之间的差别重要其实不在于度脱才能的孰高孰低,而在于被度者性别是男是女。

不管是一僧将神力影响于贾宝玉/玉石的术数范围,仍是一道以禅机触发甄士隐、柳湘莲等的启悟范围,真正发扬效能而胜利度脱的工具都是男性,其度脱方法也都是采纳心灵启悟的范围。

由此仿佛可以说,男性才是此岸聪慧的真正选民,而女性则是逾越界的绝缘体,以致身为义务者的那僧其实不采纳异样形式实行度化。

证诸林黛玉前身之“得换人形,仅修成个女体”,所隐含的释教典范中十分遍及的“回身”主题,即以“女身”为罪过,而有“女身不克不及成佛”之主意。

因而那面蕴含着真假辩证聪慧的风月宝镜也是“单与那些聪明杰俊、大雅天孙等看照”,性此外限制十分明确。

扩而言之,宝玉在参禅一事中也感悟到钗、黛、湘“他们比我的知觉在先,尚未解悟”(第二十二回),相较于其他男性之接踵开悟还有全书之以宝玉落发了结,女性的“尚未解悟”则坚持到底。

好书 推荐 《大观红楼》 看累了吧,来一段笑话让你开心乐一下: 与猪肉比较 一个体态肥胖的女人来到一家肉摊前,要买四斤七两五钱的猪肉。

“你也太绝了”售货员说:“干脆买五斤算啦!”胖女人忙解释说:“你不知道,我正在减肥,已经减掉了四斤七两五钱,我想看看这是多大的一块肉。

转载请注明出处红楼梦世界 » 红楼梦里薛宝钗是什么病啊,用的冷香丸治的

相关推荐